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杨戬——人生长恨水长东 > 6、第七卷 浮象匿幽危 口水

6、第七卷 浮象匿幽危 口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边哮天犬伏在地上吞吃着窝头,那边殴打还在进行中,眼见瘦子挥拳连连,而他拳下的杨戬,已经无力抵抗,若不是瘦子抓住他的手腕,就要滑倒在地。沉香看着眼前舅舅受欺辱的场景,气愤之余,但是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母亲已经不忍观看,低头垂泪,小玉在旁不断劝说。而镜外哪吒和梅山兄弟怒骂声声,吵嚷着复仇云云。
  
      究竟什么地方不对呢?
  
      小玉看见沉香向瘦子和杨戬走去,俯下身像是要替杨戬抵挡拳脚。小玉惊呼一声,“沉香~”
  
      “你们别吵!”沉香忽然吼道,众人一愣,都看着他。一时间,静了下来,只有哮天犬呜咽着,使劲咀嚼窝头的声音。没有怒骂声,甚至没有打斗声。
  
      近处,沉香看到的是:瘦子的拳又急又重,落在杨戬的身上,却似乎是落在柳絮之中。而他和杨戬互扣的左臂,烂面条般无力垂下。那张青紫色的脸上,眼珠子往外翻鼓着,似乎就要窒息而死,空张着一张大嘴,却僵硬的无法吸入一丝空气。他始终无法摆脱那双眼睛的束缚,虽然那双眼睛已经很疲惫了,但只要望上一眼,就被拖入晕眩的暗黑虚无,再也无法逃脱。
  
      沉香俯下的身体忽然僵住了,刚才看见杨戬苍白的面容,幽黑的眸子时,沉香恍惚间有种心魂被摄的感觉,微尘一点,无依无靠,无助无告。他站起身来,脸上的神情像是明白了什么,又似乎什么都不明白。
  
      “大家不要担心二爷,老大刚才和我说,他后来赶到救了二爷。”梅山老四在镜外说,康老大看着哮天犬和那个窝头,心情沉重,“我不知道那厮如此折辱二爷,百般刁难。唉,我……老四,我……”这个粗鲁的汉子忽然嗫嚅起来。
  
      梅山兄弟诧异的看着康老大:“大哥,这话怎么说?”他们话音未落,就见镜中梅山老大已经到了。他张开蒲扇般的大手,像抓小鸡般将瘦子一把拎起,甩了出去。杨戬的力一脱,侧身倒在沙地之上。哮天犬见杨戬倒地不起,心中骇极,他滚爬到杨戬身边,已经力竭了,再也无法抱起主人的身体。哮天犬双膝跪地,将手插在杨戬的肩下,将他身子抬的稍高一些,可以靠在自己的身上。
  
      冷清清的月色下,杨戬的头低垂着,乱发遮住了眼。哮天犬在他耳边大声哭泣:“主人,主人~”杨戬却似什么都不曾听见。
  
      突如其来的变故将原有的阵法打破,那时正是杨戬集中意念和瘦子较量的紧要关头。眼看就要逼迫那畜牲现出原形,虚空忽然破裂了,杨戬神识直直的一路坠了下去,脚下是无底的深渊。
  
      杨戬探臂急向边上抓去,却是光溜溜的一挂冰瀑,湿而脆滑,一抓即碎。杨戬冷笑一声,他凝神于右手,五指扣进,即将消融的冰层瞬间冻结。杨戬借力向上纵去,换左手扣抓……渐渐攀至崖顶,瀑底的颜色墨黑,慢慢变浅,顶部却是苍苍的白。杨戬知道,只要再上一步,就能脱困,他已经能够听到外界的声音,哮天犬在哭泣,这个傻狗儿,好兄弟。还有一个声音,好像是,是康老大!
  
      “主人,主人你醒醒啊……老大……”哮天犬一抬头,发现瘦子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摸着竹篱要逃走。他指着那瘦子,怒骂道,“抓住他,杀了他!为主人报仇!”
  
      梅山老大却抱臂冷冷的站着,既不上前探看杨戬的伤势,也不阻拦那瘦子。他浓粗的眉头紧紧皱着,“哮天犬,二爷没有事的。一个凡人,能把神仙怎么着了?二爷常说,人在困境才能显出真性情,没想到他自己却是在偷鸡摸狗!”
  
      “老大,不是这样的,二爷全是为了我!”哮天犬浑身颤抖,“我们在积雷山……”
  
      “积雷山一役,梅山兄弟都被捉拿。二爷单单救了你这条狗出来,还偷东西给你吃。”梅山康老大讥讽道,“二爷待你这条狗真没说的了。可怜我的那些兄弟,我一路寻来,得到的却是兄弟们被打下天牢的消息。”
  
      说到这里,梅山老大气的一拳打在了桃树上。
  
      虚迷中,梅山老大的话,杨戬听得清清楚楚。“梅山兄弟都打下天牢了!”当时是我失算了,他们才会如此。非但如此,哮天犬也受我所累,陷入此困境。杨戬心思才略有动摇,指下的冰层开始融解,身下的一大片冰猝然与冰盖脱离,载着杨戬向下滑落。
  
      一拳下去,“卡擦擦”的一阵巨响,大地猛然摇动。康老大猝不及防,被晃的坐在了地上。扑楞楞,头上撒了一头的灰土。梅山老大晕头转向,他抬头看天,却只看到了一个窟窿。
  
      “怎么回事?”梅山老大跳了起来,他环视四周,这里竟然是一个破烂的山神庙,殿瓦都塌缺。庙里的神像不在主位,脖子里套根绳子栓在了腐木旁。瓦砾下传来呻吟声,康老大跳过去把瘦子扒了出来。他揪着瘦子的脖领子,厉声喝问:“你到底是什么人?”愚钝如他,毕竟也追随杨戬千年,见过些世面。
  
      “小人,小神是这里的山神。”瘦子哆哆嗦嗦道。
  
      “你是山神?”康老大有些傻眼了,他原以为作祟的只是山精野怪。“你既然是山神,为何要如此对待二郎真君?是了,想你下界小仙,不认识上仙也是有的。”
  
      “我当然认识杨戬!”山神脸忽现傲色,“我本是东岳泰山天齐仁圣大帝座下执事,受主神一案牵累才被贬至此僻壤穷乡。”
  
      “你是黄飞虎旧部?”康老大肃然起敬,“你为何要设阵法困住二郎真君?是为了你家老将军吗?”
  
      “将军已逝,我也心灰意懒。”顿了一下,山神的语气突然激昂起来,“但近来三界都在传言,这二郎神六亲不认卑鄙无耻,尤其是对待自己亲妹妹和外甥的行径已引起天人共愤。谁不想有机会,教训教训这样的无情无义之徒,为三圣母一家出口气?我本是犯仙,今日又得罪了司法天神,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山神将一番话一气说完。康老大翘大拇指,大声赞道:“好汉子,你去吧!”
  
      山神暗自欣喜,庆幸自己急智之下,临时编出的话居然颇有效用。他遵从主人命令,在此主持阵法设计杨戬,却功亏一篑,被杨戬反客为主,差点将主人也牵扯出来。幸好这康老大鲁莽闯入,使得杨戬心神受损,自己才能逃脱。忽然,山神的汗涔涔而下,他想到了一个问题:“康老大怎么会闯入阵中!”
  
      山神很快就看到了李代桃僵的神像,还有阵界的杨柳枝条,每一支无不巧妙破在关键之处。他的脸色难看至极:好厉害的杨戬,你究竟是何时看穿的,又是何时破阵的。不过,你真的以为这仅仅卦相是艮了吗?他怨毒的眼睛转向杨戬,仅仅有哮天犬护在他身旁。今日事败,回去必然受主人责罚。看杨戬情形,神识还未回转躯体。他既是主人心腹大患,不若趁此良机,提他的头回去将功补过。
  
      山神正想着美事,却听哮天犬又惊又喜的叫着:“主人,主人你醒了!”杨戬垂下的眼睛慢慢睁开,倏然射出的凛冽寒芒,吓得山神跳了起来就跑。山神跑出很远,还惊魂于显圣真君法力之深不可测。
  
      吓退了山神,杨戬疲惫的闭上了眼睛。刚才一刻,险死还生。虚迷中,梅山老大的话影响了他的心神,特别是康老大和那山神的对话,字字诛心。在冰瀑崩塌的那刻,指力过处,碎冰粉飞,他最后奋力一跃,终于出了幻境。
  
      山神虽然吓退了,但杨戬的心中一点也不轻松。就在他出幻境时,恍恍惚惚有一个声音在他心中低语:“你逃不脱的,你已经无法逃脱了。”
  
      梅山老大感于方才那山神对于旧主的忠勇,想到自己毕竟和杨戬作了千年的兄弟,还是要尽到兄弟的义务,况且看哮天犬饿的可怜,便带主仆二人去了哮天犬念叨的饭馆。
  
      菜一摆上,这边哮天犬就扑上去狼吞虎咽起来,那边梅山老大开始喋喋不休的劝说起杨戬。杨戬不理会梅山老大的说词,只默默想着自己的心事:刚才主阵的原型究竟是什么?它隐隐有双角之型,还有那阵法……杨戬心中已经了然,他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原来是兜率宫又走失了坐骑。
  
      艮卦属狗,坤卦为牛。艮卦山外有山,山相连。不动,止其所欲,坤卦明柔,地道贤生;坤六爻皆虚,断有破裂之像,明暗、陷害、静止。
  
      杨戬袖中暗测二卦,皆测出行不走,行人不归。方才阵中艮卦忽然变坤相,杨戬险些就要困在阵中,果然好险。
  
      想我杨戬落在这种地步,道祖要暗地取我性命,易如反掌,为何要让心腹使傀儡虫暗算于我?杨戬想到此处,不禁哑然失笑:是了,我杨戬已经是人家的一招死棋,是博弈中克制王母的绝杀。身为王母的心腹,招认出任何罪状,定然都是王母的指使;而招认的什么,需要招认什么,自然是随你道祖的心意了。傀儡虫,真是妙物啊!
  
      “是的,妙物啊。你逃不脱了,快要抓住你了。”极轻的声音,在杨戬心中讽笑着。
  
      杨戬神思困倦,听梅山老大发白日梦,好像在说“沉香”、“三圣母”。他勉强打起精神听下去,果然梅山老大在幻想王母娘娘的仁慈宽厚,特赦沉香母子。杨戬苦笑着,一旦沉香母子得以赦免,梅山兄弟的罪过也可以一笔勾销。但是,老大,这可能吗?
  
      康老大劝说了杨戬半天,却见他似乎心不在焉,不禁一拍桌子:“二爷,你不要再执迷不悟了,你看看你干的那些事!”桌上的菜碟都被震得抖了抖。哮天犬不满的看了康老大一眼,把剩下的小菜都倒进了自己的碗里,继续甩开腮帮子大嚼。哮天犬觉得,刚才康老大说的大义如同放屁一般,唯有填饱肚子才是真实的。他再也不要主人为了自己,而忍受他不该承受的屈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