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杨戬——人生长恨水长东 > 国士论——我所理解的杨戬

国士论——我所理解的杨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篇文,是基于宝莲灯的衍生。看小说首发推荐去眼快看书但每当看见用善良这个词来形容杨戬时,我也都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这样的一个人,和善良有关么?这个人物并不完美,他的所作所为,也并非都什么造福众生,大公无私之类,但偏偏,又有着极吸引人的独特气度。
  
      善良是善良者的墓志铭,真正的善,纯粹如水,容不得一丝杂质,但自然便有着各种的掣肘。佛门有云慈悲出祸害,善良有时反而会令人难以取舍,忘记了自己真正的目标,斤斤计较于一时的恩怨伤害,清醒和对全局的掌控,对真正的善良来说,永远是可望而不可求的奢念。
  
      杨戬却不一样,他的悲剧只在于他太过清醒,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对待别人。每一步,他都明白这一步的代价与收获,而所追求的最后目标,更是了然与心,不会因为一时的得失而改变。
  
      他一生的意义就在于守护,他太过了解他重视的那些人,了解他们的所欲所求。是以一旦下定决心,随之而来的就必然是霹雳手段,帮着他们直达愿望的终点。至于那过程会付出多少,则不会在他的考虑之内,他不是将过程当成结果的无知之辈,更没有拖泥带水的妇人之仁,国士的胸襟,只为信念而坚守。
  
      隐忍坚忍,为达目标不择手段,那才是杨戬,也只能是杨戬,绝不会是别的什么人。要将这些和善良划上等号,对我来说,无疑会是很奇怪的一件事。
  
      在我看来,杨戬理所当然会重视权势,但这种重视,不是为了什么造福三界的大业,更不是他自身最终的追求。重视,只是因为他太清楚,除了强横的实力,公正只是任人涂抹的白纸,是与非的界限,从来只是强者书写的神话。换句话说,权势是工具,并非他的终点目标,不能倒果为因。否则,如何解释昆仑山下坦然地面对死亡?一切犹在掌控之中,此时的求死之心,与重视权势造福三界毫无关系。
  
      死亡,对他来说也和权势一样,如果达到目标必须以死亡为代价,那么分毫不会犹豫,但是,如果因为内疚,就太过荒唐了,因内疚求死的只会是肥皂剧里的小儿女,不可能是杨戬这样的人物。
  
      昆仑山下的杨戬,有没有他求死的理由?有,而且唯一的解释,就是他的目标,守护。我从不认为修改天条造福三界会是他最高的追求,那也只是化城,绝非宝所,与他逼迫沉香,杀龙四等等行径一样,是为了目的的不择手段而已。
  
      至于众人的不理解,也是理所当然的,我并不觉得,如果他们能看出蛛丝马迹会是什么好事。要知道,天廷,或许在一些人心中,就是无能与昏庸的代名词。但这样的一个天廷,还能维持千万年的统治不动摇,令杨戬这样的人物,都俯称臣,无宁太过荒诞了?表象不等于真实,深究下去,天廷的背后,绝不会那么简单,制约与平衡肯定无所不在,以至于后期,独揽了司法与治军大权的显圣真君,也决计不能独断专行,触动天规与律法。
  
      臣强则主弱,重臣权柄在握,君王便成了他们手中的棋子,任意摆布。杨戬从来就不是那种唯君命是从的顺臣,他不能随心所欲的唯一理由,也只能是天廷的棋局里,他手中握住的底牌,并不足以构成他达到目标的资本。而且,君不密则失国,臣不密则**,欲成大事,如果连三圣母沉香百花哪吒这一干人等都瞒不过去,这样的一个杨戬,又有什么资格来在天廷的变幻风云里对奕并步步预见先机呢?
  
      退而言之,杨戬的能力,也是我对天廷相关看法的明确佐论。以他的能力逆推,三界之内,能与他比肩者寥寥无己,尤其是后期,重捡法力的沉香,被逼反了的猴子,身在曹营心在汉的哪吒,这些人加上杨戬自己,那几乎是三界无敌的组合。但是,这样的强势,仍不足以和天廷正面对抗,那个天廷,那两个高高在上,似乎一无是处的玉帝王母,断乎不是想象中的那般平常,也是极显而易见的事了。
  
      面对这样的一个天廷,以无间为手段,达成一切目的,然后再揭开底牌,等着众人英雄式的崇拜,大家都皆大欢喜,团团圆圆,那种最后的结局,实在是太天真也太过荒诞。没有一个在上位者能容忍这样的下属,没有一个君王有胸襟让这样的臣子继续存在下去。杨戬本身也是权力场上的一员,这些游戏规则,没有比他更清楚的了,所以只能隐忍,只能固守着所有的秘密,哪怕自己所有的行径,都会成为死亡之路上坚实的基石。
  
      回过头来,说一说我对于杨戬这个人物的理解。我一直坚持说,亲情,守护,那是他心底最柔软的地方,也是他一生心力之所系,而造福三界云云,不过是空洞的口号,客观上就算达到,也从不是他的最终追求。
  
      若他真可以狠下心来对付亲人,以获得更大的收获,那么就不会有宝莲灯故事的生,只要让刘氏父子重入轮回,毁去这两人这一世生存的权利,此后所有的付出与痛楚,就完全不会有存在的余地了。
  
      改天条,是为了守护,为了亲人,这一点极为重要,不能将达于目标的途径,当成了目标本身。
  
      修改天条的焦点,是在于仙凡不能通婚。但这一天条是否就真的是十恶不赦,为祸三界呢?未必。甚至,它也有它存在的理由和必要。
  
      王母的一些观点,平心而论,很有道理。**的开启,往往从小而大,最后不可收拾。而任由**放纵无休,就更会带来毁灭性的灾难。律法本身,便是维护秩序,杜绝可能产生的种种弊端。仙凡通婚,仙人的寿命可以无休无止,而凡人却不过一世。真爱固然伟大,但永恒与一世之间,如何取舍?藉此名誉,是否就可以认定有爱便有正义,进而心安理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