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杨戬——人生长恨水长东 > 第十四章 风渺晨山苍

第十四章 风渺晨山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银点灰灭同时,万道精光,从灰灭处直冲霄汉。追莽荒纪,还得上眼快。暗紫的怨雾业力,内中缕缕淡素的白色,呼应般地暴涨扩散,与精光构连成一体。就听得连串霹雳声,天崩地裂般地从里中震出,灰暗紫黑等诸般死色,霎息间已褪得干干净净,但见一片皎如玉壶冰雪的洁白,如同浩森沧波,充塞了神台废墟所在的整个空间。
  
      玉帝目光凝住,深深地看着足下这片纯白,那是涤尽了宿业的诸业凝成,连三界最无暇的玉极晶冰,都不足以与之比美的壮阔美景。而纯白的正中,如棉如絮,飘渺翻腾,正在向内缓缓陷塌,有如封神台崩溃之前。但不同于那时愁云惨雾,恶业牵引,反倒是云蒸霞蔚,瑞气千层,说不出的令人赏心悦目。
  
      百丈金尘异彩,从陷塌的中央陡然迸起,照耀中天,高冲入云。无数祥氛瑞相,从金尘里电闪传续。但见下有飞瀑跳珠,琼花微薰,上有长虹浮影,青岚耸秀,衬着仙阙灵宫,碧云银霞,时而清辉流射,时而赫日光明,不过一弹指间,三界无边美景,竟俱在金尘之中,遍示得一无遗漏。
  
      又是一阵光明大作,金尘奇无比地往回收缩,四下的纯白也随之向中合拢,激起万道霞光,弥天盖地,直剌得人双目欲盲。于是,玉帝的神色之间,竟微不可见地现出了一丝狂喜,自己合上双眼的同时,犹不忘举起金色大袖,遮住怀里正喃呢玩耍的小小女孩。
  
      巨震声动千里,有物向空延伸,庄严不可逼视。唯有飞檐凌虚,向风若翔,危阁崩云,崒然山出。缩拢的金尘纯白,正随了巨震声裂地耸起,化成一座巍峨无比的高大神台。
  
      玉帝睁开双目,微微一笑,将目光投向了这全新的神台。这神台因高为基,突兀峻峙,简中有繁,繁中喻简,台顶不置一物,呈出了上古特有的磅礴威重。而台身之间,点缀了青琐丹墀,雕楹玉碣,绵亘连属,贵逾万物,却又极澄雅清和,不以势危,使觉其森竦。
  
      缕缕纯白雾霭,萦绕在台顶的平地。雾中传出簌簌的轻响,便有茂密的桃林,凭空现出在神台之上。根须扎进台顶,枝叶向空舒展,有极淡的微红,在白霭里时隐时现。
  
      枝繁叶茂,桃花早过了盛开时节。唯余微红飘渺,几不可辨出。
  
      “痴儿,痴儿!”
  
      笑意从玉帝脸上敛去,这从不知情感为何的死物,无端地,有了一种全然陌生的情绪。
  
      “古神对三界的眷念,令无始恶业涤尽之后,执念化入业力,在这三界之外铸造了全新的封神台,默对着那三界众生的繁延生息。而你呢,戬儿,你已永逝无存,但最后的执念,却令你的挂牵,也终是留下了一分痕迹?”
  
      他缓慢地移开袍袖,似是知道,衣袖下,会有着怎样的变化。
  
      袖下,如他所料,没了那粉嫩的小小女孩,唯余一捧明艳的花瓣。那花瓣是如此的绝美,在神台瑞光里,闪耀着动人的光泽,充溢满了温暖的初春气息。
  
      拎稳龙袍下摆,小心地兜起这掬花瓣,玉帝向更高的空中升去,叹息着看向足下的桃林。
  
      这片桃林是没有一丝重量的,连同那神台也是。再庄严华美,也只是业力的余习纠缠。如果他愿意,他随时可以将这儿化成空无。
  
      但他却不想。
  
      连他都不曾觉,身为死物的自己,头一次,有了一种不愿去做的心理。
  
      只因这种涤尽了恶因的业力,再不会给三界带来任何祸害。可那个人呢?直到灭神阵外,他才真正明白,在灵霄恭敬地口称着“小神”,让他饶有兴致去探究的那个人,原来早就传承了盘古的毁灭,又传承了神王的变革啊!
  
      他是该想到的,这一场从远古开始的三界成毁挣扎,最后的传承者,早就注定由如此的人物来承担。
  
      那样决绝寂寞的性情啊!
  
      举袖向下方拂去,袖挟清风,力道却控制得正好。就见桃林中顿起微风,繁叶一一剥离枝头,向空飞舞,还原成了薄薄的白色霰雾。
  
      袍摆松开,炫美的花瓣,向林中倾泻而下,沾染在枝头,跳动如明艳的火焰。
  
      那是三界从不会有的异美,只因那个已逝的魂魄,这三界之中,已再不会有可与之比肩的人物。
  
      ————————
  
      玉帝的眼里,有微芒闪过,短暂失态不复存在,鹰一样的冷晒,自失般地浮现在脸上。
  
      “痴儿……朕与这三界同寿,可见识了你这样完美的设局之后,这三界之中,还能有什么,可以再一次满足朕的好奇呢?”
  
      那是三界至尊,离开前留下的最后一句说话。
  
      ————————
  
      漫长的述说,终于告一段落。小玉早站立不住,簌簌地着抖。一种轻微的绝望,潮水般地涌动在她的心头。
  
      她抬眼去看自己的丈夫,眺进眼中的,竟是他鬓角的微霜。早在十多年前,那儿便有了缕缕白,但只有今日,她才陡然现,这白竟是那么剌眼,让她无由地想哭。
  
      很多年前,在一间小小的密室里,有个男子微带着笑意,眼中满是宠溺的温柔,扶起她一口一口地喂着伤药时,她也曾这样想哭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