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杨戬——人生长恨水长东 > 第十章 暗月昏冰霜

第十章 暗月昏冰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小玉跟在后面,急道:“可是……可是舅舅将来知道了,他会伤心的……”
  
      沉香仍然在笑,却有清泪从他的脸上慢慢滑落。www.yankuai.com追书必备脚步仍是不停,穿过圣母宫,穿过桃林,一路向华山的另一处桃林行去。
  
      十里地转瞬就到,时值深秋,眼前的这片天然老林,人踪早绝,更显得凄清冷落。苍兀的枝叉斜剌向空中,扭曲着,挣扎着,似在哭喊,又似在抗争着什么。
  
      “我了解你,小玉……”在林中一处空地停下脚步,沉香的声音,也和这桃林一样的冷清,“突然要和我一同进竹屋接舅舅出关,你的心中,想来已经有了疑惑……”
  
      玉的唇上,已有血痕渗出了。她迟疑着,仍是走了上去,抱住丈夫,将自己偎在他的怀里。怀里传来的温暖和心跳,让她突然间有了勇气,抬起头喃喃地道:“十几年了,对神仙而言,是算不了什么。但我不是娘,不喜欢活在虚幻里。你知道吗沉香,我很害怕……我害怕迷失,害怕会失去你……你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那个刘沉香了……”
  
      她没有说下去,因为她突然看到了沉香脸上晶莹的泪珠。小玉的心中,蓦地便是一阵抽痛,伸手轻轻拭着那泪水,带着哭腔叫了一声:“沉香……”
  
      “今天朝会后,玉帝留我小斟了几杯。他说,他饮过的美酒,还是以舅舅当年赠来的那坛万年陈酿为最佳。他还问起了你和娘,问起了……竹屋里的舅舅。”
  
      沉香说得很镇定。反倒是小玉脸色惨变,一个寒颤之下,急声叫道:“玉帝问起了舅舅!他……他还留你小斟!他要干什么?他知道舅舅活着?”
  
      “妖物寻仇,火焚刘家村,计设华山圣母宫。那杨戬虽作恶多端,一意潜心恢复,再逆行倒施。但家母和他毕竟血肉联心,加之不计前嫌,细心照拂了这兄长三年之久。最后关头,杨戬终于被家母感化,弃恶从善,拼出耗尽真元,以元神破阵救出了众人,将功赎罪。”
  
      沉香淡然说着,不理会小玉越来越惊惧的目光,微笑着续道,“这便是当年,我分别向灵霄和兜率私下禀报的经过。假中须有七分真,否则,你以为刘家村的一把火,就能让这两只老狐狸信以为真,这些年来都不闻不问吗?”
  
      “他们知道是舅舅破的阵……”
  
      “不只是破阵……兜率倒还罢了,但灵霄知道的,却比你,比娘,比三太子,比所有的人都要多。”
  
      沉香的手抚上了自己的眼罩,他的声音也越飘渺:“可水镜不愧是神王的法器,以它为阵眼的神阵,便是玉帝,也无法看透内中的情形。所以,他不知道我们曾回溯了那三千年的岁月,就像他不知道,我还有另一个重大秘密一般。”
  
      他微笑着,继续说道,“但是小玉,你是我这一生最钟爱的女子,那么,我不想再隐瞒你这个秘密。那秘密是我真正的原罪,我这一生,都注定要背负下去的原罪……”
  
      玉在着抖,但却固执地抱紧了沉香不肯放手,就像抱着她唯一的珍宝一般。“不要瞒下去了……”她轻轻地道,“事情真相如何,连我,你也一直在瞒着吗——那秘密,是不是和舅舅有关?我爱你,沉香,而且,我怎会去伤害舅舅!为什么……你连我都信不过了?”
  
      沉香轻抚着她的乌,她的髻,一向是他亲手代为梳理的:“你们一年只能见到舅舅一次,但舅舅出关时,都很安详平和,没有一分的怅然黯然。他始终在微笑,无论什么时候……对吗?”
  
      玉突然惊恐起来,叫道:“你……你对舅舅也做了什么?沉香,你不会……我知道你不会……”
  
      沉香缓缓摇着头,左眼的眼罩,被他轻柔地摘了下来,仿佛在摘下春日清晨,花瓣上最清澈的一滴露珠。
  
      ————————
  
      天色已经有些昏暗了,沉香惨白中杂着几丝殷红的废眼里,却分明有火焰在跳动。
  
      “被亲人关怀照顾,舅舅不会觉得幸福,若是知道了老四的死讯和嫦娥姨母的疯狂,他也不会难过伤心。对竹屋里的那个人来说,所在之处是温暖的床塌,还是松寥片石,暗添坟田,已经都没有什么区别。”
  
      完好的右眼里,大滴清泪,无声滚落下来。而左目里的殷红,却越来越夺目诡异。
  
      一座充塞天地的巍巍高台,正从一片殷红里挣扎而来,就像多年前,他在林中见到的那般完美……
  
      玉震惊地看着他蓦地扭曲的面孔,看着他突然痛哭得如同一个孩子。然后,她现,不知何时,沉香已经林中设下了严密的结界。
  
      “沉香……”小玉的声音颤抖,在压抑的空间中听来,有着一种放大了的恐惧。她本不该担心的,眼前这个男子对她的爱,就像她爱着他一样真实深沉。
  
      可莫名的恐慌,仍在蚕食着她的心,令她只想转身逃走。但她还是忍住了一阵阵的心悸,固执地抚着沉香脸上的泪痕,冰凉的指尖湿湿的,已分不清那是丈夫的泪水,还是她指尖的冷汗。
  
      ————————
  
      “舅舅原本可以不死的。如果他不出手,而我们又真陷入了必死之地,玉帝定会暗中破去阵法——水镜水镜,伏羲水镜,它原本便是玉帝故意流落出去的!最后一次试探而已,他只是要借九灵洞余孽,试探我这甥孙到底有什么道行,能不能在他的控制范围之内……”
  
      巍峨高台已越来越清楚。沉香仰着头,用左目深深地盯着,台上漫天的桃花开得正盛,绚出一天一地的华美与庄严。
  
      这高台不属于三界,这桃花,也永远不会败去。毕竟,这是那个人执念的唯一证明,自然,也会和那个消逝无存的灵魂一样的固执坚持。
  
      “多美的桃花啊。可惜除了我,三界之中,再也无人能时时见到。但我却不想见,不想……这桃花,和这高台,都是我一生不能洗脱的原罪……”
  
      梦呓般地低语着,沉香用单手搂紧了小玉。十余年来,头一次放纵着自己的思绪,在自己最爱的女子面前,缓缓飘向了十数年前,他闯入桃林时看到的情形……
  
      ————————
  
      十几年前,那一抹耀入沉香眼底的金光,正轻柔地悬浮着,若有若无,俯视着下方不可知的暗夜。
  
      冥冥中,有微微的晃动,如慈母温柔的手在推着爱儿的摇篮,“戬儿……”
  
      杨戬猛然惊醒,映入他双眼的是黑沉沉的天幕,没有一点星光。唯有一弯残月,暗红无泽。隐隐有水动之声,伴着身下的轻轻晃动。杨戬立刻意识到自己是在一艘船上。他视线前移,弯弯飞翘的船头兀悬,晦暝中似有物踞坐。杨戬努力想抬头看清楚些,却现瘫痪日久的身体,竟然有了反应。
  
      他深吸一口气,法力荡然无存,但胸腹之间,也再无那刀割般的痛楚。他慢慢站了起来。自从四年前重伤之后,这是他第一次能够自主站起。但杨戬脸上没有半分惊喜。他鹰一般的眼睛盯着船之物。
  
      “那笨狗?不对,应该是谛听……”
  
      杨戬的唇边吐出这几个字来。他认出这是往来黄泉上的冥舟,专门收容迷途的孤魂游魄,重引回六道轮回的。杨戬昔日在任之时,往来阴司处置公务,也不知见过了多少次,早已经看得熟了。
  
      再没想到,今日自己会亲乘其上,而舟踞坐的,竟是一只威武的石犬。看石犬的外形,是有几分像哮天犬的,但神韵中的那份威重,却显得只能是毁去内丹,石化逝去的神兽谛听了。
  
      这片水域,沉不见底,远不见岸,冥舟明显是被困住了,在原地不停地转着圈儿。杨戬抚摸着船的阴纹,深深看着谛听石化的身子,许久,转头轻叹一声,也不知向何人问道:“终点近了,怎么还不开船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