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杨戬——人生长恨水长东 > 第七章 林深乱红舞

第七章 林深乱红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沉香仍在原地,抬手紧紧按着自己的左目,缕缕的血水,不住从他指缝间涌落出来。看小说首发推荐去眼快看书方才水镜炸开时,他离得最近,一点冰棱正中左眼,顿时巨痛锥心。所幸碧荧毕竟是宝莲灯所化,不忍伤他,没有分出一点跟踪而至,否则他的伤势,只怕会是更为沉重。
  
      三圣母过来抱住儿子,心中一痛,几乎落下泪来。小玉想看看他的伤处,却又不敢,颤声问道:“怎么样了?沉香,你不要吓我!”沉香却强忍着巨痛,用仅存的独目向四下望去,触目处全是殷红的夕照,原本的山洞早被巨炸掀去了洞顶,唯余森森乱石,横七竖八地堆积在地上。
  
      他心头突然一片冰凉,嘶哑着声音问道:“我们出阵了,宝莲灯与水镜同归与尽……可舅舅呢,舅舅在哪里?”
  
      三圣母脸色顿时苍白,呆了片刻,足狂奔向山洞的一侧。便是在那里,她在水镜中亲见二哥倾出本命真元,渡入宝莲灯中破阵。
  
      除了百花和刘彦昌,哪吒,梅山兄弟,龙八姐弟,早凭印象去了那边,竭力用法力移开大石。块块大石被震飞开来,龙四泪流满面,却咬紧了唇,喃喃地只道:“不会有事,真君修为精湛,一定……一定可以平安无恙……”
  
      沉香在小玉的搀扶下,也抢了过来。他一眼到处,身子突然颤抖不止,猛扑上前,险些被飞开的一块大石撞了个正着。他却不管不顾,探手将一块金灿灿的物件从泥灰里扒出,叫道:“是金锁,这便是原来阵法开门所在!可舅舅人呢,我们出镜之时,他明明便是在此处的啊!”
  
      地上乱石已被移得净了,却哪有杨戬丝毫的踪迹?小玉燃起一缕希望,低声道:“石上没有一点血迹,山洞炸塌之时,舅舅应是不在此处了!”
  
      哪吒摄回火尖枪握紧,喝道:“不要多说了,我们先分头去华山找找看!如果找不到人,哪怕闹翻三界,我哪吒,也非要为杨戬大哥讨还个公道不可!”
  
      康老大一声不吭,第一个带头向外奔去,老四老六紧随其后。四公主选的是另一个方向,龙八担心姐姐,也跟着去了。嫦娥在搬完乱石后,便一直站在一边,神经质地绞着手指愣。此时见龙四离开,她才似有些知觉,拖着脚步,表情麻木地向洞外走去。
  
      哪吒踏上风火轮正欲动身,一抬眼,却见百花正忙着拍去身上的灰土。他的脸色不禁为之一沉,厉声喝道:“百花仙子,不论过去的恩怨,今日破阵,总是杨戬大哥尽的力。你若敢不闻不问,我第一个饶你不得!”
  
      他喝的是百花,刘彦昌却是身子一缩,转身便向山巅而去。一则人走得尽了,他实在不知如何再与妻儿单独面对,二则,看这三太子的情形,若不自觉一些,肯定是没由来地找一场没趣。
  
      洞中人散得尽了,三圣母看着沉香手里的金锁,脸色一点点变得苍白。金锁上的光泽直剌她眼,竟慢慢变成了二哥神目射出银芒时的那一幕。要到何处找,找到的,会是什么结果?她颤抖着,只欲时间停住,永远不要让她看见那最坏的可能!
  
      沉香挣扎着,忍痛道:“我没什么,娘,你对华山最熟,带我和小玉,也选个方向去寻吧!也许……也许是路过的山民好奇,进洞来乱逛,这才在洞塌前救走了舅舅……”
  
      三圣母自知此事断无可能,儿子不过是在安慰自己。惨然一笑,和小玉一左一右扶着他向山上行去。
  
      她的眼里,仍是镜中的那一幕。人凭着记忆,在华山熟悉的小径上穿行,心却早不知飘到了何处。一会儿,想到童年时的飘泊,一会儿,想到当年亮出宝莲灯时,二哥神色间那掩饰不住的悲凉。但终于,眼前的银芒散作银屑,一点点地变成粉色。
  
      三圣母一个激灵,猛地停住了脚步。二哥受伤了?定神再看,哪有杨戬的踪影,分明是片片桃花飘落。这是桃花林,是她成婚的地方,是她生下沉香的地方,也是她怨恨二哥的开始,是她铸成大错的开始……于是,呜咽声从喉里挣出,她蓦然变得近乎疯狂。
  
      “沉香,我们走,不要留在这,不要……”
  
      沉香不知母亲怎么了,连一直按着伤眼的手,都不得不放下来,好安抚住母亲的狂乱。小玉心疼地看了看他犹在流血的左眼,一边帮他搀起几乎瘫在地上的三圣母,一边迟疑地道:“要不,沉香,我们换个地方?不能再耽误时间了,舅舅他……”
  
      沉香深深地看了一眼林里,流血的眼里,突然折射入一道金光。于是,他整个人都为之一僵,半晌,才低沉着声音说道:“小玉,你扶娘在外面休息,我去林中看看。也许……也许舅舅会在这儿。这儿,毕竟曾是娘的旧居……”
  
      沉香说的并没有错,杨戬,也的确正在这片桃林之中。
  
      ————————
  
      桃林深处,乱红飘舞,隐隐约约地,竟有呜咽之声。
  
      杨戬便安详地倚在树上,落了一身花瓣,头仰靠树身,双目闭合,看不出生死如何。哮天犬跪在一边,似是怕他突然消失了一般,一瞬不瞬地看着主人。
  
      颤抖的手举起,想触向主人的脸,又不敢,哮天犬终是掉下泪来:“主人他们到底怎么待你的!他们不是说,不是说会照顾你么,主人,你怎么比那时更……”
  
      再说不下去了,他一头磕在地上,山石崩裂了额角。血流了在脸上,他却恍如未觉,只喃喃地道,“是哮天犬不好,都是哮天犬不好!我不该离开,我不该忘了您……主人,是哮天犬太笨,竟笨到您动用本命真元时,才突然想起了以前的一切……”
  
      似是听见了哮天犬的声音,杨戬半撑开眼帘,看清了哮天犬一脸的鲜血。破阵时的巨震,仿佛还在耳边,他只模糊地想着,这狗儿,怎么来了?看这狗儿还在拼命地叩着头,杨戬想阻止,却无能为力,一急之下,一口血呛出,将身边落花染得鲜艳,杂草中一株白色野花,也洒上点点艳红。
  
      身子向一边滑倒,哮天犬大惊,趋前抱住,杨戬有些心疼地看着他,想说话,终究是无能为力,只温和地笑了一笑。
  
      昏沉的神识渐渐清明,在灭神阵外苦撑了一天,他早已是筋疲力尽。后来,见到宝莲灯强行突入阵里,山洞大震欲塌,知道破阵在即,心神一松的后果,便是失去了全部的意识。
  
      那时,大震声中,似乎也听到了哮天犬的叫声。应是这狗儿及时赶来,抢在山石崩压下来前,将自己带离了险地罢。只是,就算如此,也不过是再多撑上一时半刻而已。
  
      这一生走过的路,慢慢从思绪里滑过,魂飞魄散,应是近在眼前了。亲不容,敌不再,所做过的事,是非对错,也都无复重要,就让这一生的悲喜都化为轻烟,飘于三川五岳,散于碧落黄泉,再不被忆起了吧。
  
      只是哮天犬,他不是服了无忧草么,为什么会在这时赶来,居然还记起过往的一切?
  
      哮天犬哆嗦着手,扶着主人的身子,他看得出主人在想什么。
  
      忘记……
  
      主人,哮天犬的性命是你救的,从那天起,我就认定了你是我一个主人,我又怎么能忘了你?几千年跟随左右,我早已和你心神相通,在你动用本命真元那一刻,我什么都想起来了……
  
      千言万语哽在喉咙吐露不出,哮天犬碰到杨戬背后凌乱的散,主人总看不顺眼他修**形后的乱,可是主人的长,何时也变得如此凌乱枯黄?
  
      将一根枯枝变为木梳,哮天犬扶着杨戬,强笑道:‘主人,我替您梳一梳。‘从根处轻轻落下,才第一下就卡住了,稍一用力,一小簇头落在他掌中。他就看着那几缕断呆,夹着的那一丝白色直刺他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