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杨戬——人生长恨水长东 > 第六章 夕照披血光

第六章 夕照披血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九天之上,瑶池之中。看小说首发推荐去眼快看书处处轻歌曼舞,一片欢乐的气氛。在奇葩异果的点缀下,仙乐飘渺中仙宴大开。
  
      玉帝亲自携了瑶姬坐在席,看向妹妹的眼神中充满了怜爱与愧疚。瑶姬微笑着向与宴的仙家们一一致意,百感交集。几千年了,她本以为这种高雅极乐的仙苑风光早与自己无缘,但现在,却轻而易举地重新拥有。一念及此,她不禁将感激的目光投向了不远处的太上老君。
  
      “道祖,”她款款离席,来到老君面前盈盈一笑,举杯道,“这一杯酒,瑶姬须亲自敬您。当年若非您深明大义,暗助沉香逃过我那逆子的毒手,三界之中,又岂会有今日的祥和极乐?”
  
      太上老君拈须微笑,一如既往地慈祥可亲,说道:“仙母言重了,老道也不过上体天心,下应机缘而已,若论大义,其实仙母更应感谢的是陛下。”
  
      此言一出,不仅瑶姬,连玉帝都是一楞。老君看在眼中,笑意越亲切,续道,“自是陛下英明,当机立断,始能及时识穿那杨戬奸伪,立此新纲,整顿旧弊。否则不仅沉香沉冤难雪,只怕三界安宁,至今也还是镜中之花,水中之月。”
  
      这一通话说将出来,滴水不漏,得体之至。既不**份,又无形将功归之于玉帝。玉帝微微一笑,心怀大畅,也举杯褒奖了老君一番。
  
      只是,却没有任何人注意到,老君一饮而尽时,衣袖的遮掩下,眉宇间隐约多了些冷嘲之意。
  
      只因他忽然想到了一人,那人本应在这热闹喜庆的宴席中,只要自己一句话,那个真相就可以破了,这满堂喜色将化为戚容。
  
      想到此处,老君的嘴角,浮上一丝残忍的笑意,周围的神仙们,还在口诵阿词,主座上的瑶姬,陶醉在众多虚假的久别重逢的友情中。
  
      “瑶姬,你的儿子,真是个人物,将一切都算到了,连我也不得不入这个局。”想到此处,老君不觉有些失败感,道祖不喜欢被人左右的感觉。但是,老君心中,另有一个愉悦的声音。
  
      “女仙领瑶姬,是玉帝新的平衡工具,我保荐沉香的奏章,也已被这死物欣然应允。从这一刻起,天庭的局势,就注定能生奇妙的变化。平衡啊平衡,数千年来,这天廷,终于第一次出现了真正的完美平衡……何况,还有着如此大的收获?这些所谓的新兴势力,沉香,哪咤,或东海龙兄妹……”
  
      老君眯起眼睛,一个个名字盘算过来,不禁更是一阵兴奋。真是很丰富的收获啊,这些人心思单纯,只要稍微给些恩情和大义,就会变得极好控制……
  
      “很好控制。”老君心中盘算着,“不像那个杨戬……”
  
      一想到杨戬,老君又浑身不自在了。千万年来,晚辈之中,唯有那人的眼睛,看穿了他隐藏在无为下的不甘和野心。
  
      便在这时,咣地一声,瑶姬一声痛呼,突然脸色苍白,手中玉杯落地打得粉碎。
  
      玉帝扶了妹妹急问:“怎么了瑶姬?你,你不舒服?”瑶姬以手掩胸,颦眉而立,只觉心头一遍茫然,似乎有什么极重要的东西正永远地失去,偏偏又不明所以。抬头见了玉帝关切的神情,心中一暖,顿忘了方才的奇异感觉,只道:“没事了皇兄,刚才胸口有些痛,已经好了。”
  
      玉帝嗯了一声,松手浅笑,瑶池又恢复了欢乐的气氛。一片祥和中,只有老君注意到,玉帝浅笑的同时,突然向下界悄然看了一眼。
  
      那一眼,似有惋惜,又似有不解,更似有着一丝隐约的冷哂。
  
      老君看向玉帝的目光里,蓦地便多了许多震惊。他低下头去,暗自掐算一番,手中酒杯为之一僵。半晌,才缓缓举起,一饮而尽。
  
      “果然是幻相!杨戬,看来你的路,终于是走到尽头了……设计了如此一个局,将这众人都置于局中,而你,却要抽身离开了?但想必你还是放心的……有了他的平衡,我的支持,天庭之中,还有谁敢伤害你关心着的这些人呢?‘
  
      “心计才略,睥睨三界,如此人物,终不能为我所用,白白为伤你至深的这些人牺牲了去。真是可怜可叹,可悲复可惜啊……”
  
      他沉思着,又想了一会。那人即将在三界里逝去,多年的恩怨也从此一笔勾消,只是……老君轻叹一声,意气索然地摇了摇头。心中,居然也生出一番孤独寂寞。
  
      ***
  
      灌江口。
  
      哮天犬恹恹地伏在廊下,一遍又一遍地舔着自己的前爪。近来他又走失了几次,老三和老五越来越觉麻烦,便又设法灌了他些忘忧草汁。但或许是药力过强了些,从此这狗儿便是连变回人身,都非得别人喝骂命令不可。两兄弟反而担心起来,怕康老大回来责怪,便去掉了锁元锁,由着他在庙里散散心。
  
      太阳已欲西斜,哮天犬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每天这个时候,廊外的狗食盆里,都会由小吏添上新鲜的狗食。随着沙沙的脚步声响起,小吏抱着几根新鲜的骨头,匆匆地走进院来。
  
      但和往日不同,见了骨头就会忘情地扑到盆边的哮天犬,竟是猛地止住脚步,竖起了耳朵,似用心倾听什么,又似在竭力追忆着什么。
  
      它黑漆漆的眼眸,仍看向食盆方向,但却有眼泪涌将出来,一滴滴地砸在地上,溅起细细的尘士。小吏迟疑地放下骨头,有些不知所措,正想喝它过来进食,却见哮天犬突然耸起了身子,连身上杂乱的黑毛,都几乎一根根地倒竖起来。
  
      大张开口,露出森森的利齿。哮天犬仰天狂嚎了一声,眼角的泪,竟已渗着几缕赤红的鲜血——
  
      只因它的心,突然很痛很痛,痛得如被生生剜去了一块也似……
  
      吏吓得一个哆嗦,险些向后夺路而逃,但那凶猛的恶犬,却再没有多看他一眼——
  
      黑瘦的狗身,正缓缓地起着变化,由迷茫转为清醒的眼神,喃喃地,低沉不确定的低语。终于,前肢离地抬起,化成了同样黑瘦的人形。
  
      “主人……”
  
      ***
  
      惊天动地的一声巨响,康老大的法力被黑幕吸收,又更猛烈地反噬回来。他连哼都未及哼上一声,已被这无从与抗的反震之力,生硬硬弹向半空,陷入翻腾的黑气之中。
  
      那黑气如有知觉,咆哮着卷动康老大的身子,向上直逼宝莲灯下延的光华。宝莲灯一暗一亮,似怕伤到康老大,光华顿时凝住不动。康老大拼命挣扎,怒喝了一声,挥拳击向黑气,却又被震出一大口血来。他脸色越惨白,嘶声大吼道:“不要管我……宝莲灯……求你破阵……我要出去,我要去见二爷……”
  
      哪吒青着脸,混天绫抖手飞出,缠住康老大足踝,用力回拉。但就在这时,水镜镜面涌起薄薄的雾气,如一道道小小灵蛇,争先恐后地奔涌向阵顶。哪吒只觉手上一阵大震,无比伦比的吸力顺着混天绫传来,竟是连他都险些被吸上了半空!
  
      以薄雾为媒,水镜灵力,正源源不断地注入黑气中。黑气蓦地转浓,气势为之大涨,只逼得宝莲灯的异芒斗然暴缩。阵法更是忽顺忽逆,隐隐的哭嚎怪声,再度在洞中回荡不休。哪吒心知有变,猛催法力,堪堪稳住脚步,一寸寸地往下拽回红绫。但一个念头,却令他陡然色变,深吸口气,勉强提气喝道:“水镜正变回阵法纽枢,宝莲灯不肯伤人,只怕压制不住了……快快设法破了水镜!我等不能出阵事小,杨戬大哥……杨戬大哥在大阵开门之处,若再任他强撑下去,只怕是断无生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