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杨戬——人生长恨水长东 > 第三章 长鸣破诸相

第三章 长鸣破诸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但众人却无法平静下来,每天的召集幻相,都如锥心一般的难熬。看小说首发推荐去眼快看书七枚丝囊,经过这么些天的轮换,虽不乏重复,但至少已见过了其中的六人,沉香,三圣母,梅山老四老六两兄弟,还有龙八和小玉。至于最后一枚的丝囊,人人都知道会是谁,却是人人都暗自祈求,希望那枚丝囊的幻相,永远不要被召来。
  
      玉躲在沉香身后,不肯离开狱中的玄水,却也不敢看向铁刑上苦苦忍痛的杨戬。只因她知道,被麻绳固定在架上的那个人,曾给过她很多温馨的那双手,如今,不但指骨碎尽,连十指的指尖,都已全成淤黑,露出嵌在骨里的小截针尾。
  
      “姥姥说过……针剌在手上,很疼很疼的……”
  
      那是她的幻相第一次被召来时,在口中喃喃念着的话语。然后,便是梦游般地四处搜寻,将目光定死在一把钢针之上。
  
      她抓起了他一只手掌,看着他的眼睛,喃喃地说着一些往事。她的新衣,都是姥姥缝制的,有时,手指被针扎伤了,那指上,便会有着细细的血珠。她心疼姥姥,姥姥却心疼着衣服。因为,心爱的外孙女,怎么能穿被血弄污了的新衣呢……
  
      她拈起一根针,慢慢转着,捻进了他指甲的缝隙里,直**大半,只留了小半截针身在外。食指……中指……无名指……左手的五根手指都插遍了,然后换了右手,慢慢地,象姥姥缝衣时一样的,细心地插进去一根根钢针。
  
      有时,她的幻相会哭,是唯一一个在行完刑后,会抱着他痛哭的幻相。无泪的眼里,茫然得让人心碎。旁观的李靖,便会冷笑着和阎罗说,这小狐狸精,倒对她死去的姥姥很孝顺啊!但是,每当这个时候,杨戬便会微微睁开眼,复杂地轻叹一声,看着这幻相出神片刻。
  
      “我……我已经不恨他了,在密室时就不了。在我心里,他就是我的爹爹……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会哭,爱的感受没有全忘记……可为什么还要有恨呢……为什么仇恨,会让我变得那么残忍……”
  
      玉在沉香身后低低地哽咽着,这些天来,她偶尔开口,便只会轻轻地重复这几句话。但就连痛哭大骂的哪吒,都不忍来指责她一句。实际上,所有人中,也只有她是下手最轻的了,而她那幻相的哭泣,甚至是这暗无天日的黑水狱中,杨戬所能得到的,唯一的一点安慰。
  
      这一天,和往常一样,因为李靖亲自监刑,便将人解下押去了刑室。施法之后,黑貂袍,独臂,又是梅山老六被招了出来。
  
      镜外,老六跪伏在地上,已哭得声嘶力竭。但幻相不知本体的悲恨,只冷笑上前,将杨戬粉碎的指骨,用夹棍又一一重夹了一遍。
  
      老六不敢去看。凌霄殿外,被二爷绑了交给小狐狸时,他的憎恨有多深?追随了杨戬数千年,越是真挚敬服,后来的恨意,也就越是如火如炽。自己还会做些什么呢?二爷的身子,是再也受不住任何折磨的了……
  
      但是,康老大等人的惊呼,却让他不禁惶恐地抬起头来。“咣”地一声,一把锈迹斑斑的铁锯,被重重地扔在了地上。幻相俯下身,审视着杨戬,冷笑说道:“二爷,我的好二爷,为了你这种小人,我平白无故地丢了一条手臂。兄弟们恩怨分明,我不会对你太过份,但断臂之恨,连本带利,我这一次,却是都要拿回来的!”手上加力,用力撕开。
  
      杨戬吃力地撑开了眼帘,任由剧痛带来的冷汗,混和着血水从额上滑入眼里。他安静地看着老六熟悉的幻相,唇角牵动,艰难却明显地笑了一声。
  
      当年的天池之下,那几个大笑大闹的武人,后来的真君神殿里,为自己任劳任怨的好兄弟。几千年来,这六人一直诚心实意地追随在左右,自己,却不得不亲手将他们一一迫成敌人。
  
      现在,算是还清欠他们的一切罢!毕竟,凌霄殿外的那个举动,给这六兄弟带来的,也是永不能弥补的痛与怨,还有什么,比背叛更让人难以忍受的呢?
  
      静等着幻相下一步的动作,他已大概猜出老六想做的是什么了。但那又有何关系?他早已成废人,就是四肢尽断又能如何呢。
  
      自有小鬼将人摁在悬空的木台上,老六手里的铁锯,搁在杨戬的右右臂齐肩处,开始来回拉扯。锯齿入肉,虽不锋利,但也足以将皮肉撕裂。再拉扯一阵,便触到了骨。幻相顿了一顿,撕有意地放慢了度。臂骨原便坚硬,如此一来,锯入更是缓慢,只听见擦着骨头的吱嚓之声。染血的骨上先是出现划痕,慢慢白色碎末随着血涌出,铁锯一点点深入着,半晌,才锯开一半,到了骨髓。
  
      老六哭喊一声,伸手便向自己颊上批去,乓乓几掌,双颊肿得高高。但锯骨声仍不依不饶地传来,令所有人的心,痉搐般地颤抖着。
  
      杨戬被小鬼揪着,头向后仰,额上黄豆大小的冷汗不停滴落,身子颤动,带得木台都在不住作作响。他没有习惯性地闭上眼忍受,只默默看着幻相的动作,神色里全是谅解与安详。
  
      黑色念力从地府外飘来,却是李靖看着这缓慢的锯骨之刑极不耐烦,头一次在幻相没有消失前,又强令阎王再度施法。幻相缓慢成形,三圣母只吓得闭上眼不敢再看。像是女子的装扮,这会是她么,难道,她还要对二哥再做些什么?
  
      杨戬无力转过头去,眼角余光,只看见一角淡雅的罗衫。是三妹?不,不象是她。但也不象小玉,那会是谁?
  
      “杨戬!”
  
      熟悉的声音响起,杨戬的身子一阵剧颤。是娘,她,她也来了……
  
      三圣母捂住口,险些叫出了声。理智告诉她,那天猜谜娘也在的,这一幕,迟早会出现在眼前……可怎么能是娘呢?不,她宁可是她自己,因为她知道,娘是二哥心中最深最深的痛,怎么会是娘,怎么能是娘!
  
      瑶姬的幻相咬着牙出这声呼唤,上前冷冷地看着儿子。铁锯在不依不饶地向下锯着,嚓嚓的擦骨声让人不寒而栗。但瑶姬的呼唤,却只比这声音,更加的让人恐惶不已。
  
      终于又见到了母亲么?一口鲜血,猛地便从杨戬的口中喷了出来。他的心在颤抖,母亲的眼睛,和当年家变时一样,带着恨,带着怒。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