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杨戬——人生长恨水长东 > 第十四章 地府岁月长

第十四章 地府岁月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六根铁钉,分别钉在杨戬掌、肘、肩处,总算勉强稳住身子不再下滑。追小说哪里快去眼快幻相退了几步,端详成果似地看着墙上的这人,露出满意的微笑。四公主在镜外泣不成声,颤声问道:“沉香,你的恨意还未尽么,他已经……已经……”沉香脸色铁青,大声吼道:“我不知道!不要问我,不要问……我不知道!”猛抬手连击了自己十几记耳光。
  
      幻相又有所行动了,选了根儿臂粗细的铁棍,毫不迟疑地下重手打出,沉闷的敲击声中,时而还夹着脆响,那是砸断了骨头。沉香不住着抖,已说不出话了。是,那时他对舅舅的感情,除了恨就是自卑,而自卑,反过来又促成了加倍的疯狂。再没有别的强烈情感,可以阻止自己幻相的行动了吗?就只有这么等着吗,等着……阎罗聚形时用的纯阴法力耗尽……
  
      到底多久后,铁棍才摔落在地,幻相化回了丝囊,众人已分辨不清了,只近乎麻木地看小鬼从墙上放人下来。幻相刚才激愤之下,使的力大,铁钉破骨入墙极深。小鬼们一时拽不动,只能拧着慢慢旋出,就听见铁钉与碎骨咯咯的摩擦声,令人心生寒意。等六颗铁钉取完之后,掌肘等处的伤口已是皮肉翻卷,白骨森然。
  
      阎罗有些担心地看着,这回却是李靖主动开口,让小鬼施术止血,将创处草草地包扎一番。等小鬼们一通忙完之后,李靖才若有所思地说道:“看来沉香和龙八果是正直无私,疾恶如仇,对杨戬的所作所为,有如冰炭不同炉。阎君,你先将此犯押去黑水狱吧,来日方长,玉帝圣谕既下,黑水狱的风光,怎么也要教他领教一番。”阎罗岂有异议,一迭声地应着。
  
      黑水狱阴寒无比,接近地狱底层,离刑室尚有一段路。小鬼拖了人一路行去,交给看守的狱卒,趟水入内,将杨戬锁在狱墙上,半浮在水面,不顾而去。
  
      三圣母一直揪着的心稍稍松了些,和沉香、小玉一起站在水里。他们可以离开去室外,却不愿。黑水狱中的玄水比冰水更冷,冷到骨髓深处都在刺痛,可这又算得了什么,这也许是他们唯一能与杨戬一齐承担的苦难。
  
      地府辨不出日月,只能靠动刑来估算时间。李靖一般在早朝之后来上一趟,公务脱不开身时,便由阎罗主持大局。刑室崭新的刑具上,已全是斑斑血迹,都是这两天在杨戬身上沾去的。而他的身上,大概除了颈椎与脊椎,也再找不出没断的骨头了。
  
      阎罗并不知丝囊具体对应着哪些人,每天凝聚念力时,倒有几分象在猜谜,谁也不知会是谁又被抽中。李靖若在场,便认真地旁观着,即便有的幻相已非第一次被召来,他也决不肯松懈分毫。不过,对杨戬而言,唯一庆幸的是,阎罗为了用刑时的收效,第二天提审时便向他施了法,免得他会因熬刑不过昏迷过去。
  
      痛苦虽增加了许多,但神识也因此清明,让他能冷静地掩饰住任何可能的破绽。而刑毕浮在黑水狱的玄水之中,他更是任由全身冻得呈青紫,也不催动一丝真气自保驱寒,不肯显出丝毫启人疑窦之处。
  
      受刑时偶尔望向李靖和阎罗,他的目光里,除了冷嘲便是轻蔑,仿佛看到的不是威风凛凛的重臣,而是极为可怜可悲的棋子。毕竟事既至此,对峙的无非是耐性与时间。时间,对他而言,现在是极有利的。再熬上十来日,约战之期一到,无论棋枰后隐藏着什么样的弈者,都再没有分毫的区别。
  
      众人出渐渐看出,李靖的目的,倒不象要公报私仇,制杨戬于死地。似乎更重要的,是要透过幻相和杨戬的反应,拷求出什么秘密来。但仅仅是为了旧案文牍吗?众人虽有疑惑,但分析政局关系,解剖各方利害,并非众人的长项,相互商量了多次,终是全不得要领。
  
      这一天,破天荒地,没有小鬼来提人。三圣母涉水过去,摸索着抱住二哥的身子。这身子早已伤痕累累,伤处翻卷着的皮肉,被玄水浸成了灰白之色。
  
      还有十来天才出阵……那个时候,还来得及吗,二哥那时,会是在哪里?虽然依稀记得,来这华山前,听下人提起过二哥,说在小屋里一切如常,而刘富刘刚,也还在按时地领取着例钱……
  
      水忽然退去,杨戬身子下坠,重重砸向墙壁。三圣母猝不及防,被带得踉跄了一下,险些摔倒。沉香和小玉正上前扶住她时,呛啷一声,黑水狱门忽然大开,剌眼的光亮从门外传来。
  
      室中三人抬眼望去,门口一女子背光而立,看不清面目,但身态熟悉无比,沉香已叫出来:“娘,是你……这回是你来了!”
  
      三圣母绝望地看着,自己念力聚成的幻相,正站在门口一动不动。而远处的光源里,有几条绰绰的黑影晃动,想是李靖等人跟过来旁观事态的展。
  
      终于轮到她了,她又会做些什么?在华山下二十年,除了思念丈夫和儿子,她就在怨恨二哥,恨他拆散姻缘,恨他隔断爱儿。后来,更是恨他心狠手辣,几乎逼死爱子。这二十年的仇恨,二十年在华山下朝思暮想的报复,一旦来临,她会怎么做?
  
      杨戬也听见了声音,微微睁开眼,是三妹,阎罗又施了法吧?这几天来,他一直担心的就是这个。沉香等人只会有恨意,但三妹呢?想起封印初除的那次受伤,三妹曾为他调理了十多日,他心中无端地一热,又复一紧。万一……万一三妹还念着一些兄妹之情……他不禁苦笑了一声,数千年来,头一次,他竟期待着,这唯一的妹妹,除了恨,对他再不要有其余的感情。
  
      幻相款款地走了进来,静静地平视着杨戬,脸上是比玄水更冷的阴寒,没有一丝留情的样子。杨戬蓦地合上了眼,身子微微有些颤抖,嘴角抽搐着,说不出话,却是岔了一口气,突然便呛咳不止。心是放下来了,但巨大的苍凉,一瞬间竟让他有些眩晕——
  
      难道,就连三妹心中,最占上风的感情,竟也只是仇恨了吗?亲情,友情,一无所有……罢罢罢!这样的一生,就权当是这天地之间,一场最大的笑话了罢……
  
      “二哥,你关了我二十年,在那个小小的平台上,我坐了二十余年!”幻相叫着二哥,口气却冷得没一丝热度,“你知道我在那上面都想了些什么?开始我有还在奢望,奢望我的好二哥气头过后会放我出去,让我和家人重逢。”
  
      顿了一顿,幻相微微一笑,“我实在是太天真了啊,但再天真也有绝望的时候。天天对着窄小的囚室,分不清白昼与黑夜,只能睡了醒、醒了睡地混着日子。那时我就想着,有一天我若能出去,一定要认真修炼,让你也尝尝这种好滋味!二十年啊,我想了二十年的主意,今天到底有机会试上一试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