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杨戬——人生长恨水长东 > 第十一章 歌瞑尘欲散

第十一章 歌瞑尘欲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时间仍往前推移着,新年过后,杨戬终于到了重铸元神的最后关头。追莽荒纪,还得上眼快。看着他催动真气流转周身,众人大气也不敢出一口,只一瞬不瞬地盯着他行功。
  
      便在这一夜,法力温养之下,元神冲举而出,盘坐吐纳,迅成形。众人正紧张间,远处传来一声巨响,半边天际蓦然亮如白昼,只骇得人人变色。半晌,还是沉香最先反应过来,苦笑一声,道:“是开天神斧和宝莲灯……原来那一夜的异相,是因为它们感应到了……”
  
      元神沉入身体,看着杨戬突然睁目,浮现出饶有深意的微笑,小玉低声说道:“舅舅也感觉到了……他随身多年的神兵……”而三圣母早就痴了,怔怔地坐在床边,看着哥哥修炼,仿佛又回到了在灌江口,在哥哥护翼下的那些温暖岁月。
  
      此后的几日,除了应付过来喂食的仆人,杨戬便是全力练功。他知道自己的情形,身体衰竭不堪,早没了恢复的希望,仙家虽有夺舍重生之术,但夺舍之后法力大减,却又根本应付不了独臂人的一战之约。为今之计,只有孤注一掷,将真元全部融入元神,再不留下一分护体的法力。
  
      拼了将来真元耗尽,魂飞魄散,也要在这一战中,争得最大的胜机。
  
      到了第五日上,终于行功完毕,元神又一次离体而出。杨戬看了一眼留在床上的躯体,恍如隔世。几年来不懈的努力,到底重铸元神,恢复了功力,竟有种失去目标的惶惑。
  
      从躯体的怀里拿出金锁,留恋地抚摸着。金锁依旧灿烂铠亮,岁月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天廷金精毕竟不同凡器。当年,怕人眼热,瑶姬在金锁上设了法咒,除了主人愿意,谁都无法动念取走。也幸好如此,不然,这些年的落魄不堪,只怕早被恶丐凶仆抢去变卖了。
  
      握住金锁,在屋中站了会,他还是决定出去看看,说来可笑,三妹的家,他还从没有仔细看清楚过。于是三年多来,他第一次,自己踏出了这间小屋。
  
      甫一出屋,正射过来的并不强烈的阳光让他有些不适应,举袖遮住了眼,好一会才放下。三圣母心中一酸,跌回现实。从元神形成时开始,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让她一时忘却了现实种种,眼前的哥哥,俊逸的身形,一袭黑底龙纹的长袍,即使在昏暗的小屋中,依旧风采卓然。她一直为愁云惨雾笼罩的脸上甚至出现了一丝笑容,直到……直到他举袖遮阳的那一刻,笑容便僵在了脸上。回屋中,毫无生气的躯体是她看熟的样子,枯槁、憔悴,没有血色,提醒着她生了什么。强烈的反差让她胸口痛得几乎窒息。
  
      沉香紧上一步,扶住踉跄不定将要跌倒的母亲,轻声劝慰:“娘,别难过了,我们在这里是什么也做不了的,担心也没有用。娘,你应该想一想,舅舅的元神已经重铸,那我们是不是更有希望救治好他?”三圣母有如溺水的人抓住一根浮木,泪水涟涟地拼命点头。沉香暗暗叹息,难怪舅舅不放心娘,娘的确是经事太少,脆弱懵懂,离不开别人的保护。他这样说,娘便这样信了,岂不知他的话,连自己也说服不了。不能忘了,还有与独臂人的一战,不管胜负如何,对舅舅来说,结局都是致命的。
  
      “舅舅,我答应你。”他在心里与杨戬对话,“从此以后,刘沉香不会再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不会让娘受到伤害。如果我们回来后真的……真的救不了你,我……”他侧头向已没在角落里的小屋再看一眼,指甲掐进了掌心,狠狠地下了决心,“我答应你,我会亲手送你离开!”
  
      杨戬不熟悉路径,凭着中秋时的记忆来到聚会的花园,又误打误撞地寻到了瑶姬的房间,却不进去,在外面站了很久。近乡情更怯,明知道母亲看不见自己,却怎么也提不起勇气去看一看。众人见他拿着金锁的拳头握起又松,松了又握,如是再三,才鼓起十二分的勇气,迈进那间雅致的精舍。
  
      瑶姬在躺椅上,握着一本书,心不在焉地看两眼,抬头看向窗外,一阵呆,再看两眼。杨戬走近她,从后面看见书的内容。原来是一本古书,那是爹当年读过的,他也读过。是爹一个字一个字地教给他,娘也在身边,看他小手抓着刻刀,歪歪斜斜地在竹简上刻字,夸他聪明。这个时候,娘是想起了爹吧,她会……想起我吗?
  
      不敢惊动她,杨戬慢慢跪在她腿边,将头搁在了她腿上,闭上眼,安静地伏着,不知在想什么,很久,很久才站起来,留恋地看一眼,回到花园中。
  
      驻足停了片刻,他跟着一名送燕窝的丫鬟来到三圣母的房间。
  
      这时正是午后,刘彦昌出去赴友人的诗文之会,三圣母一人在房中。她立志要做贤妻良母,已用心学起了女红。瞧着自己侧头一针针无比认真地绣着一对戏水鸳鸯,三圣母只觉无比讽刺,就为了那个人吗?记得以前她也曾用过一段心思在烹饪上,目的却是趁二哥生日,哄得他松口,遂了自己心意。她并没有真心想过为他庆一次生日。
  
      杨戬却没有想到这么多,他只觉得有趣,三妹竟也学起了这些。坐到她对面低头辨认她的绣品,这个像歪头鸭子的东西,应该是鸳鸯吧,三妹,你的手艺可真是不敢恭维。忍俊不禁,他伸指弹向她脸,将要触到时骤然收回,他几乎忘了,这已不是当年灌江口与他调笑娇嗔的小妹了。
  
      并没有人嘲笑三圣母绣得难看,唯一能牵动他们心怀的,是杨戬时而宠溺,时而喜悦,忽而又转为伤感的变幻神情。
  
      三圣母绣了几针,自己也不满意,想拆,又有点倦了,打个呵欠,坐到桌边,将一盅燕窝小口小口喝了,伏下小寐片刻。
  
      杨戬也随她转到桌边,静静地欣赏她恬静的睡颜。三妹,终于,我终于不用再见你在梦中哭喊惊悸了。现在的梦中,你只会有快乐、美满,有你的丈夫和儿子,不会再有我这个穷凶极恶的哥哥。眼中瞧见她头上的玉钗没有插正,小心地拔下,插好,退后几步端详一番,露出满意的笑容。三妹,幸好你生的是儿子,若是女儿,你可怎么教她?笑容黯去,即使你生了女儿,你也不能见她长大,无论什么原因,让你母子分离二十多年,总是我的过错。看着三妹在梦中的微笑,他的手不由自主地轻轻落在她的上,却见她身子一震,在梦中绷紧了身体。杨戬一惊,疾电般收回了手,看着自己的手掌神情苦涩。众人就听他低声自语:“三妹,你就这么怕我么?梦中也能感受得到。”
  
      三圣母看到自己被噩梦侵扰,不安地扭着身体,猛地想了起来,竟有了一种惊喜的感觉,抓住杨戬的手热切地解释:“不,二哥,我是梦见了那个独臂妖怪,我害怕,我是想你来救我……”这时她的梦定是到了要紧关头,眼珠在眼皮下急转动,杨戬十分担心,又不敢再过去。就在这时,就听她忽然哭叫了出来:“救我,二哥,救救我!妖怪……”
  
      谁也无法形容杨戬此时的表情,是吃惊?是狂喜?惯常的自持全部瓦解,最后沉淀在脸上的,却是不能置信的模样。三圣母越难过,站立不住,几乎靠在了他的身上。二哥,你为什么总是如此容易满足?
  
      “四公主,嫦娥姐姐,我真后悔。其实二哥所求不多,一点都不多。我有一点点念到他,他就会非常高兴。我做的那样难吃的寿桃,他也不肯说一声不好。我真后悔……我为什么不是真心为他祝寿,我……我甚至不是忘了,明明知道的,明明知道的……”
  
      她越说越痛,真的,就算没有生那些事,她仍是一个太不称职的妹妹。想着那些不可能的如果,她吃力的在哽咽中挤出语句:“如果我……真的能像我说的那样不计前嫌,能时常去看看他,陪陪他,他一定会……一定会……”一定会什么,下面的话已经被抽泣掩去,再听不出来。
  
      杨戬只听见了三妹在叫他,三妹,这个时候,你还是愿意依靠我吗?重新抚上她的长,可惜,我只能再护着你最后一次,以后,只有靠沉香了。眼见三妹还在梦中抖,没能从噩梦中醒来,杨戬犹豫了一下,终于大着胆子,从背后搂住了她,在她耳边轻声抚慰:“不怕,莲儿,不怕。二哥在这,我们不怕。”这时三妹小时候做噩梦时,他常用来安抚的话,果然有效,三圣母重又安定下来,神情重归于恬静安详。杨戬却没松手,仍是搂着她。
  
      生命真是件奇妙的事情。他还记得,三妹生下来的时候,爹抱着给他瞧,又让大哥抱,他也闹着要抱抱妹妹,爹和大哥没办法,一左一右护得好好的,才小心翼翼地交给他。他抱着她,像抱着一件稀世珍宝,觉得那样不可思议。你瞧,小小的脑袋,顶着一头乌黑的胎;小小的眼珠儿,骨碌碌地盯着他转;小小的手指上,居然还有那样小而完整的指甲。她是那样小小的小妹妹,他真怕一用力,就将她打碎了。爹还在一边逗趣:“小戬,以后可有人叫你哥哥了,做哥哥的要保护小妹妹呀。等爹老了,妹妹就交给你们俩了。”他非常认真地点头。言犹在耳,怀中温温软软的小婴儿,已经长成倾国倾城的美人,而他的路,也快要走到了尽头。
  
      怀中一声嘤咛,杨戬中断如潮思绪,松手退后,三圣母醒了。她直起腰按了按头,有点困惑,忽然阴下了脸,站起来忿忿地走了几步,又没处火,一挥袖,竟将桌上的盅推到地上,打碎了。杨戬不知她恼什么,微微摇头,三妹呀,做了人家的娘了,怎么还这样孩子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