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杨戬——人生长恨水长东 > 第十章 心魔后日殃

第十章 心魔后日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但水浸湿了被褥,天气寒冷,根本干不了。更新最快去眼快下人灌食喂水之余,也不会来操这份闲心。三圣母看着哥哥的唇冻得青紫,一天烧得比一天厉害,已说不话来了。她现在不再祈盼有谁能来照料一下哥哥,只希望这屋里越冷清越好,起码,就不会给二哥带来更多的痛苦和伤害。
  
      两个月匆匆过去,连没有人来小屋打扰,都成了众人一致庆幸的喜事。看得出,杨戬的况状越来越差,若非他经历过几千年的修练打拼,又拿回了法力,只怕早就魂飞魄散。沉香却不再象以前那样哭泣痛悔,只昼夜守着舅舅,舅舅练功时,他不是苦修法力,便是凝神回忆被强迫背下的那五千本书。虽然外貌依旧,但他的眼神已一天天冷峻下去,象煞了杨戬。
  
      这一天,象往常一样,三圣母跪在哥哥床头,手贴在他额头,着烧的身子,不停地冒着冷汗。她试图擦去,却是注定图劳无功。她只能用一句话不停地给自己打气:“二哥,你再忍一忍,还有四个月,四月后我们就可以回去,一切都会结束,你再忍一忍…”
  
      门一声响,三人抬头看去,沉香目光迷乱,手提宝剑闯了进来。三圣母不解地看向身边的儿子,不知他怎会来找杨戬,见他也是一脸茫然。一直没说话的小玉梦游般地开口了:“沉香那天练功,忽然头上冒汗,睁开眼就跑了出去,我叫他也不应,我跟在他后面来了……”
  
      沉香想起来了,那一夜,他如常日般开始练功,心头却总是静不下来。想到读过的书,惊觉自己大概到了一个紧要关口,正是心魔最易入侵的时候。他立刻收摄心神,去除杂念,眼前却总有零星画面闪过,那是杨戬的面容,眼中是不屑,嘴角是嘲讽。“你凭什么看不起我,你已经输了!”他在心中大吼着,一下子冲出门去。
  
      后来,后来生了什么?他跳将起来,怀着恐惧看向小玉,小玉的脸色惨白,只盯着屋中的他,他也望去,自己的面目为何那般狰狞,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在向杨戬怒吼:“你输了,你赢不了我,你现在只是个废人,凭什么看不起我,凭什么!”
  
      他的手在颤抖,模糊地想起自己做过什么。眼前只有一道红光崩起,三圣母惨叫一声,伸手捂向杨戬胸口,那里,沉香手中的剑已深至没柄,透过薄被,穿过杨戬右胸,牢牢钉在床板上.
  
      血渍在那床早该换的薄被上渐渐扩大。杨戬身子微震,看向沉香的眼中却只有怜悯与担忧,以他的见识,自然看得出沉香是练功走火入魔,而自己,就是他的心魔。
  
      沉香,我给你的阴影,当真这么大么。沉香手握剑柄,无意识地用力剜动。三圣母看着床上杨戬黯然的笑意,突然惊觉到他要做什么,叫道:“不可以,二哥!”但杨戬已聚起真元,神目张开,银芒直刺沉香双眼。沉香眼神渐渐恍惚,松开手,踉跄退后,最后一下瘫倒在门口,而杨戬也是一口血喷将出来,脸色灰败如死。
  
      另一个沉香嘴角搐动,乏力地跪倒在地上。那一剑,虽是剌在舅舅身上,但他的胸口,竟也似痛得喘不过气来。还有……
  
      他的心头的寒意大盛。舅舅竟动用了神目!怎么能呢,三十三重天上,对这间小屋的关注,只怕从未停止过。而三年的隐忍,受了这么多的折磨,舅舅也不曾用过一次法力——
  
      欠舅舅的债,又多了一笔吗?回去后怎么还,又拿什么来还!舅舅,守护着我们这种人,你就真的,从没有过一丝悔意?
  
      玉便在这时追了过来,看见倒在门过的沉香,惊呼着查看着他的情形,竟是未向屋里看上一眼。待确定沉香只是昏睡了过去,她松了一口气,抱起丈夫便转身出屋去了。
  
      沉香被小玉带走后,杨戬再也难以抑制,一阵剧烈的咳嗽,在冰冷死寂的小屋内响起。沉香那一剑,着实重创了右肺叶,转瞬间,血沫溢满了整个胸腔。寻常的呼吸,对此刻的杨戬而言,已经是酷刑一般,唯有努力咳出肺中的血,才能使自己不至于窒息。而猛咳之时,带动插在他右胸的利剑,歪斜晃动。鲜血随着每一次晃动,从那可怕的创口中迸涌而出。
  
      三圣母捂着杨戬不断流血的伤口,双目失神:“后来,我们没人去找过二哥,不知道他又受了这一剑,下人会替他拔去么,会替他裹伤么?”脚步飘浮地向外走去,“我去找人,找人给二哥治伤。”
  
      派来照顾杨戬的人就住在小屋近旁,屋中正在聚赌,三圣母飘进屋,在满屋嘈杂中恳求:“你们去看看我二哥,求你们去看看我二哥,他伤得很重,求你们去看看……”
  
      像是真有人听见了她的哭喊,一名汉子伸着懒腰问赌得正欢的瘦子刘富:“你在这赌多久了?别把那人饿死了不好交待。”刘富打个哈欠,这一下连赌几天真有些吃不消,起身骂道:“真麻烦,病那样还不死。害我不能换个有油水的差事。”旁边人哄笑道:“你还嫌什么,换别的差事能让你随着心意偷懒,说吧,这两天是不是把那家伙的月供全输了?”
  
      刘富说了声倒霉,不再理他们,出门去了厨房。他确实一时兴起,将交给他为杨戬置办伙食的钱全输了,平时虽说也克扣了不少,总不至于像这次彻底没有。想想这月还有些日子,不能真把人饿死,便在厨房中翻捡起来,一眼看见灶旁倒掉的一些杂七杂八的食物,用碗盛了,闻了闻,是馊了,不过那家伙命那么大,应该也吃不死他,端了去了。
  
      三圣母心中酸苦,这些日子看二哥遭这些下人欺辱,她不敢想心高气傲的二哥如何忍受,而今天她只盼这人能为二哥拔了身上剑,治了伤。
  
      刘富来到屋前,见房门虚掩,咦了一声,进门来到床边,吓得一下抛掉手中的碗,跑了出去。三圣母急急唤道:“不,不要走……”伸手去拉,却是无用。
  
      刘富跑到屋外,想起那把剑眼熟,不是少夫人平常用的那把么,看来是主人家的事,自己还是不要管为好。想起还没喂他饮食,却怎么也鼓不起勇气,心道还是等过两日看看再说,一头又钻进赌众之间。
  
      镜外之人齐齐倒吸一口凉气,如果以后没有人来拔去,那杨戬直至今日,已被剑钉在床上四个月了。啪地一声脆响,跪在地上的康老大给了自己一巴掌,已打得口角流血,他却恍若未觉,只在痛责自己:“如果不是我把哮天犬带走,至少他会护着二爷,二爷不会受这么多苦,更不会受这些下人折辱!”
  
      床上的杨戬勉强提气,运功封住伤口,看着地上打翻的着异味的食物苦笑。他已几天没有进食,这人一走,又不知几天才能回来,只怕到时他已饿死在这里了。
  
      一只耗子窜出来,嗅嗅地上的饭菜,又跑了,一双脚出现在床边,杨戬抬眼,是那个独臂人。
  
      心中一凛,杨戬忍着胸口的疼痛看向他。要提前找三妹报仇?不,他不是这种人。那独臂人正查看着他的伤势,想帮他拔去剑,却终又不敢。
  
      “我阵已布好,只待时间一到即可,今日是来看你准备如何的。没想到……这剑是那只小狐狸的吧?不是凡兵。我修习的是妖功,体质不同于常人,若触到你的伤处,只怕你伤势恶化得更快。”
  
      见杨戬了然一笑,独臂人侧过头掩住了恻隐之色,他知道,杨戬并不需要这种廉价的感情。
  
      “我知道你必能与我一战。”独臂人在他床头坐下,轻叹道,“看得出你已下了决心,是要以元神与我一决高下,一解恩怨。不过,你这么做,到底值不值得?你要守护的,就是这种人么?”
  
      “我的身子本就不堪修复,多这一剑又算得什么?沉香的心魔由我而生,当年逼这孩子实在太紧。还他一剑,也算理所当然了罢?”杨戬默然地想着。
  
      那独臂人看了出来,眉头一轩,问道:“若我那日告诉你,我将搅乱三界,你会不会放弃死志?”
  
      杨戬笑了一笑,独臂人摇头道:“我就猜到了,在你眼中,三界虽重,也未必重过你那个宝贝妹妹。可惜,可惜!”
  
      看着地上残留的食物,他不禁生起一股怒意,道,“那他们呢,他们又如何待你?便是对外人也没这般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