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杨戬——人生长恨水长东 > 第九章 思君不可忘

第九章 思君不可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下人们将杨戬抬回,不耐烦地扔到榻上,摔门而去。追小说哪里快去眼快杨戬轻吁口气,露出黯然却欣慰的笑意来。三妹,母亲,还有沉香,他们过得都很好。本以为再也没机会见他们了,想不到还能在一起过一个中秋。
  
      又想到那个酒壶,他心中更隐隐有些安慰:虽然记不得了,但小玉和四公主,竟还有着密室里一样的心思。而那猴子,最钦佩的人居然会是自己。也难怪,那样的一杨痛快淋漓的好战,人生能得几回?便是自己,除了华山与那黑袍妖,平生的大敌,便也只有这猴子了。
  
      还有蛾子……
  
      苦涩浮上心头,他再没想到过,嫦娥数千年挂念着的,竟是那三个月的后羿。月下的琴萧相和,每个音节都犹如昨日,而那偎依在怀的温柔女子,却早不复记忆中的模样。原来他这一生之中,无论拥有过什么,都如这天上之月,近在咫尺,最终,唯有放手任之离去,亲人,爱人,温暖,莫不如是。
  
      几乎是半强迫的,他突然中断如潮的思绪,缓缓合上了双目。失去的,再也追寻不来,想得再多,也只是徒然自乱其心。或者说,九灵洞事了之后,他真的该选择离开了,中秋酒宴上的一切,就权当成意外的插曲吧,随风逝去,不要留下一缕可供追溯的痕迹。
  
      苟活在这世上三千余年,原也不过是为了给自己一个交待,将母亲和三妹应该拥有的幸福,再重新交还到她们的手上而已啊!既然所有的心愿都已得偿,自己还有什么资格,在心中萦绕着这样淡淡的惆怅呢?
  
      不再去想些什么,他将心神沉入丹田之中,又开始了运气凝神的过程。只差一步,最迟明天就能重新结丹,那时,元神便可着手重铸。自己虽已不是昔日威震三界的显圣真君,但现有法力,只要能铸成元神,也足以与那独臂人一决高下了。
  
      天色慢慢放亮,金乌片刻不停地驭过天际,没有人来,杨戬也乐得如此。只是,头昏沉得越厉害,想是中秋受了凉所至。
  
      到了晚间,众人都看出,杨戬还丹已成,神识也可放出默察远近了。三圣母握着二哥的手,记起那天自己伴着刘彦昌奏乐吟诗,而姐妹们,正聚在不远处的竹榭里说笑。她暗自辛酸,知道这些落在二哥眼里,只会令他更加地伤怀。
  
      杨戬确在默察着刘府的动静,佳节刚过,府内的氛围自然热烈愉快,只是,这些早已注定与他无缘。他淡然地笑了一笑,缓缓收回神识,眼前又是这熟悉的昏暗破败的小屋。待忍着痛,再度调动内息行功时,却是一阵低咳,气色更加委靡不堪。
  
      “姐,你去那做什么?”
  
      龙八突然惊讶地问出了声。小屋的门没关严,镜面上清楚地显出,一个女子踉跄着向这边走来,红衣金,正是龙四公主。
  
      龙八记得,中秋宴后,姐姐被一个玩笑弄得恼羞成怒,伸手便泼了杨戬一脸酒水。第二夜,她在小聚时将自己灌得大醉,一个人早早地回房休息去了,如何会来到杨戬的屋里?但再看一眼姐姐,心中却有些了然了:“姐姐那晚的失态,想来是不安所致?她被抹去了记忆,却抹不去对他的情感。所以姐姐才会特别在意……虽然这种在意,在当时,竟是变成了针对……”
  
      龙四没有听清弟弟的话,只痴痴地想着自己的心事。已经是中秋之后了吗?依稀回忆起来,自泼出那一杯酒后,自己便一直心乱如麻,甚至有着一点的歉疚。
  
      第二夜小聚,说到哮天犬咏的那词时,自己没来由地一阵心酸,便仰起头看着天宇出神。龙四还记得,那夜天宇圆蟾高悬,说不尽的皎洁明净。自己半倚亭柱,听着远处的笛声,一杯一杯地饮着美酒。半醉半醒中,突然想到,群星闪烁,难与皓月争辉,就像自己与身边的嫦娥。
  
      当时的自己,当自己是真的喝多了,居然嫉妒起好姐妹来——天知道那一夜,怎么会喝那么些,让八弟和丁香看得目瞪口呆,直道平时小瞧了姐姐,百花等一干花仙也起哄灌酒,弄得自己头重脚轻,浑身不自在。那时只是在想:“话是一点没错,借酒浇愁愁更愁……可哪来的愁绪烦恼呢?真的醉了……”
  
      又饮了几杯,眼中的月亮已经变了形,水汪汪的,忽圆忽方。“嫦娥姐姐,你瞧你那月宫,怎么变成两个了!”自己拍手大笑,拉过嫦娥,几乎靠在了她身上,一个劲地追问道:“嫦娥姐姐,你看嘛,明明是两个,嘻嘻,你今晚要去哪住呢?”
  
      嫦娥想是被缠得无奈,只得哄孩子似的顺着话应道:“是,两个。好了好了,我扶你回房歇歇。”但自己不太想回去,望着月色半晌没说话。嫦娥以为默许了,正要伸手相扶,却被自己死死拽住袖子。那时问了什么?好象是追着要她回答:“嫦娥姐姐,有两个月亮,怎么办,他……他在神殿天天这么看着月亮,现在该看哪个呢?”
  
      此言一出,嫦娥当时便恼了,猛地抽回手去,自己攥得紧,竟将她的袖子也撕裂了。
  
      后来,是谁过来打圆场的?是百花还是八弟?龙四有些想不起来了。她只记得头疼得厉害,很想睡了,却逞着强,脾气推开了八弟等人,赌气要独自走回房去。当时,一桌人都自无奈,只道酒醉的人无法理喻,便随她去了。
  
      “是正厅……不对……客房……也不对……这……”
  
      迟疑地站在门口,龙四正辨认着这是什么所在。就见她低声自语,面颊飞红,明显是真的醉了。半晌,她撞开虚掩着的木门,竟是当成了自己的房间,闪身便走了进去。
  
      进了屋,扑鼻的霉味令她皱起了眉头,不是见惯了的富丽堂皇,也没有铺好丝被的大床。她一时愣在原地,迷茫地四处搜寻着,寻找和记忆中客房相符合的地方。但是,淡淡的月色从破旧的窗棂洒下,她唯一见到的,只是杨戬微合了双目,苍白得仿佛要消失了去的面孔。
  
      于是,龙四猛然一颤,摇晃着挪开几步,避开洒在身上的月光,看着这个杀过自己的仇人出神。
  
      屋边的房子,由于主人家足迹不至,便成了府中下人聚赌酗酒的场所,整夜吵得人难以安枕。杨戬闭着眼,正强忍着一阵甚于一阵的昏沉感,却听见脚步声闯进了屋里。这个时候会有谁来呢?昨夜中秋,由于被挪到了角落,指来照应他的僮仆,只在开始时敷衍地塞了两块糕点,灌了杯酒,却将他嗓子灼得生疼。却又倚仗着他赴过宴席了,今日一天,竟是连饭食都懒得送来。
  
      刚才神识默查的结果,三妹他们在聚会,下人们自有节目,又有谁会在这大好良宵想起他来?
  
      懒得去看,杨戬也不睁眼,他还在着烧,头脑昏沉,无力在乎这些。不管是送饭的下人,还是来看他笑话的神仙,他都不想多看他们的嘴脸。早些做完你们要做的事,快些走吧,我是没有太多时间陪你们耗费了。
  
      但脚步声在床前不远处停下,既不离开,也不上前,却似在呆呆地看着什么。杨戬候了一会,有些不耐烦了,费力地掀开眼帘,第一眼竟是见到了龙四,不禁暗吃了一惊。
  
      看着杨戬一闪而过的惊异,镜外的龙四颤抖着再次哭出了声。那一晚的情形,模糊中还记得一些。当时,虽被他突然睁眼吓了一跳,却没有应有的恼怒,只是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
  
      中秋的宴席上就见过他了,自己为什么还要这样看着他,不忍移开片刻的目光?“不该是这样的啊!”一个声音在心里告诉自己。眉是这样紧锁着,冷漠淡定,可气色不该是这样的憔悴。唇是这样抿着的,可不该呀,不该这样失血而干燥。
  
      不应该是这样的……她一遍遍在心里重复着,头晕得更加厉害了,仿佛被巨大的噩梦拖进了无底的深渊。绝望象带着狞笑的大口,将她全部身心,一点一点地吞噬了进去,她想挣开,想忘却这种蕴着彻骨悲伤的莫名感觉,却偏又有着万分的不舍。
  
      依稀想起自己是喝醉了,她突然一阵轻松。这种感觉,只是酒醉后的难受吧?她本能地安慰着自己,放纵着昏昏欲睡的旋晕感,但却在自己都没觉时,一步步地挪近了床边,手指轻轻按在杨戬的唇上。
  
      “不应该是这样,应该是柔软的,温暖而润泽的……”她噙着泪俯下身,惘然地低语着,失措得有如迷路的孩子。
  
      杨戬微微变色,这四公主不会是想起了什么吧?闻到的酒气让他有些释然了。但身子动不了,也无法出声喝止,他只能心绪复杂地合上双目,现出不屑多看的冷漠神情来。果然,如他所料的一般,唇上温热的手指轻颤了一下,突然便收了回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