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杨戬——人生长恨水长东 > 第三章 灭爱雨声狂

第三章 灭爱雨声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看得出,嫦娥并不愿进去,却也没有离开的意思,犹豫不决。看书神器www.yankuai.com她的心思,这时极为复杂,虽不放心老君提过的隐忧,但想到杨戬在街头任人拳脚相加的模样,不知怎地,她就是不想跨进屋再瞧见他一眼。
  
      有猪八戒去瞧瞧就行了吧,她这样想,事实上,她也不怎么相信如此重伤能有痊愈的一日。又想了片刻,她到底下了决心,歉然地向猪八戒道:“我这般进去,始终不太合适。不如小妹留在屋外,烦请兄长自便了好吗?”
  
      猪八戒讪讪缩回手,好在脸皮厚,并不觉得什么——自从定了兄妹名份,不怕人言,他隔三差五,便要去一趟广寒。虽不能一亲芳泽,得偿宿愿,但这般亲近谈笑,那已是老猪几百世修来的的福份了。
  
      尤其是现在,想到恶有恶报,思慕仙子多年的那个人,躺在屋里动弹不得,而仙子却只对我老猪嫣然而笑,携手同行,这一番快慰,比得知那人的下场时,更加令人开怀大喜。罢了,只要让那人知道妹妹对我言听计从,当年的一口恶气,便也算是能出得尽了。
  
      一念及此,猪八戒嘿嘿地笑个不休,连带着胸腹上早就不见的鞭痕都一块痒痒起来。他不禁放大了喉咙,故意嚷嚷了起来:“好妹妹,是哥哥的不是,没想得周全。也是,月宫仙子心若冰清,那个混帐,若说现在这般不堪,就是当日威风八面时,又怎配你多看上一眼?”
  
      罢,他掏出钉耙变的小梳子,耙了耙头,朝嫦娥一乐,甩着袖子推门进屋去了。
  
      三圣母脸色白,就在嫦娥的声音响起之时,她清楚地看到,二哥蓦地睁开了双目,虽然平静,却有掩饰不住的黯然。她伸手拉住沉香,想说话,终不知该说些什么,只能失措地看着猪八戒冷笑进屋,居高临下地来到床前,斜睥着眼,上下打量这个昔日的大仇人。
  
      沉香拍拍母亲的手臂以示安慰,眼眸却漏过门隙,一直盯着外面的嫦娥。猪八戒的性子,他极为了解,不来这一趟反倒不太正常。只是,为什么连嫦娥仙子都跟来了?他沉吟一阵,求解似地向镜外问道:“嫦娥姨母,你……为何会来?”
  
      镜外的嫦娥一怔,脸一点点涨红,呐呐无言,但沉香并无罢休之意,专注等她回答。嫦娥无奈,断断续续,将老君交待,自己担忧,猪八戒的提议,一一道出。
  
      沉香微微颔,仿佛解了心中一大疑团似的舒了口气,但并未对众人说什么。多日以来,那些神仙乱纷纷的探视,他原先也只觉烦乱和恼怒。但次数多了,他留意到舅舅在这些人走后,神色间一现即隐的,往往竟是冷嘲之意,不由在心中暗暗生疑。
  
      如今听了嫦娥的解释,他的脸上,现出的便也是与舅舅一般的冷嘲了。原来如是……是啊,神仙们再不堪,也道貌岸然惯了的,岂会真的无聊到这个地步?就算混杂了几个看热闹的闲人,但更多的,却只能是来自天廷各方势力的窥测。
  
      至于老君,这道祖更是老谋深算。他是明知舅舅心慕嫦娥,若有一分余力,定然不愿示弱于佳人,这才故意用语言教唆,种下诱使嫦娥来这一趟的前因,借机查勘舅舅的真实伤势。好个老君啊!难怪能与舅舅斗了多年,随手一步棋,便蕴入了如此的深意。
  
      不想让人看出异样,沉香暂将心事放下,对着床前的猪八戒叹了一口气。师父心宽体胖,似乎肚子都大上了一圈。现在这种机会,想来师父已日思暮想得久了,不知会说出些什么?舅舅从不会示弱于人的,但嫦娥便在外面,那是舅舅最致命的破绽。舅舅该付出多少心力去隐忍,才能受得住师父必然冲口而出的冷嘲热讽呢?
  
      猪八戒仍在打量杨戬,从鼻子里哼哼着,想引起床上这病夫的注意。但杨戬神色平淡,连目光都没有移过来分毫。他不由得大为无趣,哈哈干笑几声,自己给自己找台阶地开口说道:“二郎神,我说啊,你的运气还真是不坏。有个那样的好妹妹,得意时可以拿来当垫脚石,失势了,还能当后路保全自己一条命。啧啧,好的坏的都能沾光,你这哥哥,当得可比俺老猪舒心得多了。”
  
      见杨戬的神色仍是古井无波,他索性大剌剌地往床沿一坐,装模作样地把了把脉,连连摇头,又道:“我瞧你这伤,几千年都没什么指望恢复了。真是可惜了啊!枉老猪这一趟来时,还琢磨着要以德报怨什么的。可惜你嫉妒成性,当日对俺老猪的不敬,现在一一报应到了自己身上——我佛再慈悲,也没法去救你这样自作自受的混帐!”
  
      他语带讥讽地说了半晌,不时地瞟看着杨戬的反应。但视线到处,那人的眸子里既无怒气,也不是见惯的阴鸷冰寒,却是一派安宁漠然。这里的一切,刘府的小屋,得意洋洋的自己,仿佛都没有映入那双眼里,幽深得不可触及,却又蕴涵着不逝昔日的威严与孤傲。
  
      猪八戒微颤了一下,猛地站起身提气戒备,慌乱之色形诸言表,但转瞬便醒悟过来,一张脸涨得通红。他张了张口,找不出话来挽回面子,本就不多的禅心,顿被搅得乱作了一团。
  
      无名之火腾腾而起,猪八戒只觉得自己很生气,只想揪住这个人,让他望着自己,看见他的眼睛中出现一点反应,一点证明自己存在的反应。
  
      “我今天可是和我妹妹一块来的。”果不其然,一点微弱的波动出现,虽然转瞬即逝,却证明了这句话敲到了痛处。
  
      “哼哼,你知道啥叫妹妹么?妹妹是拿来疼的,我妹妹,嫦娥仙子。”猪八戒一提到这个妹妹,立时得意起来,捋了捋袖子,来了劲头,“我妹妹对我可好啊,只要我去,啊,那叫一个体贴啊!怕我老猪长得胖,去一趟累得慌,一到就招呼着落坐端茶,那个忙乎,让老猪我都不好意思!”
  
      “可是我心安理得!”猪八戒提高嗓子,又觉得没必要,凑近了冷笑道,“你知道什么叫心安理得不?想你也不知道,我对妹妹好,妹妹自然就对我好,懂不懂你?”
  
      然而令他失望的是,那个人的软弱只是片刻,几乎让他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那双眼睛虽然也不再是一片漠然,看向了他,却是带了几分嘲讽讥刺,纵然有伤痛,也不能不说,掩饰得很好。
  
      咬了咬牙,一个念头陡然生起,猪八戒又复得意起来,仰天打了个哈哈,放柔声音说道:“是了,差点忘了,反下天廷,树旗为妖,那可是司法天神曾经的宏愿呀!不过可怜,我那好妹妹就在屋外,出了门就能见着——可凭你现在的情形,只怕是连下床一步,都已难如登天了吧!”
  
      他摇了摇头,似是不胜惋惜,又环顾四周一番,装模作样地现出喜色,续道,“俺老猪既来了这一趟,就证明你我还是有着几分缘份。想来这般瘫在床榻之上看月亮,怎么也比不了你神殿里的自在逍遥——再说了,月亮又如何能与活生生的月宫仙子相比?咳,怎么说呢,佛渡有缘人,老猪又素来大度,只好不念前嫌地来帮你一把了!”
  
      他絮絮地说着,众人却无不为之色变,猜也猜得出这老猪在打什么主意。果然,就见他上前掀了薄被,伸手揪定杨戬衣襟,半拖半抱地,直接便将人拽下了床来。
  
      一声闷响,猪八戒一只手吃不住劲,杨戬大半身子重重地摔在了地上。他愣了一愣,加劲上拎,杨戬身子已完全瘫痪,衣襟被强行拎起,手足却软软垂下,分毫由不得自己。顿时,杨戬一直平静的脸色,蓦然便变得铁青。剧烈的呛咳声里,人人都看出他竭力想控制住四肢,却是连强撑起软垂向后的头颈,都复已无能为力。
  
      猪八戒知他伤得极重,却没料到真到了动弹不得的程度,一呆之下,顿觉自己这行为和出家人的身份颇是不合。急切之余,他的话里便带了几分辩解之意,大声向门外叫道:“嫦娥妹子,咱们的显圣真君老想着见你一面。我说,哥哥我是出家人,慈悲为怀,怎么也得与人方便不是。好妹子,看在哥哥的份上,你就勉为其难一回吧!”
  
      紧上几步,他大开屋门,将人从床边拽了过来。镜外的嫦娥不禁一个哆嗦,院中自己那娉婷的身姿,终于如记忆中那般,出现在眼前了。
  
      嫦娥人在院里,屋里的话,断断续续地也听到了几句,眉心轻颦着,心不在焉地抚着玉兔,暗怨这结拜兄长多事。杨戬千年的相思,在她而言更象奇耻大辱,虽习惯了他在她面前的黯然神伤,也习惯了他被她讽剌得无处容身,却并不愿任何不相干的人提起。
  
      此时,小屋开门声传入耳里,她不情愿地退了一步,一眼看去,正见了杨戬被乱覆了一半的面容。天廷见惯的威严荡然无存,艰难的呛咳,窒息的低喘,落魄的司法天神额上已全是冷汗,半瘫在门槛外,再无一分尊严可言。
  
      唯一不曾改变的,也许只有那目光了,躲闪着,却终忍不住投过来的目光。挹郁一现即隐,深邃的痛楚隐藏在漠然的面具后,一如往日无数次那般。但还是有所不同的,就在目光投过来的同时,杨戬的冷汗越淋漓,紧抿的唇上,竟变得一片青紫。
  
      猪八戒在一边干笑着,怕嫦娥恼了,索性便全推到了杨戬身上,信口开河地道:“是他,咳咳,这个,是他好一番央求,我才好心带他来见妹妹你的。好妹子,你可不能怪俺老猪啊。
  
      嫦娥白了猪八戒一眼,杨戬早就不能动弹,不能言语,分明是这位哥哥强搬他出来,真是多此一举。但想到老君的顾虑,心中微动,不再责怪猪八戒的自作主张,只放柔声音说道:“小妹岂敢怪罪哥哥?只是他昔日有些出格的言行,小妹实在不愿授人以柄,令三界中的流言不能平息。”
  
      猪八戒大喜,连连点头,叫道:“是啊是啊,是出格之极。当年我就想给他几个大耳括子了,那般的胡说八道,没由来地污了妹妹你的好名节!”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