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杨戬——人生长恨水长东 > 第十八章 悔极枉聚铁

第十八章 悔极枉聚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那天,只有嫦娥在天廷,但现在,没人去问她详情,她更没有余力去说。追莽荒纪,还得上眼快。沉香等人被金锁带着,木然地拖着步子,穿越大街小巷。龙八看着四下的景物,欲言又止,沉香却想了起来,喃喃道:“是这儿,丁香被收养的地方。”想到龙八的婚事,精神突然一振,快了,舅舅,再坚持几个月,我们,我们会接你回家,照顾你,伺候你……
  
      哮天犬不知道这些,主人的伤,令他惊慌失措。法力没有了,他只能看着主人在生死边缘挣扎,只能徒劳地拭去杨戬嘴角涌出的鲜血,闯进一家又一家医馆苦苦哀求:“求求你,救救我主人,求你们了!”
  
      哮天犬是急昏头了。杨戬这样的伤,岂是凡间大夫能治的?更何况,他的衣衫早在山上划得破烂,满是血渍污痕,谁又肯正眼看他?连换了几家,客气的说声没得救,不客气的,直接叫人轰了出去。
  
      天渐渐黑了下去,沥沥地下起了小雨。雨水打在身上,狂乱中的哮天犬总算冷静了一些,却是一个激灵:主人伤得这么重,如何能受得风寒!茫然四顾,见不远处有间破败的土地庙,抱着杨戬,弓着腰挡住些雨,踉跄地奔了进去。
  
      有的时候,知道一件事,并不代表能接受。众人此刻便深深了解了这一点。明知杨戬虽然伤重,却“幸运”地捡回了一条命,被带回刘府照料了三年多。可为什么?为什么还是会这样害怕,这样恐惧?
  
      被哮天犬抱着,穿越了大半个城,杨戬仍是一点知觉也没有。现在,被哮天犬扶靠在墙上,总算不再一直咯血,眉却紧紧蹙着,痛楚是那样鲜明。哮天犬低声哽咽着,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想起主人多少淋了些雨,他便搜出些枯枝烂草,点起火,好让主人稍暖和一点。
  
      沉香又去把脉,因为他实在无法忍受什么也不做地等待。龙八没话找话:“我们,我们还是想想哪位菩萨上仙有办法好不好……”也不知有人听见没有,人人的目光都是一片茫然。
  
      庙外有了动静,一个老乞丐托着破碗进来,看见他们,一愣。哮天犬原本呆坐着,听到动静,本能地挡成杨戬身前,直到看清老人,才放松了一点。老丐虽不认识他们,但瞧这个样子,哪还有不明白的,坐下叹道:“新来的?唉,这世道……你们有没去老大那上个名?”
  
      哮天犬一呆,嗫嚅着问:“什么……什么上名?”老丐打量打量他们,虽然衣衫肮脏,细看却是好料子,心说不定是什么人家落魄下来的,难怪不懂街面上的事,好心提醒道:“你要在这城里讨生活,不向老大交份子可是不行的。”放低声音,“背后人都叫他泼皮张,我们可不敢,只能尊声老大。这城里靠人施舍过日子的,全要向他交份子。明天我带你去见见他,免得找你麻烦。”
  
      哮天犬明白过来,小声说:“不,我不是……”可是看看自己的样子,只觉嘴里满是苦涩,这副样子,说不是乞丐,有谁能信?
  
      杨戬对这些毫无所觉,沉陷在永无止境的昏沉痛苦中,不得解脱。三圣母用手试了试他的额,滑下,掠过脸颊,从一直以来的麻木呆滞中清醒过来,失声痛哭。她的哥哥,一直以来,让人畏,让人恨,却从来没有人能够否认,他是高贵的,威严的,怎么会、怎么会有这样的一天!
  
      哮天犬的肚子叫了,老乞儿听见了,瞧他咽着唾沫缩紧身子,怜悯地将手中吃剩的半个馍递过去:“今天赵老爷收了义女,府中庆祝,喏,反正我也吃饱了,给你吧。”哮天犬接过来,却不吃,小心地将老乞咬过的地方剥下,贪馋地塞入口中,剩下干净的,想喂给主人。
  
      哪吒担心地瞧了眼老乞儿,怕他不高兴,毕竟这时杨戬二人还得靠他帮忙。但老人世态炎凉,什么都经过了,早已是心境平和。心里存了先见,当他们是败落下来的富家子弟,也不生气,反暗暗关注。杨戬昏迷不醒,根本喂不进去,哮天犬急得满头是汗,主人法力已失,若不进食,饿也饿死了。老乞儿摇头道:“他牙关不开,你怎么喂?拿着这碗,去弄点水来,泡烂了灌吧。”
  
      哮天犬依言做去,总算是成了。放下碗,老乞儿问了几句,见他没心思多说,便坐到火边不再言语。又过了半晌,看他抱着杨戬低泣不已,才轻叹一声,说:“都会有落难的时候,哭也没有用。兄弟,日子久了,你自然也就惯了。”轻描淡写一句话,让众人不寒而栗。久了,就会惯了吗?
  
      余下几天,哮天犬除了留在破庙里照料主人,就是想找些门路讨生活。没有了法力,他连常人都不如,每次都是垂头丧气地回来,伏在杨戬身上痛哭不已。“我真是笨,主人,求你,没有你哮天犬真的活不下去,你千万别丢下我……”小玉心中一酸,抓紧了沉香,人人都知道,这狗儿必是想起当年真君神殿里,杨戬和他说过的那些话。
  
      那老乞丐心肠极好,看这两人不成事,又不肯学着乞讨,便天天多带些残羹剩饭回来。哮天犬用慢火熬成薄粥,一口口喂给杨戬,自己只刮些熬焦的锅底残米果腹。
  
      这一天,又是傍晚,老乞丐回来了,却是一脸的惶恐,抓住哮天犬,喘得说不出话来。半晌,才道:“快……快带着你朋友走,老大要来了。让他见着,你们要么入伙,要么,就得被活活打死!”哮天犬一呆,愣愣地反问:“老大?”老乞丐和他这几日处下来,知道他人情世故一窍不通,倒象全不懂人间生活一般。一时也解释不清,只管拉他,要他背起杨戬快走。
  
      就在这时,重重的咳声响起,有人冷笑着骂道:“老王头,有新人入伙居然瞒着老大,你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
  
      老乞丐吓得一哆嗦,畏缩地收手退到一边。庙门被踢开,六七个壮实汉子闯了进来,鹑衣百结,却拾缀得极为干净。为的尖脸吊眼,一道刀疤从鼻梁上横拖过左颊,平添了几分狠劲。三圣母一直半跪在哥哥身边,此时抬眼望去,失声惊呼,这个疤面汉子,她在龙八的婚宴上,便是见过的了。
  
      “懂不懂规矩,嗯?不拜老大交份子,就想在这儿混?”一个手下不等疤面汉子话,已一脚踹倒了哮天犬,恶狠狠地骂了起来。哮天犬跌倒在地,硬着头皮分辩:“不是,我只是借宿……”那手下又是一脚踹下,“借什么宿?奶奶地,城南的破庙废屋全是我们老大的地盘,留在这儿,就要入伙!”哮天犬捂住腹,还想分辩,,却已痛得说不出话了。
  
      疤面汉子一摆手,示意手下先停下来。他饶有兴致地看了看哮天犬,又看了看昏迷不醒的杨戬。三圣母想起当日二哥所受的折辱,惶急地挡在哥哥身前。所幸疤面汉子已将目光移向了哮天犬,得意地一笑,道:“小子,我看你颇顺眼的,以后就跟着我混了罢!讨饭三年,换个皇帝也不干。”
  
      哮天犬挣扎着起身,叫道:“不,我不是乞丐,我不能讨饭主人的身份,如果沦落成乞丐,主人醒了后,怎么受得了?岂不成了三界中天大的笑话了!
  
      疤面汉子脸色沉了下去,冷哼着:“给脸不要,不识好歹!”正要示意继续动手,却见哮天犬眼角余光不停地看向杨戬,不禁好奇,又问,“这个活死人是谁?”
  
      哮天犬大惊,挡在杨戬身前,颤声道:“不,我主人伤得很重你要打就打我吧!”
  
      疤面汉子呸了一声,道:“老子要教训谁,轮得到你小子管么!”飞起一脚,将哮天犬踢开,又一脚扫在杨戬肩上,无所依凭的身子软绵绵地滑倒在地。
  
      “不要,不要打我主人……”哮天犬想扑过去,却被人七手八脚地按住。疤面汉子冷笑:“主人?在我的地盘上,我就是主人!”一扬颔,几个乞丐会意,四下找寻,递过几根粗大的荆条。
  
      疤面汉子在空中虚击一下,目视着哮天犬,问道:“你真不愿入伙?”哮天犬咬着牙不答,等着他动手鞭打。疤面汉子却又是一声冷笑,反手重重抽在杨戬身上,荆条又韧又硬,剜开衣衫,留下深深的血痕。三圣母失声惊呼,疤面汉子意犹未足,将荆条掷给手下,“给我狠狠地打这个废人,打到那小子同意入伙入止!”
  
      五六个恶丐一涌而上,荆条拳脚,雨点般落下。杨戬毫无知觉,血顺着嘴角涌出,伤口崩裂开来,身子翻滚在地上,染出一地的血红。三圣母失声惊呼,这些,只是皮肉之伤吧,可是重伤待毙的身体,还能经受多少这样的皮肉之伤!
  
      哮天犬拼命挣扎,要过去,却哪里挣得开?疤面汉子一付心满意足的样子,摆摆手,示意先停了殴打,问哮天犬:“你想好了没有?”一脚踏上杨戬手腕,用力下踩,腕骨咯咯作响。哮天犬痛哭出声,声嘶力竭地大叫起来:“我答应你,什么都答应你!你松开,松开!”
  
      缩在一边的老乞丐也看不下去了,壮着胆子过来,作揖劝道:“老大,这人快没气了……才来的不懂事,小的以后负责教他们,按时交足份子。莫要再打了,真出了人命,还得给他们挖坑下葬……”
  
      他帮着央了半晌,又凑钱帮哮天犬预交上份子,疤面汉子才得意狂笑,带着众恶丐离开了破庙。哮天犬抢过去扶起杨戬,摸了摸腕骨,还好,未断,只是红肿烫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