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杨戬——人生长恨水长东 > 第十五章 所谋在此时

第十五章 所谋在此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就在这时,一个覆盖了整个昆仑的声音,从山下清楚地传到玉虚洞里:“一个博爱的人,大家会支持他,一个能抵制诱惑的人,大家会信任他,而一个愿意为大家牺牲的人,大家也能为了他而牺牲。www.yankuai.com追书必备但就算如此,也未必就能拿起神斧——只因你还需要一样东西,那就是智慧!”
  
      声音威严神秘,但杨戬一听便知,正是木公在故弄玄虚。想起在天庭幻境所见,木公所设置的三关,无论是融化人心冷漠的冰雪之关,还是后来的权力取舍与博爱之心,都有极深的用意所在,只愿这些能给沉香多一些启,千万不要重蹈自己这舅舅的复辙。
  
      他举步向外行去,普出洞口,天地蓦而大震,万道金霞飙若电驰,自山下直冲天宇,同时极为熟悉的感觉传递过来,随身多年的神兵,正急切地寻找着旧主,又万般地惊惶和失落。
  
      木公已让神斧出世,一切,终于到了最后的时候了。
  
      步履从容,循光华而去,但当转过山道,触目所及,杨戬的神色,突然便变了。
  
      隔了一丛树林,沉香正咬着牙,在丁香的帮助下,拼命抬起神斧,但无论如何努力,也只能勉强提离地面而已。
  
      “举起来都这么费劲,带着它还怎么驾云啊!”
  
      沉香失措的叫声清晰可闻,但杨戬并没有看向这外甥,因为树林之后,还有另外两人,两个他万没想到会在昆仑见着的人。
  
      “小玉的安排出了什么差池?”
  
      那是他下意识的想法。但梅山老四和老二才一回头,他一眼看过,心中陡然一寒,刹那间一切了然如镜。
  
      恭敬陪笑,两人一如往昔,但闪烁的目光,却都在尽力隐藏着什么。老二是挥之不去的恐慌,恐慌里又杂夹着难捺的怒气,而老四,同样畏惧着,但更多的,是盘算最佳时机之意。
  
      “二爷,您来了就好!”老四抢先开了口,“我们一路跟踪沉香,现他已拿到了开天神斧,正想设法禀报于您……”
  
      杨戬紧了紧手中枪,没有回答,缓缓向前走去。林后是万丈绝壁,绝壁下那曾经单纯清澈的少年,正为一个触手可及的希望,咬牙尽着最大的努力。这样的重荷,原不该由这孩子来承担,他也不愿就这般转交到这孩子的手上,只是,现在已别无选持。
  
      “沉香。”
  
      正竭力压制神斧挣扎的少年,身子蓦地僵住。然后,转过头来,向声音的来源处看去。
  
      司法天神安静地伫立着,迎视着沉香愤怒的目光,眼眸深不可测,没有一丝可能的波动。因为他知道,这里的一切,都会被水月幻境忠实地折映于九天之上,折射于那两个死物的眼里。而他即将喷薄的鲜血,也将最后一次,为这孩子涤尽所有的嫌疑,铺平未来的康庄大道。
  
      “你没有悟透死神的话,你的智慧,竟没能猜测出,有我杨戬在,开天神斧就断不会被任何人拿起!沉香,不要怪我狠心,为了神斧,你的死期便只能在今日了!”
  
      他面无表情地说着,甚至带了些冷哂的嘲笑,于是他如愿以偿地看到,沉香铁青着脸,在丁香帮助下单手强提神斧,另一只手,则抖腕亮出了兵刃。
  
      那个暴怒的少年在大声喝叫着:“我不怕你,杨戬,你来吧!多行不义必自毙,你是在自己找死!”
  
      杨戬一笑,振枪举步向前,杀气适时散出,顿时莫名的重压笼罩全场,沉香神色更见激动,法力猛提,便要含愤抢先出手——
  
      一条人影从山上疾冲下来,青色劲装,额前散微垂,正是龙八。就见他扬耙大喝一声:“这厮交给我了,今日我定要为姐姐报仇雪恨!”话音未落已旋身上前,提气全力筑落,凶猛狠恶,间接有之。
  
      杨戬步伐不停,枪刃信手挥出,龙八招式尚未成形,便已施展不开,只得抽身疾退。他一呆之下,更是大怒,正要再度猱身出击,眼前蓦地一花,一道红光映入视线,跟着手臂一阵酸麻,整个人踉跄着向后跌出。
  
      红光毫不停留,就势向前扑去,嘶哑的悲叱声里,呛地一声响,杨戬手中的三尖两刃枪,已被一柄短剑轻易架住。
  
      “小玉?”
  
      看清了来者是谁,饶是杨戬,也掩饰不住眼里的震惊之意。玉虚洞里沉沉睡去的女孩,此时髻散乱,如鬼如魅,神色惊惶,颤抖得有如风中的一枚枯叶。
  
      她终还是回头了,于是她的眼里,就只余一片血色。
  
      天是红的,地是红的,尘落天变,溢过来的殷殷鲜血,像狂笑的魇影,在她的视野里飞舞翻腾着,狂暴而粗野,**一种尖锐的杂音,像诅咒,激烈地鼓荡回响着,吸引她只想疯狂地掩耳大叫。但偏有一种低沉的话语,夹在那杂音里,拼尽全力也听不清,可又像天籁召唤,勾勒出极乐之境的美景。
  
      她脑中却全是混乱,唯一的念头,就是扑上去留住那话语,擦尽那血色和杂音。
  
      兵刃的寒光,实质般地剌痛了她。叮叮的交击,也如杂音一样,逼得她无处可避。万年法力已提到了十成,却不忍击向那兵刃的主人。要阻止……并不知道要阻止什么,只知道宁愿用手中剑,用拳和掌,甚至用自己的身体,去挡住这几人击向彼此的枪刃,也决不能,决不能让这双方,都再向进一步……
  
      有东西在记忆深处拼命地挣扎。“不是那样……他是为了你好……”她喃喃地低语,法力循经络无意识地冲向脑部,摇撼着脑里的一道道沉沉铁闸。那铁闸刚刚落下,还没有完全割绝一切,她依稀记得铁闸那边,有着温暖让她心醉的阳光——她记得奔走在阳光下的欢乐,宁可自己埋葬于那一片明媚之下,也不甘被那铁闸强驱着,锁在无望的梦乡里再难醒来。
  
      “啊!”
  
      她狂乱地嘶叫起来,剑上光芒大盛,连出数式后蓦然和身后扑,伸手就要去抢沉香勉力提住的神斧。
  
      沉香连喊着小玉的名字,但这个最深爱的女孩,却对他的声音毫无回应。她只死死盯住神斧,毫无章法地抢夺,却又提剑戒备,不允杨戬趁机上前一步。
  
      “小玉,你怎么了?我是沉香啊!”无论怎么叫,也叫不回爱人的神智,回应他的,只是小玉惊惶木然的眼神,像面对着末日的羔羊般惶恐失措。沉香再也忍耐不住心中的悲痛,陡然间,两行眼泪坠落下来,厉声怒喝道,“杨戬,你这个畜生,你对小玉做了什么?”
  
      他沉浸于爱人的痛苦和自己因关切而来的狂怒中,所以没有注意到合力支撑神斧的另一个女子,在听到小玉的名字从他的口里呼叫出来时,目光忽然便也颠狂散乱得不可收拾了。
  
      “你使出十成力,就一定能要了她的命。”一个声音,冷冷地,在丁香的思绪里盘旋,带着几分恶毒和快意,“她一会帮沉香,一会帮二郎神,谁知道她真正的意图是什么?让她消失吧!那样的话,沉香就只属于你了,再不会被人抢走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