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杨戬——人生长恨水长东 > 第十一章 迢路启沉沦

第十一章 迢路启沉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小玉认真点头,舍不得放下手里的碗筷,被四公主取笑一通。追小说哪里快去眼快她娇笑着不依,两个女子你一句我一句斗起口来。杨戬笑着摇头,又陪了她们片刻,离开密室召来了哮天犬。
  
      确认了沉香的近况,笑意敛去,杨戬冷着脸越不满,吩咐哮天犬道:“我要离开一段时日,密室的小狐狸你多照应一二。此外隔三差五,你变化成我的模样,去积雷山巡视一番,别让人觉出了我真正的行踪。”哮天犬牢牢记下,正欲退下,杨戬又叫住了他:“便是梅山兄弟,也不能让他们觉察。”
  
      诸事安排完毕,杨戬换了一身黑袍,悄然潜出南天门,径往刘家村而去。隔着窗,杨戬注视着耐心糊灯笼的沉香,怒气薄生,眉头紧紧锁起。
  
      众人看在眼里,心头都沉重了起来。近来难得的的温馨,几乎令人忘记了一切,可那时的沉香出现在眼前,无情地提醒着众人,那渴求千年的温暖,于杨戬而言,只是短暂的插曲,已生的残酷未来,终究还是避无可避。
  
      龙八不忍见好友一脸的痛苦内疚,出言安慰:“沉香,这一次你不必内疚。你没有让真君失望,到底是做到了……”沉香摇头悲泣:“不,我情愿让他失望,我宁可他失望!”百花看了眼镜外呆坐已久的刘彦昌,鄙夷地道:“不想他这次倒是能干,让沉香重新振作了。”
  
      镜中杨戬注视良久,众人就听他骂了一句:“刘彦昌,你是怎么教孩子的!”转身去了村外,等刘彦昌回来。刘彦昌今日是去赶集,拎了买的物件匆匆往家赶。杨戬袖中手一弹,刘彦昌当即昏倒,沉香握紧了手:“难道……难道……”杨戬轻蔑地看着刘彦昌,提起他来到林中,众人看着他用神目施法,给了刘彦昌一段虚假的记忆,看着他变成刘彦昌模样,带沉香出村,踏上前往峨眉的官道。嫦娥失神地低语:“神仙也不能完全控制人的思想,他一再用神目强行压制记忆,是极伤身体的。”
  
      沉香完全愣了,他一直感激父亲在关键时刻激励他重新上进,却不想,这竟也是舅舅的功劳。杨戬激励沉香,沉香振作,然后……然后沉香打败了二郎神,重伤了他,再收留了他……好博大的胸襟,好不记前嫌的沉香!
  
      他记得清楚,家中的钱不多,父亲带自己一步步走着,没有雇车,也没有说什么,任自己在后面不停地问,只是不答,直到自己也累了,沉默地跟着他。想是舅舅怕言多必失吧,所以开始时很少说话。不过三个月的时间,不可能一直这样,渐渐地,虽没有回答什么,但和自己说的话,还是多了起来。
  
      已经到了这座镇么?沉香环顾四周,这是他们走到的第二个镇,住的是前面那家小客栈。当然,为了省钱,两人只要了一间房。那时没想到是舅舅,只当在父亲的身边,自己睡得很香。
  
      而杨戬没有睡,或者说,他只是假装睡了。确定沉香已沉入了梦乡,他才悄悄睁开眼,也不动,就这样从侧面看着这孩子,微带了笑意,然后将视线转向窗外,静等着这一夜过去。朝阳慢慢地染红了窗纸,直到沉香翻着身要醒来时,他才又闭上眼,过一会掀被起身,似乎刚刚醒来的样子。
  
      谁也不知他想些什么,他们从来就猜不出他的心事,从来。也许是想起了和沉香很像的三妹,也许是想到那可望而不可及的月光,也许是想到未来的日子,再也无法去期待……他的眼眸永远是那样的幽深,探不到底,连碰触都是困难。
  
      路还在脚下延伸,沉香走了几天,失去法力的身体已经觉得累了,可是父亲的背影还在前方坚定不移地行走着,似乎没有停下的意思。沉香站住喘着气,手按在膝上叫道:“爹,我走不动了。”杨戬没有回头,连步子都没有停滞,只是丢下一句:“再走一段。”
  
      于是一段又一段,沉香无力地拖着步子,话已经累得说不出了。杨戬却停了下来,等他来到身边。沉香抬起头,看见父亲眼中慈和的光芒,心中一暖,刚刚的抱怨也不翼而飞,傻乎乎地笑了,叫了声爹。杨戬看他满头大汗的样子,笑了笑,用袖子为他擦去汗,俯身将他背在了背上。
  
      龙八不禁问:“沉香,你没有怀疑过么?你爹不过是个弱书生,怎么能走这么久,还有力气去背你?”
  
      沉香一步一步跟在两人后面走着,无力地回答:“我没有怀疑过,从来没有过……我怎么会想到是舅舅,他怎么会来帮我?别人又好端端地冒充我爹干什么……我怎么会怀疑?”
  
      沉香那时是累得狠了,在杨戬背上就打起了鼾,走了一阵才醒来,不好意思地嘿嘿笑着,挣扎着要下来。杨戬轻轻拍他一下:“累了就别乱动。”沉香怪不好意思地趴在他背上我还是自己走吧。”杨戬不答,只管自己走着,又行出几里地,才问:“沉香,你最后一次说走不动了,是什么时候?”沉香在他背上抬头看了看太阳的位置,估算了一下:“大约小半个时辰前吧。”
  
      “再上一次呢?”
  
      “一个时辰前……”
  
      “再上一次。”
  
      “嗯,三个时辰不到……”
  
      沉香说着,自己的脸也有点红了。杨戬没有笑他,只是平稳地走着,慢慢地说着:“你才喊着走不动时,想过还能坚持这么久吗?”
  
      “没有……”
  
      “那么,为什么能坚持下来呢?”
  
      “我……我不知道,我觉得是走不动了,可是爹你又不停下来休息,我只好跟着……”
  
      “你感觉自己不行时,潜力并没有用上,所以才能支撑两个时辰,直到真正走不动为止。沉香,你的性子,到现在还没改变么?总是这样轻易就放弃。”
  
      听出父亲话中隐约的不满和怒气,沉香没有回答,父亲的话中似乎还有话,是要他不放弃么?可是父亲,不是一直不愿他涉险,要他在家平安过日子么?
  
      杨戬没有逼着他回答什么,路还长,并不用着急,这个孩子,是应该用自己脑子好好想想的时候了。
  
      太阳已经快落山,夕阳将两人重合的身影拉得很长,很长,慢慢向已知的终点移去。
  
      在农家借宿了一夜,好客的主人让出一间房,烧了热水。沉香的脚起了泡,用热水泡着,舒服地直咧嘴。杨戬借来了针,在烛火上过了过,让他伸出脚来。沉香畏缩着:
  
      “挑了就不疼了。”杨戬不愠不火地说,没有半点让步的痕迹。
  
      沉香没办法,脚向前伸,身子向后缩,眼睛又要看又不敢地瞄着。杨戬微带了笑意,作势欲扎,沉香呀地一声要抽回去,却被拿得结实,动都动不了,只得哭丧着脸道:“爹,你快一点嘛!这样悬着,不知啥时挨扎的滋味好难受……”杨戬不理,又停了会才正经一下挑破了水泡,挤净了血水。沉香刚要叫,疼痛却已过去,张大嘴欲叫不叫的样子,更引得杨戬眼中笑意盈盈。
  
      “早和你说过,挑了就不疼了。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只能是自找苦吃。”
  
      沉香有点奇怪地看着父亲,父亲并没有什么特殊的神色,归还主人家的针后,一如平常地整理着床铺,收拾东西。“爹最近,真的有些奇怪呢。”沉香奇怪地想着,“说的话有些高深莫测,却又总像是无心之语。”随即摇头,不去想了。法力已经失去,再练成要什么时候?想得再多也没用,想得越多,越是烦恼。
  
      继续上路,继续一步步前行,终点早已知道,过程却总要经历。
  
      沉香回想着往事,当时的确感到了父亲的不同,却也没有半点怀疑。除了对龙八说的理由,更重要的是,他觉得父亲理该如此,值得依靠,又睿智刚毅。
  
      就在这座小城里,他不服恶霸欺辱弱小,设计捉弄了那人,却被父亲看见。他以为又会象往常一样,怕事的父亲气急败坏地教训着他,高举手掌想打,却又总落不下来。以前他以为是舍不得,现在知道由于舅舅的法咒,父亲意志薄弱,竟被牢牢地控制死了。爹爹呀,你当真是……是这般怯懦无用的弱者么?连抗拒咒语打骂儿子都做不到……
  
      这一次,舅舅自然不会如此,淡定的笑容里,有着隐约的欣赏之意。他吐吐舌头:“爹,我看不过去,再说我知道他一定会上当。”没有责骂,父亲微点着头:“沉香,谋定而后动,就算法力没了,也能立于不败之地。你记住,上兵伐谋,脑子永远比武力管用。”他愣愣地看着父亲,却没有了下文,只有一句淡淡的“走吧”。
  
      又到了一座村庄,借宿的那家有个比他小一些的少年,正在随着村中的夫子读书。攀谈之下,引动了他仿佛十分遥远的回忆。那时父亲在做什么?他没有在意,只是奇怪为什么会任着他和人闲聊消磨时光。舅舅,你是歉疚么?歉疚让我走上了这条道路,歉疚让我读书胡闹的少年时光轻易流过,走向沉重而艰难地救母之途,现在,又要我重新去面对那些险阻……不,舅舅,这是我自己选的,你阻止过我,这不是你的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