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杨戬——人生长恨水长东 > 第九章 迹疏益忌猜

第九章 迹疏益忌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喝退上来围攻的天将,他随意侧身,避开丁香狠狠剌过来的剑势,倒转枪身向上挑起,顿将她击飞出去。再扬枪作势,法力透枪而出,倒不想杀她,不过是该给她个教训,免得下次还莫名其妙地冲上来送死。
  
      一条人影打横飞过来,代丁香受了这一击,正是龙八,当即昏迷过去。杨戬微微一楞,扫了八太子一眼,那一枪并不重,这小子想必是使诈。
  
      若无其事地一步步逼近丁香,身后劲力袭体,他只佯作不知。就听得梅山兄弟和众天将的惊呼声响起,龙八扑了过来,紧握了一柄匕,架在他的颈上。
  
      “丁香……快走!”
  
      吐了一口血,龙八自没注意到杨戬有些不耐烦的神情。丁香狂乱的神识斗然一清,冲过来叫了一声:“八太子!”哽咽着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杨戬闲散地随着龙八踉跄的步伐向外行去,龙八倒有一大半是靠抓紧了他才不至跌倒。但此时自认为生死悬于一线,龙八又岂会注意到这些的异常?只一迭声催道:“走,快走,丁香,他们不敢伤我!”再喷出一口血,连匕都无力握住。
  
      杨戬再懒得陪着演戏,淡然道:“想不到东海八太子还真有点血性。”漫不经心地摔开了龙八的手臂,续道,“好,我放你们走!”丁香惶急地扶着龙八,早忘了这一趟来的初意,颤声道:“八太子,你没事吧?”顾不上去想杨戬的反常,扶了他匆匆离去。
  
      哮天犬不禁追问了一声:“主人,为什么呀?”虽知主人不会真伤了这两人,但这般引来却故意纵走实在不合常理。杨戬也不答话,目送丁香二人离开后,脸色忽转阴沉,自顾转身回了正殿。
  
      哮天犬与梅山兄弟不知所措地跟进来,面面相觑,谁也不知二爷打的是什么主意。就见杨戬高踞座上,横睥着梅山兄弟,半晌,才冷笑一声,森然道:“你们三人,跟了我也有不少年头了吧?”
  
      老四和老六对视一眼,都听出杨戬语义不善。只有老三莽直,冒冒失失地便开了口:“是啊,二爷,封神时相识,两千余年了。”
  
      “啪”地一声,杨戬在座旁案几上重重拍了一掌,冷声道:“很好,两千年了,一个个却越地不成器起来,连个重伤了的小龙都看不住,居然还让他有机会挟持于我!”
  
      老三呆了一呆,说道:“龙八功夫低微,身法缓滞,兄弟们如何料到您全没觉察……”话未说完便被杨戬打断:“办砸了差事,便这般来塞搪于我么?老三,莫以为跟我的年头久,就敢如此地恃宠而骄?”
  
      老三脸上涨得通红,又气又惊,再不知说什么好,只得求救似地看向老四老六。老四一直半低着头,余光不住打量杨戬神情。此时见事难善了,瞬息间心中转过千百个念头:“二爷这是欲加之罪,他到底要如何处置我们兄弟?硬顶无益,只有软求一途了?”一咬牙横下心来,上前便跪倒在地,重重地叩了三个头。
  
      杨戬微微一楞,老四沉声道:“二爷,计是兄弟献的,却考虑不周,坏了您的大事。兄弟不敢多加辩解,甘愿领受重罚。”转头又道,“三哥,六弟,你们也跪下吧,事做错了,何必还要百般开脱自己?”
  
      老三还在犹豫,老六知道四哥心计极深,如此说话必有深意,一言不,拉着老三便跪了下去。老四又道:“封神之时,我们兄弟早就该死,是二爷您从鬼门关上,生生大家拉回了大家的性命。您又亲传道术,令我等俗骨凡胎,渡劫成道,得成无上金仙。此恩此德,兄弟们口虽不言,但数千年来,无一日敢忽忘片刻。”
  
      梅山兄弟现今的成就,全依于杨戬而来,老四这一番话,倒确是出自至诚,话中全是感激之意。杨戬听了出来,暗自一叹,沉吟不语。他今日一番做作,原是早下定了的决心,此时却不禁了有几分动摇。这几个兄弟,跟随自己几千年,一直忠心耿耿,唯命是从。而自己待梅山兄弟的情份,亦远在哮天犬之上。今日如此狠逼,恐欲则不达。
  
      只因当年赶走哮天犬,让那笨狗多吃了许多苦头,末了自杀了还是要回来。他既悔昔日逐犬一事,今日再临梅山之情,不免心软。“看来此事还须从长计议。”想到此处,杨戬心中不觉稍稍松快些,脸色也和缓几分。
  
      老四偷看了眼他的脸色,心中稍定,暗想:“今日之事,无非还记恨我等图谋前程之举。罢了,二爷心胸狭隘,我那主意当真害兄弟们不浅。事有缓急,拼了赌一把运气,先应付过这关再说。”手中兵刃一横,遥指向自己手臂,大声道:“二爷,今日兄弟办事不力,坏了您的名头,罪该万死。不劳您下令责备,兄弟我自己来担当就是了!”了字出口,兵刃随声向臂上斩落。
  
      喇地一声,案几的描金木沿被杨戬掰将下来,疾电般地从他手中飞出,后先至,老四只觉虎口一麻,兵刃已被碎木击得荡在一边。他暗自一喜,知道这一赌竟是赢了,脸上绝不显露,叫道:“二爷,你莫要心软。大哥离开我不能劝阻,公事繁杂我不能分忧,每一思之,都是痛心疾!我这等无用之人,若不自作处罚,何以自安此心?”口气真挚,说到自安此心四字时,泪水滚滚而下。
  
      老三老六已骇得呆了,老三扑过去抱住他身子,泣道:“四弟,莫作此语,说到对不起二爷,我也有份,要罚,做哥哥的该先受罚才对!”转身向杨戬道,“二爷,老四一向多智,最能为您分忧。众兄弟中最无能的就算我了,真要罚的话,就让我一人领罪吧!解了您的怒气,兄弟们好鞍前马后地再为您效命……”
  
      一边的哮天犬犹豫了半晌,也胆怯地劝道:“主人,龙八的事,老三他们也是不想的。您是不是……是不是先放过他们一次……”梅山兄弟平时虽看不起他的时候居多,但见主人将他们逼得退无可退,还是禁不住代为求情起来。
  
      明知老四回刃自伤,一半是为替众人脱罪,另一半,却是为了试探自己的心意。但见多年兄弟,被逼用这等下策应对,杨戬终有了几分不忍。待到哮天犬相求,他更是一黯,罢了,这种事急不来的,太过激越,反倒爱之足以害之。抬眼向阶下看去,目光忽然凝住,说道:“算了,先出去罢!今天的事,权当没有生过,再有下次,我决不宽贷!”
  
      老三大喜,叫道:“谢二爷!”老四老六也暗松了一口气,对视一眼,才站起身来。杨戬也不理会他们谢罪不绝的套话,只挥手令诸人尽数退去。
  
      都知他近来喜怒无常,谁也不敢违抗。片刻间殿中便安静了下来。杨戬目光落在阶下左侧的垂幔边,脸色转为缓和,忽道:“小狐狸,你的伤未全好,怎么就溜出来到处乱跑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