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杨戬——人生长恨水长东 > 第九章 迹疏益忌猜

第九章 迹疏益忌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过了些日子,积雷山妖魔声势越浩大,围山的天兵战事吃紧,救援的急报一封又一封地呈来神殿。追莽荒纪,还得上眼快。杨戬这才又加调了些兵马,亲自统领,第一次去了这对垒的前线。
  
      到了积雷山,所有兵马一例驻在山下,杨戬调整布署,将全军分成六个大营。四营互为奥援,死死卡住积雷山必经的四条要道,一营稍稍退后,不得主动出战,却要统筹全局,哪一地遇险,便由此处增助,另一营隐伏,驻地机动,一旦群妖向下强攻,此营便直袭山上,但又不许一举攻克,只须逼得群妖返山自救即可。
  
      山上汇集了三山五岳的妖魔精怪,法力高强者不乏其人,但若论兵法韬略,又如何与杨戬这般经历过封神之战的绝顶人物相提并论?山下阵式如常山之蛇,击则尾攻,击尾则攻,动一全身相应,群妖拼命强攻,种种手段使将出来,却全然不得越雷池半步。
  
      但天廷军马攻山,却总是败多胜少。杨戬身为统帅,一到攻山时便迭用昏招,全无章法。不是攻了一半,后援不至,只得一撤了之;就是漏算了对方制胜法宝,被芭蕉扇等物整治得狼狈不堪。偏杨戬在军务上自负之至,刚愎自用,独断专行,诸部天将稍有异议便被他严加驳斥,甚至以军法治罪贬责,一来二去,诸将无不心灰意懒,只牢牢守住本营控制的要道,不被群妖突围,得过且过地厮混起来。
  
      群妖虽突围不出,但在重兵围困下安如泰山,有了充足的时间去招朋引伴,壮大实力。一时三界鼎沸,或因私怨,或因公愤,或因旧谊,对天廷行事不满的形形色色人等,在积雷山越聚越多,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
  
      哪吒暗自抹去眼泪。那些日子,他虽被面壁囚禁在牢里,有关战事的进展也风闻了不少。见杨戬治军全如笑话,他解气之余快意无比,现在却是明白了:“哪里是积雷山强攻不下?分明是杨戬大哥自毁声名,刻意养虎贻患,好培养出一枚将死他自己的棋子来!”
  
      这番话就算他不说,也是人人看了出来。梅山老三却想起一件事来,低声问老四:“四哥,二爷既然动的是这番心事,何以我们建议各个突破,他便也照着做了?那次神殿埋伏没抓住丁香龙八,他还了好大的脾气!”
  
      老四盯着镜里,并不答话。但当时的事他记得清楚,又一次攻山失利后,杨戬一纸严令下去,诸部只准守不准攻,自顾返回了真君神殿。
  
      老三和老六心思单纯,也没想得太多,唯有他为开口求调的事忧心忡忡。近日战事不利,杨戬的性子越捉摸不定,对众兄弟更是动辄斥责,冷淡刻薄。他在心中一番分析,只当已触怒了杨戬,此后稍有不慎,恐是比哮天犬被贬下凡更加凄惨。
  
      一心想着如何补救,耳边听得老六说道:“二十万大军怎么定啊,哮天犬,你出的什么馊主意!四哥,你说现在怎么办?”他这才回过神来,记起哮天犬提议借来文殊的定风丹,好对付铁扇公主的芭蕉扇。老六觉得事不可行,正和哮天犬辩着。
  
      杨戬的目光淡淡地扫过来,老四暗自一个激宁,忽然想到:“老六虽是无心,但毕竟问到我身上,若是拿不出主意,只怕二爷便要顺势问罪了。”急道:“二爷,兄弟倒有个主意。”
  
      看着老四游离畏缩的眼神,杨戬心中隐隐作痛。不过这样也好,梅山兄弟中老四俨然智囊,老大不在时众人都唯他马是瞻,他若心灰意冷,怕是众兄弟都要下决心离开了。当下毫不假颜色,冷冷地只道:“你说。”
  
      老四低眉顺目,轻声道:“各个击破!”
  
      “怎么个各个击破?”
  
      老四这句话原是急智,被杨戬这一追问,只得硬着头皮边想边说:“这几天攻山,敌军势大,高手林立,想一举成擒极是不易。但他们并非铁板一块,比如那个丁香,我瞧她虽然神力厉害,但看上去象是刚刚恢复了神志。以她对二爷您的仇恨,不难引她离山独自来攻……”
  
      杨戬目光一凝,老四看来是被逼急了,出主意出得接近胡闹。两军对垒,丁香这种小角色,就算捉来又有何用?神色不动,森然道:“也好,老四,这差事交给你办吧。你设法引她来神殿,我们好埋伏了拿她!”
  
      老四不敢推辞,连声应了,杨戬再不看他,打走众人,入殿处理近日报来的文牍案卷去了。康老大看着杨戬笔批公文,再也忍耐不住,抬手抓梅山老四过来,厉声问道:“老四,你给我说实话,你那时转的什么心思?还有二爷,他到底想做什么?”
  
      老四掰开他手指,惨然道:“我的心思?我那点心思,大哥你也知道了,大错特错,再也挽救不得……至于二爷,大哥,你直接问小玉吧。我真的不敢再猜……若非我当时自作聪明,妄加猜测,或许后来,也不会是那个局面……”
  
      康老大脸色铁青,深深地看着他,许久,咬着牙道:“好,很好,我问小玉——我问小玉就是了!”转头看向镜里,沉声道,“小玉,我们与二爷之间是非曲直,能烦你给我们兄弟说个清楚么?梅山兄弟若真是有过不仁不义之举,也该到承担所有后果,偿还所有罪过的时候了!”
  
      他一连说了两遍,小玉才从镜里回过头来。她沉浸在自己的心事里,似没听清康老大的话,眸子里全是茫然。但想了片刻,眼光忽然犀冷起来,带着极为明显的悲怨与恼恨。
  
      “你们是几千年的兄弟,舅舅说过,他这一生,唯一值得安慰的事,就是交了你们这几个好兄弟!”她一字一顿地说出了口,“就算你们不知情,就算你你没有做错任何事,可你们……你们,又何曾体谅过他的难处了!”
  
      “二爷的难处……小玉,你的意思,是二爷的确另有安排,另有苦衷对不对……”
  
      康老大的声音颤得如风中的枯叶。小玉咬了一下唇,靠在沉香怀里微微着抖,却是轻笑一声,说道:“康老大,不用再追问了。舅舅的难处,舅舅的隐忍,时间慢慢过去,你们会一点一点地都看得清楚明白……几千年的兄弟,你们就是那么对他……”
  
      龙八是当事人,算算时间,已经明白过来,有些恼怒地扫了梅山老四一眼。那日在积雷山上,丁香突然大受剌激,口口声声见到了沉香的鬼魂,又说自己答应了沉香一件事,不能连累别人,要亲自去神殿行剌杨戬。当时他以为是丁香旧病未愈所致,现在看来,必是这老四设局逛了丁香上当。
  
      果然没两天工夫,老四匆匆返回神殿,禀道已引动丁香上天。杨戬神色不动,只令他安排人手埋伏在正门。不多久,门外一阵喧哗,丁香和龙八到了。
  
      持枪在手,杨戬静看着丁香和身扑上。女孩的目光里,闪烁着疯狂的光芒。为了沉香,她已付出了太多,最后,得到的却是爱人的死讯。又想到密室里捡回一条命的小玉,杨戬暗叹一声,沉香那孩子,做人做事,总是教人这么不省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