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杨戬——人生长恨水长东 > 第二十一章 匕现图未穷

第二十一章 匕现图未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果然便听老君责备道:“听说你方才杀了不少天将?老道不是吩咐过你,要小心从事,万不可张扬吗?这等大事一出,你待如何善后?”
  
      杨戬道:“道祖,弟子无能,甘愿听道祖责罚。追莽荒纪,还得上眼快。”老君摇头道:“我本欲毁了你的肉身,放你下凡历练一世,改个头面再回宫中。你既不愿服药,那便算了,但瑶池若不依不饶地追究起来……”皱起雪白的长眉,沉吟着放下拂尘。
  
      拂尘放在木桌之上,一个几不可见的凸钮顿被压陷下去,但听得喇地脆响一声,三道光锁从杨戬所坐木椅背上环出,已将他牢牢地扣住。
  
      众人出其不意,失声惊呼,三圣母脸色惨白,抓住沉香叫道:“你不是说,在蟠桃会上见过二哥的吗?老君他……他想做什么!”沉香记得后事,当时自己一斧向王母劈下,舅舅突然现身,刻不容缓间将王母拽了开来,因此倒不如何担心,说道:“没事的,娘,舅舅向来谋定而后动,老君定然奈何他不得。”
  
      杨戬厉声道:“道祖,弟子做错了何事神色间意外里杂着惧怕,心下却仍是笃定。此等手段对付道术中人自然绰绰有余,但用在他这般肉身成圣、武道经验丰富得无与伦比的人物身上,只能是形同虚设。他既被老君当成真正的文天君对待,纵失陷在险地,成败也在未知之间。
  
      “你没做错事,但却毁了御笔封印的仙库!”老君不再掩饰自己的怒意,白眉挑起,森然道,“金刚琢与老道心神相通,只是被杨戬那混账强行用结界隔绝开来。你拿着它才离开后殿结界,老道便已感应到了,本该重重赏你,而你,却去闯了那般的大祸,到底居心何在?”
  
      杨戬惨然道:“道祖,弟子此举也是为了您老人家,为了是那仙库里的宝物……”垂下目光看向自己怀里,悲愤之意形诸言表。
  
      老君微微一愕,冷哼道:“为了老道?”他与金刚琢的感应并非虚言,知道那琢子便在文天君怀中,所以才敢放手对付这门人,此时只恐夜长梦多,起身上前,便要取回这个重大的把柄。
  
      探手入怀,他身子一震,另一只手也急无比地抢了进去,再收回来,左手里一个亮澄澄的圆环,正是让他寝食不安的宝贝琢子,另一只手中,青色幽光闪烁,温润玉色玲珑,赫然竟是宝莲灯!
  
      连沉香都啊了一声,老君放声狂笑,叫道:“宝莲灯?宝莲灯?此物……此物竟不费吹灰之力,就这么到了老道的手里?”举起宝莲灯细看,笑声越来越欢愉莫名,目光里却多了些疯魔麻木的意味。
  
      杨戬的声音悄然响起:“此物是上古大神的遗物,虽然道祖不必放在眼里,但法器有德者居之,今日不求而得,可见是三界归心的预兆,道祖从此便能仙福永享,威加四宇,天人咸服,万古称诵。”
  
      一只小虫从老君指上跌落地面,虽咬穿了肌肤,却也被他的护身法力震毙在当场。但老君恍如未觉,只随了杨戬的话不住重复道:“三界归心?从此便能仙福永享,威加四宇,天人咸服,万古称诵好,你再说下去,说下去……”
  
      杨戬柔声道:“那么弟子是有功,还是有过?若是有功,道祖可否放开弟子?”老君脸上现出挣扎的神情,口中却只道:“有功,有功,老道该重重赏你!”弹指向桌上遥击一下,哒地一声响,光锁顿时应声缩回。
  
      杨戬站起身来,从老君手里拿回宝莲灯和金刚琢,老君此时已完全麻木,顺从地还给了他,杨戬又道:“弟子还有要事禀报,请道祖传令下去,丹房三十丈内,暂列为禁地,擅入者当即处死!”老君连连称是,提气大喝道:“室外弟子听令,着一干人等,立时退至三十丈外,谁也不准擅入半步!有胆敢闯进者,立杀无赦!”
  
      兜率令出如山,一言既出,屋外轰然相应,整齐划一的脚步声远远退了出去。老君双眉间黑气一隐一现,半边脸如沐春风,得意洋洋地神采飞扬。另半边脸挣扎的表情却越来越剧烈,咬紧了牙关,流露出明显的狞狰不服之意。
  
      杨戬收起灯琢,柔声劝道:“道祖,天下归心,一心朝拜于您,请您代为筹化三界繁昌共存的大事因缘,您还不即刻升座开示众人?”口中说话,手上运指如风,少阴少阳,奇经八脉,一路毫不停留地点了下去,待周身一百零八处大**全数封死后,衣袖拂出,将老君的身子平平推开,跌坐在原先的木榻之上。
  
      几乎与此同时,老君眉间黑气转浓,凝如墨痕,化作一缕黑水,从印堂涓涓流出,他的目光顿时转为清醒,凛厉生威中夹着怨毒之意,直看向杨戬,沉声道:“你不是文天君,竟能偷到傀儡虫——明白了,老道明白了!”
  
      杨戬微笑道:“道祖此时明白,也未算晚。”银光烁动,冠氅消去,恢复了显圣真君的本来面目。
  
      老君冷冷地道:“让那头笨牛去对付你,老道确是失算,自招其辱,也不能怨你狡诡阴险。恭喜司法天神破得惊天要案,再建新功,重新赢回了王母那贱女人的信任!”
  
      杨戬悠悠一叹,法力到处,将操纵光锁的机关毁于无形,落座后淡然说道:“老君,我若只想着建功讨好,你还能这般安稳地坐在此处?”
  
      取出金刚琢在手里把玩,沉吟着又道,“无论你信还是不信,也无论这八百年里,你我如何勾心斗角,但你老君在那件事上的恩情,杨戬却是始终铭记于心,片刻不敢或忘。”
  
      老君被他制住,原忖必死,虽说毕生研于道术,生者寄也,死者归也,如旦暮昏明一般,倒也不如何害怕畏惧。但想到这盘棋终是以自己失败告终,不甘与愤然重压在心里,只有借出言讥讽来泄。此时见杨戬话语平和,不象要下杀手的样子,一奇之下,到口边的倔强话,便也随之平和了下来:“老道也有事让你片刻不敢或忘?”
  
      杨戬轻叹道:“两千余年前,桃花盛开,美艳不可名状。我便是在那漫天花雨中劈开了桃山,自以为完成了此生最大的梦想。却不知片刻之后,我便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梦想化为轻烟,散于苍茫天地之间,再难追回……”
  
      老君一震,看向杨戬的目光先是不解,继而讶然,最后越来越奇特难言,大声喝问道:“你……杨戬……八百年前老道在灌江口告诉你的那件隐秘,原来你一直牢记在心,丝毫也未曾放弃过?”
  
      杨戬不答,左掌托起金钢琢潜运法力,这琢子顿如活物般从他掌上浮起,稳稳地向老君飘去。同时他的右手从衣袖里伸出,屈指连弹,道道银光凌空击出,交织如流星往来,煞是好看。每一次银光都击在老君一处大**之上,待金刚琢飘到之时,老君被封了的大**已被他尽数解开。
  
      玉不解地道:“干吗解了老君的**道?老君诡计多端,还不如趁这个机会好好教训教训他!”沉香示意她不要说话,神色间颇有些黯淡。舅舅这一趟来,为的就是取信老君,就算占尽上风又如何呢?舅舅从来就不能随心所欲地纵横捭阖,他所有的心机,殚精竭虑的布署,都只是为了他关心的那些人能够生活得更幸福一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