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杨戬——人生长恨水长东 > 第十九章 混沌识死物

第十九章 混沌识死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来到外面空地上,沉香默诵法诀,招来云头,由着杨戬扶住哮天犬在前,自己和丁香驾起另一朵云,在后护着两人腾空而起。更新最快去眼快这一来自比抓起人驾云费力得多,他全神贯注地控制着法力,自然更没留意,杨戬微微俯身,正细心察看云下经过的路途。
  
      大半天工夫,一路南行,下面山势连绵起伏,已到了万窟山上方。杨戬等的便是此刻,伸手抓住哮天犬腰带,一声断喝:“跳!”没等身后两个孩子反应过来,已和哮天犬堕下了云头。
  
      镜中景象一阵乱颤,两人跌在乱树丛里,狼狈不堪。杨戬顾不上自己,挣起身去扶哮天犬。哮天犬轻轻摇头,示意自己没事,半晌才有气力开口:“主人,没有了法力也是神仙之体……我,我没那么容易摔死的!”
  
      三圣母颤声道:“二哥他……他怎么能这样行险!”沉香黯然,是他逼的。一心以为是在救娘,却不知立下大功,挤兑住王母,就等于断死了娘的生路。舅舅……舅舅怎肯让这一幕生?见杨戬扶起哮天犬辨了辨方向,便向千狐洞方向行去。沉香知道,舅舅甘冒奇险跳云,正是为了那洞里的复杂地势。
  
      进了千狐洞后,杨戬稍稍松了口气。眼前洞洞相连,状如迷宫,变幻莫测,沉香也好,四大天王也罢,无论谁都追之不及。便在此处拖过蟠桃会再说,王母的为人,就算留了后手,不到最后关头,断不能容忍沉香践踏天条。只要他未被押上天廷对质,三妹的安全,一时便是无虞。
  
      扶了哮天犬遇洞即穿,任意而行。不久之后,沉香,丁香,魔礼寿来了又走,却都没能在这迷宫中找到他的踪迹。待到四周再度沉寂下来后,他微微一笑,知道这场危机,终于有了些转折的机会。
  
      但仍不敢停在原地,又转过几道弯,却隐隐听到呜呜的哽咽之声。杨戬一愣,不敢大意,放轻脚步,悄然循声过去。只见一张石榻之上,牢牢绑着一名女子,脸上毫无血色,泪痕和着汗水,虚弱得只余下一口气不曾断去。
  
      她口里被塞入了布条,虽勉强挣扎着,却只能哼出呜咽的微声。若非杨戬正好自洞侧经过,又全神留意四下动静,根本无从觉。
  
      哮天犬失声道:“是小狐狸?她怎么……”
  
      杨戬凝神回想,最后一次见到小玉时,沉香正被困于虚拟幻境之中。自己出声提点沉香,隐约见她与丁香一起离开。现在这般模样,九成是受了丁香的暗算。
  
      屈指一算,积雷山之役居今已有五六天了,小狐狸虚弱成这等模样,想是被打伤绑牢,连饿带渴了这么多日子所致。
  
      玉也见到过来的两人了。她饿得昏昏沉沉,一时竟没想到来者是谁,现出惊喜之色。哮天犬开口说话时,她才蓦然想起,顿时脸上又惊又恐,挣扎得更加厉害。
  
      一边的小玉轻轻地道:“我伤在丁香手里,又被绑了好几天。渴饿得快要死了,突然见到二郎神来,我……我那时不知道他在帮沉香,又想到在神殿被他放血的事……”想着那时的绝望与茫然,洞里亮了又暗,暗了又亮,气力越来越少,手足麻得全无知觉。开始还知道饿,后来胃里象有火在猛烈地燃烧着,痛到难以形容。再到后来,整个人轻得没了一点份量,象要随风飘走,却又绝望得没有了尽头。
  
      她的身子微微颤,靠近沉香,不敢再看向榻上的自己。
  
      杨戬站在榻前,伸出右手,犹豫了一下,说道:“小狐狸,我可以取出你口中的布团,但是,你若叫出一声,我便立刻杀了你!”小玉看着他,似未听懂,杨戬又重复一遍,小玉闭上眼,再睁开,目光中便渐渐有了哀求之意。她这些日子里,无时无刻不被死亡的恐惧压在心头,早已濒于崩溃,又想到自己死后,沉香还要和杀死自己的那个凶狠女子相亲相爱,双栖**,更不甘心放过眼前唯一的生机。
  
      杨戬心思何等灵动,看她表情,已猜出大半,为她取出布团,说道:“想不到我才与沉香分开,便又见到了你。沉香丁香二人,正要同赴瑶池受赏,等玉帝赦了三妹,便要返回村中成亲——他们原便是指腹为婚的,那杯喜酒,我三妹想必也等得久了。”看似随口道出,却是句句击向小玉的要害。
  
      玉一颤,心头一片麻木,只想:“喜酒?……要成亲了?怎么可以……说过要和我永不分离……怎能和杀我的女子……成亲……”泪水慢慢从眼角漾出,神色凄苦得如同死去一般。
  
      沉香见她如此,心中难过,将小玉揽入怀中,低声道:“别怪舅舅,他现在处境维艰,才不得不设计骗你。我没有要和丁香成亲……不过,小玉,若非你帮舅舅恢复功力小玉怕他愧疚,平息心情,甜甜地笑了笑,以示自己不会介怀。
  
      但那时的小玉却伤心无比,杨戬观颜察色,知道时机已到,深沉一笑,忽道:“小狐狸,沉香倾心于你,你若不死,他不会第二次移情别娶。”小玉睁大了眼,断续地道:“不会……移情别娶?”蓦然想起,挣扎着叫道,“你不是好人…………我不信你……你想害沉香对不对……”
  
      哮天犬不忿,气道:“小狐狸,你敢骂我主人?”还要再说,乓地一声,已被杨戬在头上重重敲了一记。他险些痛呼出声,一脸的委屈。
  
      杨戬无心理会这狗儿的哀怨,淡然道:“天廷都愿意赦我三妹了,我还要害沉香作甚?小狐狸,你支撑不了多久,活活饿死的滋味并不好受——但你若肯帮我个小忙,我完全可以为你松绑,救回你的性命。”
  
      玉一呆,破积雷山便能赦回三圣母之事,她知之甚详,只是沉香尚未脱困,她便被丁香骗走绑了,不知沉香到底成功了没有。不住想着杨戬的话,她一时觉得可信,一时又觉得全是疑点,只喃喃地道:“我不信你,二郎神,你最爱骗人……”
  
      杨戬一笑,说道:“小玉,你毕竟还是个孩子,阅历不足。说了这么久,你还没看出我法力已失么?”
  
      一边的小玉轻声道:“我那时昏昏沉沉,又害怕,被他一提醒,才注意到他脚步轻浮,神气涣散,的确是重伤未愈,法力全失。”说话间,榻上绑着的小玉已一声冷笑,微弱的声音里夹着无比的讽剌,道:“你果然成了废人……二郎神,你做了好多坏事,有这种报应,活该……”
  
      杨戬却不生气,只道:“那么,我说的话你肯信了?”
  
      玉闭上眼不答,暗自想着杨戬用意。但论揣摩心事,她又如何是杨戬的对手?只听杨戬冷冷地道:“沉香已经没事,合家团聚,其乐融融。只不过,小狐狸,你真甘心就这么死得不明不白,连他最后一面都见不到?”语气极为平淡,却令小玉立刻睁开双目,死死看着杨戬。
  
      “我现在不是司法天神了,更因为积雷山一事败露,被天廷追杀。小狐狸,你我都在生死边缘,可谓同病相怜,何不相互扶持一把,各取所需?”
  
      玉不答,杨戬也不去催,耐心地静等。过了半晌,小玉低弱的声音终于响起:“要我帮什么忙?”
  
      杨戬微笑道:“很简单,我救你性命,你助我恢复法力。”
  
      玉吃力地道:“恢复法力?不行,你又会去害沉香……”杨戬摇头:“我已不是司法天神,还要害沉香作甚?更何况我不容于天廷,自保尚且不暇,再招惹沉香,岂非自找麻烦?将来或许要靠他与佛门的源渊,代我设法,才能换得我一时之安——他毕竟是我外甥,一家人,谁愿意真正弄得水火不容?”
  
      三圣母听小玉说过后来的事,想到哥哥一会儿便能复原,这些日子的折辱终于要结束了,心中一阵轻松,问道:“小玉,你便是这时,想到用宝莲灯来救治二哥的对吗?”
  
      玉想着那时的念头,内疚地低下头去,道:“我在华山那三年,听您说过宝莲灯的趣事,知道这灯也可以疗伤。您还说过,宝莲灯以仁慈为主,受治时若心存恶念,便断无生理,所以我便说了出来——我对二郎神没安好心,心想他那么坏,如果言不由衷,宝莲灯头一个就会收拾他……”
  
      宝莲灯被藏在另一个隐密的洞**机关中,离此处不远。当下杨戬和哮天犬合力抬了小玉,先觅来食物清水喂她吃下,又按她的指引,一路寻去取灯。
  
      上次放血做的灯油尚有许多,小玉瞪视了杨戬一眼,那时的愤怒又被勾起,心想:“最好你这恶人心有邪念,死在灯下才好。”却又是一黯,“这样的话,哮天犬不会放过我的,沉香就真要和丁香成亲了……”
  
      杨戬看着灯,却微微皱眉。他法力无存,怎么也无法引来灯中灵气治伤,只能再和小玉商量:“我法力已失,须你助我才行。”小玉一喜,说道:“那你得先为我松绑!”
  
      杨戬摇头道:“这可不成,我没有法力,你若反悔,我便什么机会都没有了,你就这么助我一臂之力吧!”示意哮天犬扶起小玉,让她被缚的手指遥对着宝莲灯,“事了之后,无论成败,哮天犬都会立刻助你脱困——哮天犬,你听见没有?”哮天犬连连称是,小玉犹豫了一会,终不愿就此死了,点头允下。
  
      法力运起,击在宝莲灯上,灯华一烁,亮如白昼。小玉紧张起来,说:“灵力被引出后,宝莲灯突然亮得吓人,一声巨响,我和哮天犬便都晕了过去。娘,是不是宝莲灯救人都是这样?”三圣母一呆,说:“不是,我以前也救过别人,引出灵力即可,效应如神,岂会有这么多变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