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杨戬——人生长恨水长东 > 第十八章 亲义两睽违

第十八章 亲义两睽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康老大的伤势不轻,杨戬扶着他站起身,垂下眼帘,掩饰住一闪而过的痛楚与失望。追小说哪里快去眼快他情愿沉香像丁香一样出言讥讽,也不想在这个孩子脸上看到那种隐秘的窃喜。固然,他希望沉香能成熟起来,不要再单纯得易受人摆布。但方才那一战,他看得极为明白。沉香,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冲动易骗,却比当年的单纯,多了几分自以为是的张狂。
  
      丁香想起被杨戬诱惑的旧事,忘了继续笑话他,脱口催道:“对了,那个思想,快把那个思想从我身体里拿出来吧!”杨戬虽然心事重重,听到她这种天真的想法,还是不禁好笑,斜斜瞥了她一眼:“我现在没有法力,除非将你法力都转来给我。”
  
      丁香嘟嚷一句,认真地盘算起来。拿走恶人的思想固然是好,可腾云驾雾的新奇,一拳打走一个天王的成就,让她怎么甘心再做回普通的凡人?杨戬看在眼里,淡淡地又加了一句:“知道你们一定不会给我法力的,那就让那个思想在你身体里再呆一段吧!”丁香顿时呆在当场,不知该如何解决才好。
  
      众人都看出了,杨戬是在报复丁香的讥讽,故意出难题让她惹上一场烦恼。碍着龙八的面子,也不好说什么,只暗自好笑。就见丁香犹豫半天,仍下不了决心,还是康老大忍着痛开口打圆场,一行人仍是折回了饭庄,先休息一阵再说。
  
      二战战兢兢地奉上酒菜,逃也似地退下。沉香记得李靖和哪吒的交待,怕用强达不到目的,便不急着提到正题,起身为杨戬理好杯筷,又提壶替他满了一杯酒。
  
      杨戬诧异地看向沉香。沉香手一僵,侧过头避开他的注视,半晌才道:“你到底是我娘的亲哥哥,刘家村提到她时也很动情。一家人没有揭不过去的恩怨,你也不必想得太多了。”
  
      哮天犬好奇,继而连连点头:“沉香,你这么说就对了,一家人,一家人呀……”他一直担心着沉香会为难主人,这时终于如释重负。连康老大都不禁开口赞了个好字,只想:“这孩子宽宏大量,果然不愧是三圣母的骨血。二爷若有他一半胸襟,也不会落到现在这般下场。”
  
      杨戬不语,持杯一饮而尽。沉香再度为他斟满,心知还未到点题的时候,便又将话绕到母亲身上:“我偷偷去了华山好几次,娘在山下真的很可怜。囚洞昏暗潮湿,她孤零零地呆在那儿,连一个陪着说话解闷的人都没有——可娘并不如何怨你,她只是说想不明白,不明白她到底哪里错了……”想了想,又随口加了一句,“娘叮嘱过我,说你也是不得已,令我日后行事,莫要令你太过难做。”
  
      此言一出,就见杨戬手中杯微微一颤,一杯酒竟是泼了大半在桌上。明知这孩子的话作不得真,却抑不住心中的激荡。或许,三妹猜出了点自己这二哥的苦心?才隐约觉出些欢喜,三妹绝情的冷笑一闪而过,喜悦顿变成锥心的剌痛。
  
      康老大性子直,听沉香说得可怜,也插口道:“是啊,二爷,三圣母在山下这些年,可吃够了苦头。我看守山洞那会儿,她醒着时不是以泪洗面,就是一个人痴痴地念叨着沉香和刘先生。昏昏沉沉地睡过去,要么陷在噩梦里害怕哭喊,要么就是拼命向你求情,求你放过她全家。二爷,说实在的,兄弟真不知道你在想些什么!当年你在灌江口那么宠着莲丫头,她要星星你都肯到天上去摘,可如今……”
  
      杨戬蓦然紧抓住桌沿,脸色慢慢变得苍白。右手却不停,一杯杯酒灌将下去,生似要将所有苦涩,都藉了这杯中之物强压回心底,再不被想起。但他的神情骗不别人,沉香看在眼里,虽觉他这种人不该被如此轻易打动,却按捺不下心中的窃喜,不失时机地又叫了他一声:“舅舅!”
  
      三圣母担忧地看着二哥拼命般地痛饮,虽知凡酒很难醉倒神仙,到底不放心,略带责怪地转向沉香,欲言又止。沉香黯然,嗫嚅着说道:“对不起,娘,我那时只想着设法打消舅舅的顾虑,好逛他心甘情愿地跟我上天做证。所以……所以……”
  
      哪吒狠狠地给了自己一拳。这主意原是他和沉香商量出来的,先专捡好话说,说得通最好,说不通再用强逼压。现在看来,那些话,哪句不是在杨戬大哥心头,重重剌上一刀?听到沉香又叫一声舅舅,他在镜外不禁一个哆嗦,泪水滚滚涌下。
  
      明知沉香定有所图,杨戬仍控制不住情绪的波动,说不出的欢喜翻腾在思绪之中。他牵动嘴角,惨淡地嘲笑自己一声。终还是放不下么,挣得开心魔的侵扰,却看不破这孩子有口无心的虚言?下意识举杯掩饰,却是一口酒呛入肺里,顿时剧咳不已。
  
      沉香便坐在他身边,迟疑了一下,伸出手去,为他抚背轻拍,说道:“还是别喝了,你在积雷山受的伤不轻,小心身子支撑不住。”
  
      杨戬微合了双目,神色奇异到了极点。抚在背上的手掌,稚嫩却有力,传递出年轻人特有的活力。血缘之亲,这手掌的主人,也能算是他血脉的传承。他何尝不希望用宠溺的目光,去关注这孩子每一步的成长?沉醉在孩子的信任与亲近里,让疲惫了多年的身心,有个可以放松的角落。
  
      却偏是他自己,亲自毁了所有的渴慕和希求——
  
      沉香的话传了过来,一句句清晰无比:“反正你的司法天神也做不成了,八太子也不会再找你报仇了,你以前做的那些事情,我不再怪你,我相信我爹我娘都能原谅你。蟠桃会一过,天廷放了我娘,你也可以跟我们住在一起。”
  
      猛然睁眼,他一时间竟有了些失控,失神地凝视着沉香的眸子。“和你们住在一起?”他轻轻重复了一声,隐约的期待,从他锁紧了的眉峰间漾开,仿佛飘泊多年的旅人,突然听到熟悉的乡音,见到了故乡悠远的炊烟一般。
  
      杨戬的眼神,深邃如寒潭之水,沉香普一触上,就有了一种窒息的感觉。他毕竟还是个孩子,杨戬的期翼在他看来更象一种重压。和这样一个人住在一起?虽明知可能性不大,但突如其来的压力,让他一瞬间竟忘了所有的目的,脱口而出:“如果你不想的话,也可以跟哮天犬在一起过平凡的生活。”
  
      投过来的目光,突然便多了一些什么。似了然,似解脱,又似绽放的昙花,安静地飘零了去,再也挽留不住。杨戬轻轻低笑一声,心瞬间冷得透了,声音却风淡云轻得全无情感:“我已经过了两天平凡的生活,我知道那是什么滋味。”
  
      余下的话,不能说出口,他在心里悄然补充着,“沉香,我的外甥,你还是和以前一样的不成熟啊。只一句话,就让之前的做作尽数付诸东流。只是你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呢?掩藏真实的心意,意图打动我这样阴暗冷酷的恶人——”
  
      彻底埋葬心底一瞬间的软弱,杨戬静待着沉香开口,同时也凝神默算各种可能。积雷山救出百花,按理沉香已该上天廷面圣。既找来这里徒费唇舌,必是什么地方横添了枝节,大出他们的意料之外。
  
      沉香有些沉不住气了,比耐心,他如何是杨戬的对手。想着杨戬方才的失态,他只当已铺垫得差不多,说道:“舅舅,这趟撞见四大天王做恶,其实也不全算是巧合,我这一路行来,原本就是在寻找你的下落。”
  
      杨戬嗯了一声,不置可否,沉香道:“一则我们放心不下,你当日伤势不轻。二则……二则是想请你上天廷一趟。王母要杀你灭口,为人为己,也该是你说出真相,指出幕后主谋的时候了!”顿了一顿,又道,“只要你肯说出真相,就再不必担心事后的追究,李天王定会联合众仙,奏本力保你的平安。”
  
      李靖?这傻小子,又是被李靖拿来当枪使了吗?杨戬深沉地笑了一笑,想是李靖积雷山掰倒自己之后,却未拿到梦寐以求的司法大权所致吧?所以才借口王母在释放三妹的事上再三推托,骗沉香来逼自己上天做证与王母反目,好一举接管自己在司法天神任上经营多年的势力。其中的关窍,岂是沉香这种局外人能够明白的?
  
      沉香见他默然不语,只当他是爱护面子,劝道:“二郎神,事已事此,你失去的是再也拿不回来了。若是借这个良机下台,既能化解旧怨,又能弥补你往昔种种错失,何乐而不为之?李天王为人正直,素刚正不阿,他既愿意为你出头,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何必这么固执己见,自毁生路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