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杨戬——人生长恨水长东 > 第十七章 汹赫执密旨

第十七章 汹赫执密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哪吒松了口气,他笑着,眼中闪着泪花。www.yankuai.com而康老大犹自糊涂,他茫然地问哪吒:“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啊?”
  
      并没有得到答案,哪吒一脸的轻松,根本没注意到他的问话。
  
      康老大唯有看向镜里,镜中的自己正大口地喝着闷酒,愤愤不已。那时的心思记得清楚,既恼杨戬不肯回头,又碍着几千年的兄弟情份,不忍心真扔下他不顾。许久,康老大放下杯子,生硬地说道:“二爷,你伤势不轻,回天廷是不可能了。一会我先送你回灌江口吧,也算是做兄弟的,最后为你尽一份情谊!”
  
      哮天犬劝道:“老大,你少说几句,主人他不是……不是……”杨戬看了他一眼,哮天犬余下的话到底没敢说出来,黯然低下头去。
  
      屋内一时寂默如死,外面的喧哗也慢慢静止了下来,安静得让人心悸。一片沉寂里,隐约的乐声响起,叮咚叮咚数声,煞是好听。
  
      微停了片刻,乐声又大了些,如玉珠泻盘,轻盈灵动,听在耳里说不出的懒洋洋感觉,仿佛春眠不觉晓,舒泰得只想沉睡下去。哮天犬的眼皮已有些挣不开了,喃喃地道:“好困……真好听……”头向下坠去,呯地一声磕在桌角上,肿起一块大包,却是浑如未觉。
  
      杨戬双目半合,神识渐渐昏沉。方才破去邪魅的恶念,已耗去了他全部的心力,此时只想随这乐声忘记一切,再不管身外任何事情。但舒适里渐多了些酸疼难受,周身如被绳索严缚,深勒入骨,骨肉都似要被勒碎一般。血水从五官渗出,他心知有异,但意识已被乐声牢牢困死,旋律的每一颤悠跌宕,都带得他周身大震,眼见便要崩裂心脉,魂飞魄散在当场。
  
      乐声蓦地远去,康老大的喝声破空而起:“二爷,二爷!”白色光芒烁如烈日,笼罩了整间屋舍,正是康老大提起法力护住了杨戬二人,一边大声叫道,“二爷,哮天犬,醒一醒!是魔礼海的碧玉琵琶,千万别被那乐声夺了神识!”
  
      有他强抗琵琶的夺命之音,杨戬低哼一声,心志顿复,挣起身子,好一会才看清眼前情形。康老大满头大汗,双掌环抱,正拼命催动着法力,叫道:“兄弟我先留下抗住,哮天犬,你快扶二爷离开,快点,快点!”不满归不满,但毕竟多年兄弟,蓦见情形有变,第一念头便是无论如何,也要保住二爷性命的平安。
  
      屋外一人冷恻恻地笑道:“离开?他还离开得了吗?”一抹青光从门隙逸入,斗然爆涨,与白芒一触,轰地一声炸裂开来。气浪掀处,康老大立足不住,险些被震跌出去。但身后杨戬与哮天犬法力全无,他哪敢退开半步?
  
      僵持片刻,康老大双足不住颤抖,眼见便支持不住了。他急中生智,左掌蓦而上圈,真气螺旋外引,引动青白两道光芒一并向后侧墙壁撞去。同时右手翻出,奇准无比地打出法力,将杨戬与哮天犬自塌裂处送出,喝道:“快走,我来阻住魔家兄弟!”
  
      青光威力原在他法力之上,这一强引,顿将自己大半身的空门卖给了对手。就听屋外那人怪声道:“走?好啊,你比他们走得更快都成!”又一道青光撞入,正中康老大右胸。就见半空中一蓬血雨迸开,康老大未及哼出一声,已被击飞出去,重重砸落在地。
  
      “老大!”
  
      杨戬看得真切,心中大震,叫出声来。便在这时,剑光如雨,自半空直泻而下,劲风烁肤生寒。哮天犬骇得手足软,和身扑在主人身上。但他全无法力,纵然挡在前面,只怕主仆二人,也会同时被绞得粉碎。但一条人影打横抢过,一根月刃戟势如颠狂,挽出密不透风的屏障,但听得呛呛呛之声不绝于耳,生生截下了剑雨的全部攻势!
  
      又是一大口血喷将出来,康老大半坐在地上,胸口血流如注,双手犹紧握着戟身。他抬头上看,眼中宛如要喷出火来,厉声喝道:“魔礼青,你这是什么意思!”
  
      半空之中,一人神甲皑亮,浓眉长髯,不怒自威,正是四大天王之魔礼青。千余年前,魔家兄弟与康越石同殿为臣,彼此都有些交情。但四人封神时命殒杨戬之计,梅山兄弟却唯杨戬之命是从,见面时总免不了尴尬。此时,魔礼青更不与他客套,只冷然答道:“老康,我们兄弟是奉王母密旨,处诀二郎神与哮天犬,本没你什么事。现在你若识相离开,也还来得及!”
  
      康老大向地上唾了一口血沫,怒道:“姓魔的,你当我老康是什么人?”翻身欲起,又跌坐了回去。杨戬伸手扶住他,嘴角微颤,感动中杂着黯然,低声道:“老大,你走吧。你一人之力,怎么也斗不过他们四人的。”
  
      眼前情形,已绝难幸免。所有的心愿,都将随了自己的一死,灰飞烟灭,再难挽回。相伴千余年的好兄弟失势下狱,生死难料,就剩下了康老大一人,又怎么忍心见他为了自己,去以卵击石,自绝生路?
  
      康老大推开他手掌,挣扎着,到底站起身来。他目光严峻之至,看看四周的魔家兄弟,又看看杨戬,突然便仰天大笑,说道:“二爷,还记得当年你掌毙巨象,高歌痛饮的豪气吗?九天十地,不弃不离,我康越石言出必行!此生再无所求,只愿你回头是岸,让康某能在临死之前,再看到那个顶天立地的杨家二爷一眼!”
  
      魔礼青冷哼一声,道:“既然如此,老康,莫怪我不念旧情,只好将你也一并处决了!”以目视意,一边的魔礼红哈哈一笑,混元伞从背上疾飞出去。半空中撑将开来,光华烁处,顿时天地为之一暗,愁云惨雾四起。魔礼红拈诀一点,那伞微微晃动,喷出无数的烈烟黑雾,金蛇般的电光乱搅,直向地面三人扑来。
  
      康老大咬紧牙关,提起十成法力向上轰出。巨响声里,他双足深陷入地下,一张脸全成惨白。魔礼红笑道:“老康,你不成的,再接我一招试试?”一口真气喷到伞上,伞身疾转数圈,烟雾敛回,狂风咆哮如雷,却是生出无匹的吸力,要将三人生硬硬拖入伞内!
  
      哮天犬大叫一声,最先被吸向空中。杨戬急伸手扣住他脚踝,但法力已失,抓牢了也全无用处,身不由己地随之飞出。康老大狂啸一声,左手拉住杨戬身子,右手深插月刃戟入地,法力源源不断地送出,与那法宝苦苦与抗。
  
      他胸前伤口的鲜血浸透了衣襟,被狂风卷成雾气,整个镜面都蕴出隐约的红色来。哪吒心中感动,说道:“康老大,方才我的话多有得罪了,杨戬大哥没错交你这兄弟!”康老大面沉如水,半晌,只道:“我的命原便是他给的,还给他也理所应该。我倒情愿这时死了,也好过后来兄弟反目,倍加伤心!”叹了口气,闷闷地看向当时的自己。
  
      此刻地上的月刃戟也被寸寸吸起,三人眼见再难支撑。康老大性子虽然莽直,却也知这般下去决非办法。耳听得魔家兄弟狂笑不已,心念一动,索性行险,左手用尽全力,将杨戬的身子抓牢砸回地面,右手振腕提戟,暴喝一声:“我戳漏了你的破伞!”提气向上疾冲,利用那吸力人戟合一,身化流光直捅伞心。
  
      他这一冲竟是同归与尽之势,魔礼红担心法宝,心念到处,控制伞身便要避开。哪知康老大粗中有细,早猜到他必有一避,半空中一个转身,贴着伞沿逸到伞上,戟尖势如狂龙,猛力击了下去。
  
      喀嚓一声闷响,伞面镶嵌的两块祖母绿应手碎成粉屑,混元伞如受惊的孩童一般蓦然合拢,天地复归清明。但伞上大力传来,康老大也被震得直飞出去,栽倒在地,起身不得。
  
      但魔礼青手上青云神剑已凌空祭出,光芒烁动,不可逼视。三圣母大惊之下挡在哥哥身前,只觉眼前亮得无法视物,大地震动如狂,一道长长的裂缝从身前划过,险些将她深陷了进去。
  
      一名少年手举钢斧,法力从斧上运出,交错闪舞,在剑锋下闪动着清冷的光泽,青云剑志在必得的一击被强行化解,余力尽数击偏在地上。
  
      三圣母如释重负,眼中隐隐有水光闪动,轻声道:“你总算来了……来了就好,沉香,来了就好!”
  
      那少年正是沉香。
  
      哪吒转述李靖的意思与他,言道要赦三圣母必要押来杨戬上天,当庭指正王母,着他去寻杨戬下落。这一路找来,费了好几日工夫,一无所获。这天丁香闹着要找饭庄好好大吃一顿,无意闯入小镇之中。两人见不远处酣斗正烈,赶过来一看,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见着的正是狼狈不堪的杨戬,当真是喜出望外。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