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杨戬——人生长恨水长东 > 第十一章 孤注掷积雷

第十一章 孤注掷积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一切事实仍在按部就班又让每个人心惊胆战的继续回溯。www.yankuai.com三圣母侧身倚在神殿门口,看着小玉变成的飞蛾溜进后殿,趁杨戬召梅山兄弟议事之机,偷走了宝莲灯和图轴,闭上了眼,不敢去想二哥觉后的焦虑忧烦。
  
      神殿之内,杨戬令属下去捉拿刘彦昌与丁香,想用这二人作质,先逼沉香放弃积雷山立功的打算再说,孰料刘彦昌却被康老大放跑了。
  
      康老大此时身在镜外回忆起来,瞥一眼刘彦昌,心说早知他是如此人,又何必助他,就由他被杨戬整治好了,也是罪有应得。又想起自己因看不惯杨戬种种不择手段之处,又劝不动他,赌气独自回了灌江口。再次相见,杨戬已兵败积雷山,还饱受了一通山神的折辱,不禁一阵黯然。
  
      镜中杨戬面对康老大的离去,外表冷漠行若无事,独自在密室里时,眼神却流露出阴郁痛苦之意,龙四公主的安慰也不能冲淡。老四不由得猜测:“难道,他是因为恼恨大哥离开,所以才出卖六弟报复?”
  
      杨戬勉强平服心情,竭力开解自己:“老大性格梗直,若不对自己起不满反而不是他了。再说,他这一走也可免受牵连。”然而想到当年灌江口“兄弟同心,九天十地,不离不弃”之言,心口大痛,内伤又再起伏。
  
      静下心来,转念想到外甥和两个女子之间的纠缠;听哮天犬说丁香苦苦盼来沉香与自己成亲,小玉却在婚礼上出现,引得沉香随她而去,丁香受刺激过甚,从此神智时而清醒时而迷糊,眉头暗皱,心想沉香明明一心只在小玉身上,丁香痴念注定成空,却又无自拔,看来迟早要由爱生恨,若是不加引导,怕是害人害己,与其狂害人而不自知,倒不如自己给她一个宣泄的机会,顺便捉到小玉再说。
  
      虚迷幻境的失窃却似并没让杨戬如何震惊,只是淡淡说了一句:“这下王母娘娘可不会轻饶过我了。”他笃定王母还要利用自己阻拦沉香破积雷山,不会立予重责,而若非到了最后关头,他也不想拿幻境对付外甥。那孩子定力不够,万一失陷在境里脱身不得,就后果堪虞了。
  
      众人看着杨戬如何前去拦住丁香,三言两语就挑明了沉香、小玉与丁香相互乱麻般的情愫纠葛,句句直指要害迫得她无以言对,百花不由唧咕:“这个杨戬,议论外甥的终身大事俨然沙场老将,轮到自己怎么就成了呆子!”众人有些好笑,但见杨戬眉头一挑,似笑非笑,邪魅的神气,充满诱惑的话语,别说当局者迷的丁香,换做自己又如何能拒,如何能避?
  
      只见杨戬伸手在她肩头轻轻一拍,荡声道:“那就是我和沉香的事了——”声音低迷,如入梦魅音,方才还大叫:“你对沉香没安好心,你是不是要杀他?”的丁香被他弄得心神昏乱,终于上了当,任其注入神力和思想。
  
      龙八看着跪地抱头大叫的丁香,心疼地嘀咕个不停。哪吒喝道:“敖春,你嘴里不干不净说什么呢?”龙八一瞪眼:“我说什么,我说真君不管如何手段也狠了点。丁香招谁惹谁了,你看她多痛苦!而且,害得她三番两次地要杀小玉。”哪吒冷哼:“注入思想只能骗骗丁香那样的凡人,你又不是看不出,这仍是当年他控制刘彦昌时的那种道门密法,并不会给受术人带来什么痛苦。而且杨戬大哥元气大伤,施术的力度也不够——所以明明要丁香活捉小玉,丁香却只想着杀人——丁香的痛苦,根本来源于她自己的善恶念交战!”
  
      处置完丁香,杨戬刚回到神殿,哮天犬迎过来叫道:“主人,不好了,牛魔王在积雷山设了五道关卡,约定只要沉香李靖能破关,他便释放百花说出隐情。”见杨戬停了脚步,哮天犬知道事态严重,急急地又道:“现在已到了第三关,是红孩儿亲自布置的雷火阵,沉香正和哪吒等人前往翠云山骗取芭蕉扇,主人,您看现在该怎么办?”
  
      顾不上休息了,让哮天犬去积雷山继续监视,杨戬匆匆赶往翠云山。芭蕉洞前,哪吒正用枪逼住沉香变化的红孩儿冷笑连连,叫道:“铁扇公主,你不肯借我们芭蕉扇,我也不会将你儿子怎么样。但是,我们会将他带到没人的地方狠狠地揍上一揍,一直揍到你肯借扇子为止!”龙八应声作势,扬靶便要押着假红孩儿离开。
  
      铁扇公主母子情深,哪还顾得上细想其中蹊跷?急声叫道:“你们住手,我借就是了!”手腕一翻,摄出芭蕉扇向哪吒掷去。
  
      杨戬隐在树后冷眼旁观,扇子刚到半空,他伸掌在树上一拍,借力飞身向前,抢在哪吒前接过了芭蕉扇。没等众人反应过来,扬扇横扫,刚猛狂暴的罡风从扇上生出,哪吒龙八等人怒喝声里,已被扇得无影无踪,只有红孩儿尚站在原地,一时不知如何是好的模样。
  
      知道这西贝货定是沉香变的,杨戬不愿当真动手交战,运扇连扇数下,终于将他掀上半空。沉香看在眼里,想起后事,啊了一声,三圣母有如惊弓之鸟,惊问:“怎么了?”沉香结结巴巴地回答:“没,没什么。芭蕉扇没真的扇飞我,我又去神殿拿了回来。”他在心里寻思,难怪舅舅如此大意,他到了近前都没反应,原来接二连三的奔波劳累,已多少有些心力交瘁。
  
      杨戬委实是太累了。伤势未愈,还要周旋在不同人面前,扮演好一个生怕失去职位的下属,一个心狠手辣的舅舅。回了神殿,颓然坐倒在长榻上,疲倦感一阵阵袭来。将芭蕉扇搁在一边,他就这样坐着睡着了,连沉香持斧站到了一边都没有醒来。
  
      虽然明知他无事,但看着沉香手中闪着寒光的利斧,众人仍是心惊胆战。斧刃架在了脖上,杨戬也惊醒了,暗骂自己大意。在沉香胁持下来到密室,沉香拿起宝莲灯,冷冷地看着他:“虽然我知道你不会给我机会,但看在我娘的份上,我还是愿意给你一次机会。”一掌劈在他脑后,杨戬晕倒在地。
  
      哪吒已呸呸呸连唾三口:“什么机会,要不是给你混蛋老子延命,杨戬大哥会这么累吗?沉香,我看到你这臭毛病就不舒服,跟孙悟空学了几年,就敲锣打鼓的上华山,自以为占了上风就开始吹牛。杨戬大哥就算这种情况下也比你强,上了当都不知!”不用他说,沉香和别人也已看出,杨戬在沉香开口要宝莲灯时,袖中手指微动,已施法变出盏假灯,只是沉香一见灯就心花怒放,哪还顾得上真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