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杨戬——人生长恨水长东 > 第十三章 安危触毫发

第十三章 安危触毫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哮天犬引路,一气追踪,竟到了南天门外。www.yankuai.com杨戬神色不变,觅了处无人的地方,问紧跟过来的狗儿:“你没闻错吧?”语气里显出隐约的不安。
  
      哮天犬又嗅了嗅,道:“属下也觉得奇怪,他两人竟是进了南天门,这该多大的胆子!”突然啊了一声,压低声音叫道:“老狐狸怎么一个人下去了?”
  
      杨戬一震。一直就担心着的那件事,竟是要演变成真了?这孩子,闯入南天门意欲何为,难道真想求玉帝去?千算万算,到底还是算漏了一只老狐狸——但她此举只是为了助沉香了却心愿?绝无可能,十有**,还是在打宝莲灯的主意。
  
      不能去凌宵殿,否则一点回旋的余地都没有了。沉香,你这一上天,害苦了的,正是你自己的娘亲啊!
  
      进南天门,回真君神殿,从容镇定得一如平日。却是急召回梅山老四,着他带人在凌宵瑶池等处打听动静。杨戬看着众人领命离去,伸手搭在哮天犬会意递过来的脑袋上,深邃的眸子里,却蓦然滑过炙痛,如燃起炼狱里的烈火一般。
  
      众人一哆嗦,神殿刹那静谧得出奇,仿佛所有的光亮,都会湮灭在这样的目光里。龙四的心,突然为之一搐,莫名的悲伤,竟似要将她吞噬下去。她吃了一惊,惊觉过来,却茫然若失,只愣愣地盯着镜面看。好象见过这种眼神……被他的三尖两刃枪捅入身体时吗?
  
      “主人,事已至此,只有实话实说了。”哮天犬尽量为主人想着办法,那个该死的小孩,这一上天,指不定会惹出什么麻烦。他低垂着头,又想了一会,冒出一句,“主人是担心广寒宫那件事吧?”
  
      仍是不答,手里却是一紧,拽得哮天犬呲牙裂嘴地忍着。广寒宫……如果真那么做了,恐怕以后,连远远地对着月色,都会被她厌恶了吧。月光终古无瑕,广覆万物,只合适她那样的仙子。真君神殿的黑暗太过厚重了啊,但很多年前,不就下是定过决心么,融进这片黑色里,再不回头……
  
      那一涨湖水边,稚嫩的少年,心底流露出来的喜悦,曾是因他而——那一声舅舅,怕再也听不到了吧。记忆里三妹粉嘟嘟的小脸,水一样清彻透明的眼波,仍象昨日般触手可及。也要这么狠心地忘去,一任那座沉重阴霾的高山,隔离得天遥地远吗?
  
      芭蕉洞外的那个模糊念头,慢慢成形,却仍有几分犹豫。那样的重担,一个孩子,如何担当得起?这时梅山老四遣人匆匆来报,嫦娥仙子求动了老君,正面谒玉帝,为三圣母一家说情。
  
      再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哮天犬仍在不着边际地出着主意,杨戬由着他说下去,缓缓转身,整束一遍铠甲,拂试玄氅上并不存在的积尘。
  
      “兜率终于有个好借口参与进来了?仙子,你将我唯一的破绽献给了老君——那么也好,就让这破绽变得致命吧。八百年来,我的权柄,已和天条连为一体,利用沉香对付我,就等于要对付天条。这或许是个机会,达到最初目标的不二良机……”
  
      轻轻一笑,沉稳地吩咐:“哮天犬,现在就随我去瑶池,请旨寻找沉香的藏身之所。”
  
      “你为什么不早说?”
  
      王母的震怒完全在预料之中,杨戬低头躬身,恭顺请罪,十足的畏缩神情。王母又斥了他几句,见他这般模样,反倒放下心来,冷笑道:“我问你,你这个司法天神还想不想做了?”杨戬一凛,急道:“想!”王母森然道:“想做你就给我好好做下去!不想做的话,随时能有人来替你。”
  
      话虽严厉,她口气已有了些松动,想了一想,又问:“那沉香,你能找得出身在何处吗?”杨戬禀毕,她冷冷地道:“先去凌宵,陛下不会当面驳回老君面子,这个残局还是要本宫收拾!”一声令下,凤辇备起,起驾直奔凌宵殿,将杨戬掠在原地。
  
      沉香不禁哼了一声,骂道:“急忙忙地来讨好,终还是碰了一鼻子灰!”
  
      随着杨戬来到凌宵殿之时,老君正带着得逞了的微笑,静听嫦娥上呈三圣母被囚经过。小玉道:“老君虽不怀好意,但对沉香还算公允,后来还救了他一命。”嫦娥说罢,玉帝迟疑一阵,说:“二郎神虽隐瞒不报,但处置也并无不公之处……”话未说完,老君已自出列,禀道:“三圣母触犯天条,已经受到应有惩罚,而沉香的出世,非他本人所能左右。因此老道恳请陛下法外施恩,不要再责罚这个无辜的孩子了。”
  
      玉帝奇道:“老君是要为那孩儿说情?”老君道:“陛下,二郎神司法严谨,不循私情,老道甚为感佩。想那沉香是他的亲外甥,尚力主追究,可谓公忠体国之至,但老道寻思,他处置三圣母毕竟不曾上报天廷,有私用刑罚之嫌。若再对一个孩子不依不饶,传出去,恐怕会有损我道门的慈悲。”玉帝迟疑道:“话虽如此,但仙凡后代,也算是不容天地的妖孽,由着他在下界生活,也不甚妥当。”老君等的便是玉帝这一言,说道:“既如此,老道愿意作保,将那孩子收入我兜率门下,监督约束,导他步上正途。”
  
      杨戬在殿外候着,王母也没有先进去,听着里面的对话,不住冷笑。沉香讶道:“老君想过要收我入门墙?”嫦娥当时在场,道:“是呀,那是老君出的主意,这样才能护得你周全。可惜王母来得太快,被她生硬硬地堵了回去。”
  
      话间王母已步入大殿,与老君唇枪舌箭地争辩起来。杨戬站在一边,心中微觉奇怪,老君这个主意,竟似要罗织沉香为他效力。但那孩子只是个凡人,怎值得道祖如此重视?再听王母的一番话,讶意更深,王母色严辞厉,直似老君之举犯了她极大的禁忌一般。
  
      “除了要将此事上达天听,逼我难堪失措之外,尚别有所图吗?王母并非如此沉不住气的人,唯有涉及仙凡通婚,便大失常态。当年织女时便是这样,直到那一家四口尽数惨死,她才放下心来。莫非除了天条威严不容侵犯之外,她和兜率,都了解一些其它的秘密?”
  
      杨戬不动声色地思付着,暗暗又看了玉帝一眼。但他很清楚,这种局面下,玉帝不会有任何表示,最终的结果,完全视王母而定。
  
      老君又争了一阵,忽道:“娘娘如此坚持,是否多虑了些?想牛郎织女的两个孩子,一直在银河边苦苦为盼,以期见到自己的母亲,不也没见他们惹出什么祸端来吗?”特意加重了“孩子”二字的语气。
  
      王母目光里蓦然烁过几分恶毒,逼视向老君,后者恍如未见,只微笑着静等她的反驳。杨戬心中又是一动,织女一家身死之事虽然隐密,但老君耳目众多,没有理由不知道。偏偏于此时装模作样,公然作为佐证提出,又是想试探些什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