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杨戬——人生长恨水长东 > 第十二章 横枪奋余烈 下

第十二章 横枪奋余烈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两人交叉而过,各各闷哼一声,一人脸上更青,一人脸上更显苍白。追莽荒纪,还得上眼快。
  
      杨戬目光中掠过寒芒,枪势突变,再不似刚才的柔绵平和,反而大开大阖,气势坚强无匹,舍命抢攻,步步有去无回,有生无死。这一下出奇不意,独臂人迟疑中缩身让开,先机顿失,只得在杨戬的连攻中左避右闪,他半晌才觅到一丝破绽,见杨戬枪式大开,挺杖便当机击出。
  
      一声轻响,紫玉杖深入腰际,独臂人却是神色大变,背后一凉,杨戬荡开的枪势以柄倒撞回来,真气流漾处,已生硬硬地自他背后贯胸而过。
  
      难以形容的剧痛传来,紫玉杖已难向前送进一分。杨戬叹息着拔回枪身,独臂人元神一幢,再也支持不住。地上身躯生出偌大吸力,等他再睁开眼时,已侧靠在山岩之上,漓淋的鲜血,自胸口伤处不住涌出。
  
      杨戬的元神便在他身前默然而立,晴空万里,云卷云舒,静穆地看着这两个生死大敌。
  
      “这次,我不是输在招法上。”独臂人垂头看向胸前伤口,若有所思地道,“一开始你便用了策略。本来元神初复,断无久战之力,所以你一上手便以守代功,以不能示之以能,诱我忘却了久耗克敌的上上之计。”
  
      杨戬叹道:“是。”
  
      独臂人苦笑一声,说:“我一轮攻讫,你又来抢攻,逼得我几无还手之力,以乱我心神。就在我急着抢回先手时,你又不惜以身设饵……我若不贪这一杖之功,你那一枪,也断无成功之理。”
  
      杨戬笑了一笑,身子一晃,伸手将三尖两刃枪顿于地上才勉强稳住,却不说话。
  
      独臂人百感交集地一叹,喃喃道:“还是输了,上次是枪法,这次是兵法。可惜啊可惜,你这样的对手,竟不能成为朋友……”
  
      他挣扎着提起紫玉杖,缓缓在左侧下方书了个大大的又在正前上方书了个然后,手腕一振,将手中杖掷入了石台下的万丈深渊。
  
      “这便是你最后的机会了,真君。”带着笑意,独臂人的声音越来越低,却又有几分欣悦,“灭神阵的破法只在此二字,只在五行天机。只是可惜,我尚有你送这最后一程。而你,却怕连这种了无憾处的解脱,都很难求得了罢?”
  
      双目垂下,笑意未敛,呼吸已然完全停止。
  
      无数怨魂孤魄的痛嚎,山洞幽长的通道中,到处都是黑雾笼罩。阴风四起,鬼声啾啾,间或迸出黄绿烟光,奇腥刺鼻,直如修罗地狱一般。
  
      神目打开,将危机四伏的黑雾怨灵逼得远远退去。但手上三尖两刃枪却轻震了一下,犹如哽咽一般。
  
      杨戬脸上苍白得近乎透明,玄衣飘渺。整个人一步步行在通道里,竟也有一种飘渺不定之感。四周阴风剌骨,持续不断地消耗着他剩余的真气。
  
      方才那一战看似赢得轻描淡写,但付出的代价委实太大。那样的一条汉子,就这样折在自己手中,从此三界中再无痕迹。一念至此,心神微分,飘渺之感骤增,他的身形,在昏暗中已隐隐有些不真了。
  
      三尖两刃枪剧烈地震颤起来,似因为已失去过一次,再也不忍面对第二次的分离。
  
      杨戬暗叹一声,将心神强压入古井无波之境,身形又复清晰起来。灭神之阵未破,就连放弃本身,都已是他不堪奢望的东西。
  
      “破法只在此二字,只在五行天机。”独臂人最后的话又复响起。通道已至尽头,眼前现出一个诡异空旷的所在。
  
      黑色光幕流转,切断了山洞腹地与外界的一切联系。以杨戬可洞察幽冥的神目之力,犹不能透入一探详情。光幕前十丈空地上彩雾蒸腾,红绿火星不住吞吐,覆着无数摇曳的赤丝。怨灵聚集其上,阴风惨淡,灵体上不住洒落血水,落地化为更多的赤丝。
  
      空地正中,数十面黑幡林立,与那光幕遥相呼应,黑雾似雨一般从幡上喷起,配着怨灵的怨气悲风,密密层层喷于光幕之上,令得光幕威势更甚。
  
      杨戬神色越来越凝重,以他的眼力,看出此阵非但藉伏羲水镜之力,更不知从何处积了无数怨灵相护。见这空地的黑幡正位于黑色光幕左侧,他心念电转,想到五行天机之语,顿知独臂人书在左侧的那个“息”字必是为了此处。
  
      唯土可息,黑色属水,水镜亦属水。这灭神大阵,自然流转无穷,如水般生生不息,来去无定。天下之至柔莫过于水,无瑕可击,而五行生化,克水者唯土。黑幡所护的左侧戊位,正是整个山洞之中土性最旺之地。
  
      三尖两刃枪散出凌厉的异芒,生硬硬在昏暗中保持住一块光明,杨戬将神识顺着这阵法扩散开来,好去体察它的每一步变化。
  
      生景惊,八门林立,正是最上乘的奇门遁甲之数。但因大阵以水之流转为主,八门设法颠倒诡异,生门竟在黑色光幕上方正中,死门紧伴开门,间不容隙,稍有差迟便万劫不复。开门处便是戊位,阴气森肃,怨灵聚合,无不显出设阵之人苦心的防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