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杨戬——人生长恨水长东 > 第七章 吁嗟寄篱下

第七章 吁嗟寄篱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小心翼翼踱上几步,又停下来用触角试探,再小心地顺着手指钻入袖中。www.yankuai.com这只臭虫在仍不失弹性阳刚的手臂上找了个舒适的位置,痛快淋漓地吮着鲜血,浑不知为何有了如此好运。
  
      杨戬侧过目光,静静看它在自己袖内饱餐一顿后悠然离开,落寞地笑了一笑。
  
      他在这间小小的柴房里已躺了七日,堆积的废枝烂叶,飞扬的尘土,除了恶言恶语地服侍他三餐的一个僮仆外,他唯一能见到的活物,大约也就是这处处皆是的臭虫了。
  
      死固然不易,活下去,却原来也如此艰辛。
  
      柴房的门呀地一声开了,阳光直射进来。他有些不适,也不欲见那僮仆趾高气扬的神色,便微微合了双目。只觉一双手轻轻将他扶起,又将一杯水送到口边。
  
      除喂饭之外,再无人来过问他。因为渴极,也因为那日吐血后未退的高烧,他唇边早已干涸裂开。抿了一小口水,略觉舒适了一些,他慢慢睁开双目,却是一楞,第二口水呛入肺中,不住剧咳起来。
  
      映入他眼中的那个女子,清淡优雅,松松地挽着长,正是三圣母。
  
      三圣母皱了皱眉,放下水杯为他轻拍着胸口。杨戬这么多日来第一次靠近看着这小妹,心中一阵欣喜,又是一阵酸楚。突然想起当年自己练功累了时,三妹也会这般为自己轻轻捶拍。于是七日前所有的痛心与不堪都从思绪中淡去,他微微一笑,笑容中全是怜爱与温暖。
  
      “康老大带着哮天犬走了。”她却避开杨戬目光,有些不自然地道。
  
      “哮天犬?”是好几天未见这狗儿了,想起他那天在自己眼前晕倒,杨戬脸上现出询问担忧之意。三圣母却未看到,只道:“康老大这么做也是不得已。哮天犬伤势很重,若再由着你利用下去,只怕你又要多造一场孽了。”
  
      利用?杨戬心中一冷,收回目光不再看她。但三圣母的声音却仍清楚地传了过来:“以前你利用他的忠心作恶,骗得他伤天害理。现在,又利用他的忠义来续自己的命,浑不顾他的死活。所以康老大让我转告你一声,他带走了哮天犬,而且会去南极仙翁那里求取无忧草,助他忘了以前的一切从头开始。”
  
      三圣母又将水杯递在他唇边,他却不喝,一任那水顺了杯口洒了一身。她的话又一次剌得他心中阵阵隐痛。而且,几千年来已习惯了哮天犬在身边出没的日子。但无忧草?他知道那是南极仙翁所种的灵药,可以藉之封印住别人的全部记忆,将一切抹了重来。
  
      “不过这样也好。”他默然想到,“我已累了他太久了。忘记,或许那是他最好的选择。”
  
      三圣母扶着他躺回地上,用丝帕为他试去水渍和渗出的冷汗,犹豫了一下,又道:“后天我们就要回家了,你现在这样子也照顾不了自己,就先和我们住上一段时间吧。不过,现在还不能告诉母亲,她老人家受了那么多苦,重见天日后又为你的所作所为伤透了心,我不能让你再伤到她老人家。”
  
      她什么时候走的,杨戬没有去注意。也许真的痛到麻木了罢?除了失望与冷漠,他已不期望她会带来更多的东西。反而,想起那个垂着头让自己抚摸、小心翼翼地推测着自己喜恶的身影以后都不复能再见时,他甚至有些代哮天犬高兴。
  
      “忘了有我这个主人的存在吧,哮天犬,你终于可以做回你自己了。”他沉思着,自嘲地一笑。
  
      只是,三界之内,唯一一个关心自己的人也消失了去。那些不为人知的过去,从此也真正无人明了。生存是一种负累,而这种寂寥,又何尝不是一种负累呢?
  
      三日之后,与新婚燕尔欢天喜地的龙八夫妻、赵大善人作别后,三圣母一家出城选了一处偏僻的空地,作法腾云返回刘家村。三圣母托辞杨戬是一个被贬了的小仙吏,曾有过一些交情,哄得瑶姬不再追问,由沉香负着他一路同行。
  
      刘府早不是原来那破旧的灯笼店了,修葺一新,窗瓦明净,比之当年沉香羡慕的那个小财主家,已不知威风了多少倍。在最里的一座院落里腾出间小屋,草草收拾后便将杨戬安置了下来。杨戬以前的作为毕竟伤得他们太深,虽不能见死不救,却也不想多看到他出现在眼前。
  
      此后的日子古井无波,别处的欢乐永远与这小屋无关。三年来刘府的仆人轮番来服侍他饮食,大多敷衍了事。一则风闻这个人的过去,颇为不齿,二则主人们反正对他不闻不问,他们也落了个省事清闲。
  
      倒是前来拜访三圣母的神仙们有时会来小屋里瞧瞧,对着他指指点点。嫦娥也来过两次,但他却宁愿她从未来过。所有人都是原封不动的说辞,清一色的指责与嘲弄,还有那道貌俨然的所谓改过自新的说教。
  
      也只有这时,他的目光中偶尔会象以前那样显出凌厉的冷意与阴鹫。而这时,和他目光一对,任何一个访客都会噤若寒蝉,不由自主地退了出去。
  
      百般无聊中他又开始了重聚真元的尝试。身体已残破得无法恢复,内息每在支离破碎的经络中运行一遍,都会痛得他生不如死。但越是如此,越激起了他固执的天性。几千年来他做任何事都绝不畏难而退,也正是凭了这顽强得近乎顽固的个性,才从一个少不更事的孩子,一步一步成为那个威震三界的司法天神,守护住了自己所关心爱惜的那些人的未来。
  
      而瑶姬也终于知道了这个缠绵床榻的病夫正是自己那个倒行逆施的儿子。她几次徘徊在小屋之外,却还是选择了离开。和三圣母不同,杨戬的性格从来就不是她所喜的。她不喜欢这孩子的眼神,很小的时候就老成得让人捉摸不定。还有那神目,当她生下这孩子,那带给了她无比的惶恐。而后来,她更觉得那场惨剧和这孩子天生的神目脱不了关系。
  
      这一段时间的努力,所聚合的法力虽杯水车薪,但耳目较以前已灵敏了许多。杨戬已不止一次听到瑶姬的脚步在门外响起。他有些期待,但又本能地想逃避,只求这脚步永远不要走进屋里。
  
      实在太久了,久到他都不知该如何面对她。冲天火光里母亲愤怒的面孔,那印在自己颊上火辣炙痛的耳光,还有她看向自己神目的憎恨眼神,这便是母亲给予他的最后记忆。
  
      劈开桃山之后,他将她抱在怀里,仿佛又听到了那个充溢了儿歌与欢笑的童年。但是,母亲却冷冷地不肯看他。她依然以为他那次使用神目中的法力,是源于卖弄和心血来潮。
  
      “不可使用你天生的法力!”母亲的话再次在他耳边响起。
  
      “我不能看着妹妹掉下山崖……”他软弱地在心中为自己辩解着。
  
      “但你害了全家。害死了你爹爹,你大哥,还有我几千年不见天日的痛苦。是你的法力,才引来了天庭追捕我的天兵们!”瑶姬的声音斥责道。
  
      喉中微甜,一股血腥味涌将上来,他勉强忍着凝神细听,那脚步声又一次在门前停下,既不推门而入,却也不离开。
  
      “已生的事,永不能再被原谅。但做过这么多,这次真正成功了,就让我再看上一眼也好?让我知道,那些努力,并没有白费。”他黯然地想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