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绝色毒医王妃 > 第一千五百七十八章 交托给她

第一千五百七十八章 交托给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几个人沉默了下来,不过林梦雅跟龙天昱,始终是用眼神在互相交流。
  
      等待,总是令人心焦。
  
      哪怕是柳倩蓉这样的人,也不禁紧紧的抓住了衣摆,贝齿细细的咬着樱唇,克制着内心的焦躁与不安。
  
      良久,林梦雅才打破了沉默。
  
      “进宫家,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不过,你倒是赌对了人。偌大的非叶城,除了我们之外,还真是没人能做得到了。”
  
      龙天昱温柔的看着自家夫人忽悠别人,要说这话也不算是错。
  
      作为宫家家主,整个非叶城内,谁也比不得她的资格。
  
      柳倩蓉似乎是松了一口气,她也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
  
      毕竟能让神通广大的老板都这般重视的人,必定不凡。
  
      “不过,你必须要告诉我,你进宫家的真实目的。你也知道,我们就算是再厉害,可这里真正当家做主的是宫家。我们还想继续在这里,势必不能得罪。要你想要对宫家不利,现在我劝你还是离开,不然只是以卵击石。”
  
      她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人,危害到宫家。
  
      这话,也算是威胁。
  
      但没想到的是,柳倩蓉脸上,却露出了几许复杂的神色。
  
      再三思考之后,柳倩蓉似乎是下定了某种决定。
  
      她起身,当着他们所有人的面,在衣柜的最隐蔽的角落里,翻出一个青色的小布包。
  
      龙天昱下意识的戒备,但林梦雅知道,小布包没有任何的危险性。
  
      柳倩蓉一点点的翻开,里面躺着的,却是一枚已经暗淡并且损坏了的玉钗。
  
      一看,就知道年头不短了。
  
      素手轻轻的抚摸着玉钗,柳倩蓉的眼中,有不舍、有愧疚、也有解脱。
  
      “倩蓉并不是要对宫家不利,只是希望,能将此物,归还给宫家人即刻。如果小姐能跟宫家说得上话,那倩蓉也可以把此物,托付给小姐。”
  
      说着,柳倩蓉就把玉钗,双手奉到了她的面前。
  
      她细细的打量着躺在帕子里的玉钗,除了质地好一些之外,款式已然是好多年前的旧款了。
  
      只是不知道,钗子跟宫家,有什么关系。
  
      想了想,她把玉钗珍重的收了下来。
  
      “你若信得过我,我必定会把这东西,送到宫家人的手上。除此之外,柳姑娘还有其他的话要说么?”
  
      得了她的承诺,柳倩蓉也不迟疑,轻轻摇头。
  
      “小姐必然是一诺千金,倩蓉托付给你,也就足以安心了。要说还有其他的话,就请小姐转告给宫家人一句话。斯人已逝,往事不可追,前缘莫再提了。”
  
      听她语气,似乎其中还有些曲折。
  
      林梦雅想了想,还是决定先回家问问曾祖。
  
      家里头的那些陈芝麻烂谷子,唯独他老人家还念念不忘。
  
      “好,我都会一一转告,你且放心。”
  
      柳倩蓉感激的看着她,跪在地上磕了一个头。
  
      “小姐的大恩,倩蓉没齿难忘。从现在开始,倩蓉一定听小姐差遣,直到此事终了,倩蓉再另作打算。到时候,是死是活,全凭小姐决断。”
  
      话说到这份上,无论如何,林梦雅是不能让蒋易再动手的了。
  
      把人扶了起来,至少到现在为止,她对柳倩蓉的感觉,还不赖。
  
      “也请倩蓉姑娘谅解,有些事情,事关我们的身家性命。只要姑娘守口如瓶,我们也自然不会伤害姑娘分毫。”
  
      柳倩蓉点头应了。
  
      “是,倩蓉明白。”
  
      倒是个聪明伶俐的人,如此一来,省了她不少的事。
  
      “倩蓉姑娘,我既然已经应了你,那晴柔姑娘的事情,你打算何时告诉我?”
  
      柳倩蓉立刻说道。
  
      “小姐不必多心,倩蓉没有要挟的意思,实际上晴柔姑娘的出身跟我差不多。她幼年丧父,母亲被迫改嫁,不堪羞辱自寻短见。姑爹叔叔狠心,想要把她卖给一个老乡绅当填房。她不肯,才费尽千辛万苦逃出来的。后来,她实在是无以为继,就在花楼内挂了牌子。”
  
      听身世,倒是个苦命的人。
  
      只是如此一来,好像跟四哥哥更没有什么关系了。
  
      “那你可觉得,最近她似乎有什么异常么?”
  
      柳倩蓉边说边回忆。
  
      “要说异常,我也有那么点感觉。因为我们两个同病相怜,因此比其他人更亲近一些。我记得她前几日跟我说,好像是有个人,想要为她赎身。我劝过她几次,欢场里的蜜语甜言,哪里能作数呢?可那丫头犟得很,见我不信,后来就闭口不言了。我几次想要打听出给她赎身的那个人,都被她给搪塞了过去。只知道,那人出身世家,有钱有势,对她也动了几分心思。”
  
      欢场女子,大多是晚景凄凉,唯独能得善终的,就是能看透世事的聪明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