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天眼鉴宝 > 第四百零二章 一物降一物

第四百零二章 一物降一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妈,我若娟…不是…我没事…嗯,还是三十八度三,吃过药了对…不用…浩明在监护室呢…我也不知道,他可能跟医生说什么了吧…是啊,我也这么觉得…可我的话他不听…嗯…“
  
      ”妈,求你个事儿,你能不能给浩明打个电话…对…你让他回家吧…不是不是…他挺会照顾人的,就是…就是他总凶我…真的,不骗你…他刚刚还跟我嚷嚷了呢…呃…因为我不吃饭…“
  
      “不是…可我真不饿啊,一点也没冒口…嗯…最后吃了,一碗粥,俩小馒头,三道菜…我要不吃,他又得跟我瞪眼了。”
  
      王浩明差点给地气死,“好家伙,这是给我告状呢?”
  
      “妈,求你了,你跟他说说,让他回去吧…我现在都不敢和他说话…嗯…别说是我说的啊,也别说我给您打过电话…”周若娟徐徐撩开被子,朝卫生间那头看了一眼,似乎在瞧王浩明会没回来。
  
      可下一刻,她脸色一愣,一下就看见了站在床边上的王浩明。
  
      “啊,你不是去厕所了么?你,你,老师可什么也没说!”
  
      王浩明瞪了她一眼。
  
      周若娟脸都白了,赶快对着手机道:“妈,不用了不用了。”
  
      挂了线后,她急忙把手机搁到枕头底下,怯怯瞅了王浩明一眼,把被子拉上来盖住半拉脸。
  
      王浩明道:“不是让你睡觉吗?”
  
      周若娟跟受了惊的小兔子一样,“对不起,我马上睡,马上就睡。”
  
      见她闭了眼,王浩明拉了把椅子坐过来监视她,十分钟后,才站起来去了卫生间,出来时看看表,已经晚上九点多了,又去一区走了一圈。
  
      见周若娟可能是睡觉了,王浩明就没言声,悄悄出了监护室,开车回家。
  
      到了小屋,王浩明连衣服都没顾上脱,就倒在床上呼呼睡起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铃铃铃,铃铃铃,手机的铃音把王浩明吵醒了。
  
      迷迷糊糊地睁眼顺着黑暗中的亮光看去,一把将电话抓过来,可当看到号码后,王浩明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是周若娟,是周若娟的手机号码!
  
      难道出事了?都夜里一点了,怎么这个时候打电话?
  
      王浩明也说不清自己是个什么心情了,拿着电话的手略微有点抖。“喂……”
  
      “浩明。”是周若娟的声音,电话那头的她好像带着哭腔。
  
      “是我。”王浩明急道:“你怎么了?哭什么?出什么事了?”
  
      周若娟吸了吸鼻子“你能不能过来医院一趟,老师有点害怕。”
  
      王浩明道:“到底怎么了?”
  
      “没事,你,你要是不方便就算了,没事。”
  
      “别怕,别怕,我马上过去,你等我啊!”
  
      王浩明火急火燎地把手机装进兜里,也来不及穿什么衣服了,还是白天那身,顶着冷风就跑出了门,开上车往宣武医院奔去。
  
      住院部大厅黑着灯,正门早关了,大铁链子上着锁,王浩明敲了几下也没人开,后来找了半天才跟住院部侧面看到了一个小偏门,顺着安全梯爬到心内科,呼哧带喘地往前跑。
  
      那边,本应该安安静静的监护室外面聚集了不少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几个大龄的妇女还在呜呜地哭。
  
      王浩明一看里面没有周老师的家人,心头松了不少,一口气跑过去,滴滴滴,输入监护室的密码,等大门咔嚓一声开了。
  
      用最快的度抓起鞋套,一边往里是一边穿鞋套,对着护士台道:“护士,周若娟怎么了?”
  
      小护士看看王浩明,悄悄的一挥手。
  
      王浩明会意地凑过去,紧张道:“您说。”
  
      小护士左右瞧了瞧,压低声音道:“刚才一区死了一个人,突然心肌梗塞,送进手术时就不行了,他在你女朋友旁边的那个床,嗯,就那老咳嗽的老头,你女朋友可能被吓坏了,刚才一直捂着被子偷偷哭呢,可能她是怕她自己也突然发病吧,你最好劝劝她,别让她多想,要不没病也得给想出病来。”
  
      王浩明实实松了口气,“她那人就这样,什么事都往坏处想,谢谢你了啊。”
  
      走进一区,王浩明现周若娟还保持着他晚上走之前的那个姿势,蒙着头,缩着身子。
  
      而她旁边的7号床位,果然空荡荔了。王浩明慢慢坐到她床上,把她脸上的栓子往下一拉,“周老师,我来了。”
  
      周若娟惊吓般地一哆嗦,颤颤巍巍地探出脑袋看看王浩明,紧绷的神色松弛了不少。
  
      王浩明拉住她软绵绵的小手儿拍了拍,“别怕,别怕。”
  
      周老师咬着嘴唇道:“刚刚死人了,那个老大爷,我住进来的第一天他还跟我说过话呢,问我多大,做什么工作的,可,可一转眼,就这么没了。”
  
      她眼角有些湿润,抹了抹眼泪道:“浩明,老师是不是也有一天会像他那样啊。”
  
      王浩明道:“说什么呢,不会,你还年轻,病也不重,别多想。”
  
      周若娟道:“你能不能让医生给老师做个检查,我不舒服。”
  
      “哪不舒服?”
  
      “……哪都不舒服。”
  
      王浩明无语地一拍脑门,安慰道:“那是你心理作用,你看,监护仪不是跟这儿呢吗,这是实时监护的,你心脏要是不对,血压要是不正常,仪器就报警了,你自己看,你现在指标都正常,嗯,就是血压低了点,但也是范围内的。”
  
      周老师一呼气,‘恩’了一声。
  
      王浩明知道现在是她最脆弱的时候,于是就用非常缓和的语气一点点开导着她,宽慰着她。
  
      十分钟后,她的情绪明显稳定了一些,不再那么惊慌了。
  
      王浩明心疼地帮她捋了捋散乱的头发,“睡吧,睡一觉就好了。”揉了揉带眷血丝的眼睛,笑道:“你睡你的,我就在这儿。”
  
      周若娟重重一点头,好像怕王浩明偷偷跑了,她却没松开的衣服,就这么拽着,舒舒服服地闭上眼。
  
      可她是挺舒坦,王浩明却遭了罪了,趴也不是站也不是,只能干巴巴地支楞着身子,让她知道自己在,给她一种安全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