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天眼鉴宝 > 第四百章 手术

第四百章 手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王浩明关切道:“周老师怎么样了?”
  
      老太大道:“医生说还没过危险期呢,高烧也不退,一天十来个冰袋来回换,也没用,唉,都愁死我了。”
  
      说着说着,老太太眼泪就下来了,她抹了把眼角,苦涩道:“这孩子从小就命苦,二十几年都没过上个踏实日子,除了看病就是住院,唉,你说她要是有个好歹,我可怎么办啊。”
  
      王浩明赶快安慰道:“奶奶,您别这样,周老师肯定不会有事。”
  
      老太太拿袖口抹着眼睛,“但愿吧,但愿吧。”
  
      王浩明凑过去给周若娟拉了拉被子,“你觉得怎么样?哪难受?”
  
      周若娟不说话,咬着嘴唇闭上了眼睛。
  
      老太太摇摇头,“这孩子自尊心强,不喜欢别人看她这副病怏怏的模样,小王,要不你先回去吧,这边有我呢,没事儿,回去跟你们班同学说,谢谢他们惦记了。”
  
      “我再待会儿。”看周老师这副病弱的梅样,王浩明都心疼死了,更何况她现在还有生命危险,自己怎么能走?
  
      不多时,打饭的刘主任回来了。
  
      王浩明和老太太急忙走过去问了问周若娟白天的情况,监护室是不让陪护的,每天都有一个固定的探视时间,所以老太太也是刚来,不了解情况。
  
      刘主任道:“早上化验过了,下午出的结果,烧不是病毒或炎症引起的,是做造影后的伤口没压住,出了太多淤血,人体要自然吸收,势必会伴随热症状,照这个情况看,可能还要烧几天,你们最好有点心理准备,现在什么情况都可能生,不是做完手术就万事大吉了。”
  
      老太太一听,一下就慌了,“大夫,我女儿不会死吧?”
  
      刘主任沉吟道:“你们家属最好劝劝她,让她积极配合治疗,我看她现在的情绪有点不好,这也很影响她的恢复状况。”
  
      顿了顿,他从抽屉里摸出一个单子,“对了,上次手术时的押金和费用都用完了,这是今天和明天的检查费用,您看一下,到时候让小李给您开单子,您去一层缴费。”
  
      等王浩明和老太太忧心忡忡地回到周老师的病床边上,周若娟虚虚弱弱地看了过来,目光停留在她母亲手上的单子上。
  
      “多少钱?”老太太强笑道:“没多少,你甭管了,喝了吗?喝口水?”
  
      周若娟咬咬嘴唇,说道:“您跟我爸也没钱了吧?这些年看病大多花的您俩的存款,我……”
  
      老太太摸摸她的手:“说了别管了,待会儿我给你姐打电话,让她送点钱来。”
  
      “不要,我姐夫生意出了问题,别麻烦他们了。”周若娟强撑着要从床上坐起来,“妈,你扶我起来,我出院,不住了。”
  
      老太太吓了一跳:“你干什么?胡闹!你还在危险期呢!”
  
      周若娟强硬道:“我没事,回家养病就行了。”
  
      “唉哟,周老师,你就别添乱了行不?”王浩明急急把她按回去,盖好了被子给她。
  
      “费的事儿你就甭操心了,奶奶,待会儿您把单子都留给我,还有她的病例和身份证,钱我交。”
  
      你交钱?周若娟的母亲下意识的怔了怔,那怎么行!周若娟也转头看向王浩明。
  
      王浩明不由分说地拉开周老师病床边上的抽屉,一看,身份证病例和饭票都在里面。
  
      点了点头,对老太太道:“奶奶,孙叔叔那儿我知道,最近店里周转出了问题,正忙着出货呢,您就甭跟我客气了,拿点钱算什么,周老师教了我两年学问,我们关系一直不错的,玲玲我也认识。”
  
      老太太讶然道:“哟,那也不行,你这,你这还是学生呢,家里也不富裕啊。”
  
      王浩明道:“我早就自己赚钱了,这点钱还是不在话下的。”
  
      周若娟看看王浩明,声音低弱无力道:“我不能要你的钱。”
  
      “老师,我的亲老师。”
  
      王浩明就苦笑道:“这都什么时候了,您还说这个干嘛?现在看病要紧,钱不钱的,以后你富裕了再还我不就行了?你现在的任务就是抓紧把病养好,先退烧,等转出监护室了再说其他的。”
  
      王浩明扭头看向老太太,说道:“奶奶,钱的事儿就交给我,别再说了行不?”
  
      老太太一听,也没再推辞,叹息着摸住王浩明的手。“谢谢你了,谢谢你了。”
  
      周若娟眼眸动了动,看王浩明一眼,把脑袋扭开,抿着苍白的嘴唇不再言声了。
  
      “您别这么说,我应该的。”王浩明走到监护室一号区的墙角下,拿起电热水壶给周老师柜子上的水杯蓄满热水,然后拿着杯子递给她。
  
      “大夫让你多喝点水,烧就退的快了。”见她不接,王浩明无奈放下杯子,对老太太道:“周老师的病根还是在先天性心脏病了,这次的心肌梗也是它引起的吧?”
  
      老太太眼眶有些湿润,说道:“可不是嘛,唉,二十几年了,本来说孩子小的时候做手术恢复的几率最大,可当时我们家经济状况有限,孩子也没办法上保险,都得是自己全额支付医药费,没钱做手术,这一拖,现在就是想做,完全复原的机会也不会太大,而且还有很大风险,唉,都怪我,怪我。”
  
      周若娟从被窝伸手拉住母亲“妈……”
  
      王浩明一迟疑,看看她们道:“我是这么想的,您看行不行,嗯,等周老师烧退了挺过去这段日子,我想送她去美国治疗,那边的设备和医疗状况比国内先进些,手术的话,成功的几率也很大。”
  
      老太太和周若娟均是一愣:“美国!?”
  
      王浩明点点头,刷刷写了一个自己的手机号码给了老太太。
  
      “这是我电话,二十四小时开机,您随时可以打给我,嗯,具体怎么样您几位商量,只要您觉得行,我立刻给您联系国外,医院也好,大夫也罢,咱们都用最好的,争取将风险降到最低,嗯,还是那句话,钱的事情您甭操心,我出,花多少都没问题。”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