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天眼鉴宝 > 第一百九十八章 估价

第一百九十八章 估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玩的这些上不了台面,老哥你就别笑话我了,到是听说小王今天遇到件宝贝,拿出来给我们开开眼吧。”
  
      周老板刚才听荣叔说,这小年轻城隍庙淘了件成化斗彩,别说荣叔不信,就是随瓷器不甚了解的周老板,那也是不信的。
  
      王浩明闻言从**手里接过来两个物件,把外面的报纸打开之后,将那个成化斗彩鸡缸杯放在了茶几上。
  
      至于那个笔筒,王浩明又随手交还给**,他用灵气查看过了,这笔筒虽然雕工不错,但是里面没有丝毫灵气,应该是个现代工艺品。
  
      “呵呵,这品相可是不太好啊,是谁修补的?这不简直就是糟蹋玩意儿吗。”
  
      荣叔随手将王浩明放在茶几上的鸡缸杯拿了起来,把玩一圈之后,就看到了杯口破损了地方,眉头不由皱了起来。
  
      按理说不是全品相的名贵瓷器,只有修补的好,其价格也是居高不下的,但是这物件先不论真假,这修补的工艺,简直就是惨不忍睹。
  
      “荣叔,这个先不说,您先看看这东西,究竟是不是成化斗彩的。”
  
      王浩明的话让荣叔又把注意力放在了鸡缸杯上,脸上的神色也慢慢改变了,由先前的漫不经心变得凝重了起来,继而拿着鸡缸杯走到他的办公桌前,将桌子上方灯给打开了,又拿出一个放大镜,仔细的看了起来。
  
      除了王浩明之外,另外几个人也都是秉住了呼吸,紧张的看着鉴定中的荣叔。
  
      那位周老板更是一脸不可置信的神色,能让荣叔有如此表现,即使这杯子不是成化斗彩,那也肯定是一件弥足珍贵的古玩了。
  
      “好,好东西,唉,可惜,可惜了啊。”
  
      过了足足十多分钟,荣叔才把强光灯关掉,走回到他那张檀木茶几前。小心的将手里的杯子放到茶几上,眼中满是惋惜的神情。
  
      “荣叔,这是真是假,您给个,准信啊。”王浩明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是真的成化斗彩,只是这品相,可惜了啊,这要是没有磕碰过的。就这么一个小杯子,现在拍出去,最少能值三千万。”荣叔看着这鸡缸杯连连摇头,惋惜不已。
  
      “荣叔,那现在这杯子能卖多少?他们可是急着用钱的。”王浩明知道张莹姐弟最关心的就是这个问题,是以问了出来。
  
      “现在这品相,啧啧,去拍卖的话,八十到一百万,要是咱们圈内人收,五十万左右。”荣叔砸巴了下嘴巴,似乎对自己说出的价格很不满意。
  
      “能卖这么多?”一旁的**吃惊的长大了嘴。三千万他是从来没想过,能换得三十万,他就满足了。
  
      “你们这是运气好,碰到了浩明,而且城隍庙那地方没出过几个好东西,老玩家去的都少了,不然这个鸡缸杯真被你们三十万卖掉的话,小家伙,有你后悔的时候。”
  
      荣叔顿了一下又接着说道:“这要是让我碰到了,三十万也算是捡了个漏,对了,说个故事给你们听,就是关于这鸡缸杯的,那是解放前的事情了。”
  
      北京前门大街祥和成货铺的掌柜王殿臣,到山东黄县收购旧货。
  
      一天,他在一家院子里看到一位中年妇女梳头桌上,有一个盛着皂角水的小杯子,色彩艳丽。他不由自主地走了进去,请那妇女将杯子取出一看。
  
      那杯子制作精细,是一件真正的成化斗彩。他便要买下来,那妇女见他真要,便开了个大口,要一块现大洋。
  
      那时候,买一亩地也只要5块现大洋,哪知王殿臣二话没说,就掏出一块铸有孙中山像的大洋给了她。
  
      王殿臣回到北京,赶忙与伙计们一起估价,斗起胆子定个800块大洋,也就是比进价高800倍。
  
      这东西摆上去没两天,就被鉴古斋的老板周杰臣看中了,马上出了800块大洋买走了。
  
      王殿臣一下子明白了,价开小了,被内行捡了漏,但已经赚了不少,也就心满意足了。
  
      周杰臣回家后仔细欣赏那个小杯子,果然是上佳成化斗彩。造型轻灵秀美,胎质细腻纯洁,白釉莹润如脂,彩色柔和,画的是松鼠偷葡萄。
  
      果叶并茂,绘工精细,栩栩如生。如此宝物,只化了800元就到手,怎不高兴?
  
      古玩行里的同行,都知道周杰臣得了一件好东西,但谁也不肯出高价买。
  
      最后周杰臣找到吴启周,吴只出2000元,讨价还价后给加到2500元,周杰臣一倒手赚了1700元,当然高兴得没法说。
  
      哪知吴启周后来把杯子带到到美国,获利逾万元。周杰臣才知道自己被别人捡去的漏更大。
  
      “所以像成化斗彩这样的珍品瓷器,只要是真的,那价格就没谱,就拿今天这个鸡缸杯而言,如果是品相完好的,小家伙你开价三千万,那别人出三四千万或买下来,还是等于捡了个大漏的。”
  
      “荣叔,那**把这玩意儿拿到古玩店里去,那些人怎么只弃出价三五万呢,他们不会看不出这是成化斗彩吧?”王浩明问出了**心里的疑问。
  
      荣叔看了王浩明一眼,满脸不屑的说道:“他们懂个屁,别说成化斗彩的真品成件,那些人就连成化斗彩的碎瓷片都没见过,充其量把玩过清三朝的仿品,估计他们就把这个当成了那时候的仿品,能给出三五万的价格来,已经是很不错了,就这品相。即使是清朝的官窑仿品,撑破天也就值个十来万的。”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成化斗彩的仿品已经出名到以假乱真了,这真物件摆在那些人面前,却是没有人认识了。
  
      “荣叔,您看这鸡缸杯怎么处理才好?”
  
      王浩明看得出张莹姐弟俩焦躁的神色,也明白这两人的心思,都是想早点将这杯子换成现金,用于救治父亲。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