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天眼鉴宝 > 第一百七十八章 奇怪的辨酒方式

第一百七十八章 奇怪的辨酒方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张志东一听大喜,他软泡硬磨,甚至把自己的老爸都搬出来郑梦婷才答应和自己出来走走,如果自己赢下这场比试,又多了一个机会和郑梦婷相处,说不定就能俘虏她的芳心。
  
      想到这里,张志东马上大声说:“来,我们快一点来比试吧。”
  
      王浩明看好戏的心情一下子荡然无存,听到郑梦婷答应张志东的提议,再联想到郑梦婷答应前看向自己的一眼,他马上就明白郑梦婷这是在警告自己。
  
      如果自己赢不下来这一场比试,那后果恐怕会大大的不妙。
  
      他相信以郑梦婷还有她父亲的本事,如果真的要与自己为难的话,恐怕自己的小日子过得会很苦。
  
      摸了一下自己的鼻子,王浩明的心里不由得苦笑起来,这叫做惹“祸”上身啊。
  
      为今之计,只能尽力赢下这一场比试了。
  
      看了看张志东,王浩明收起吊儿郎当的心情,认真地说:“那,我们开始吧。”
  
      张志东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整个人慢慢地平静下来,接下来的比试不仅仅关乎面子,还关乎郑梦婷,他不得不认真对付。
  
      拿起其中的一杯葡萄酒,张志东轻声说:“品酒的第一个步骤是看,要摇晃酒杯,观察其缓缓流下的酒脚,然后是将杯子倾斜45度,观察酒的颜色及液面边缘,这样就可以看得出来这个葡萄酒的成熟度。”
  
      “第二个步骤是闻……
  
      张志东一边小声地解说一边慢慢地品尝着手里的葡萄酒,仿佛是一个世界上最优雅的绅士一般。
  
      王浩明不动声色地看着张志东表演,他对此一点兴趣也没有,现在可不是表演,而是比试,装b是没有用的,赢下来才是最重要。
  
      邢超也是喝酒的人,虽然不是高手,但是毕竟有钱,平时和品酒师也多有交往和取经,在他看来张志东的动作一丝不苟,合乎规范,很有高手的派头。
  
      “看来这个张志东在这方面确实是有一点本事的啊,王浩明应该是凶多吉少了。”邢超心里想。
  
      从张志东拿起酒杯开始,郑梦婷完全是出于专业人的眼光也看向张志东,在她的眼里张志东的各个步聚做得纹丝不差。
  
      拿捏酒杯和晃动时的频率和时间都恰到好处,看来确实是有几分本事的。
  
      看到这里,郑梦婷心里一阵烦躁,如果张志东真的赢了,自己就又不得不强忍着恶心陪他一天,这真的是让她有一点抓狂。
  
      不由得看向王浩明,她发现此时王浩明,仿佛是在看一只猴子表演一般,嘴角尽是说不出意思的笑容。
  
      心突然就平静下来,当她重新看向张志东的时候,她心里也乐了,仔细看看,此时的张志东还真的就像是一只大马猴。
  
      张志东当然不知道在王浩明和郑梦婷的眼里,自己已经为了一只表演马戏的猴子。
  
      当第二杯红酒入口的时候,他不由得愣了一下,嘴里也不再说话,而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仿佛是被子弹击中的兔子一般。
  
      浑身一抖,张志东觉得一阵冷汗冒了出来,顿时就把衣服都湿透了,刚才还觉得很舒适的空调吹出的微风此时也被得冷意凛然,仿佛是冬天那有如小刀一般的寒风一般。
  
      与此同时,张志东的额头上冒出了豆大的汗珠,因为他发现自己根本分辨不了,这两杯葡萄酒的年份谁先谁后!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以我的本事,怎么可能会分辨不出来!”张志东心里大叫道。
  
      再重新各喝了一小口,张志东越地糊涂起来,他依然觉得这两杯酒一点不同都没有!
  
      张志东用力地摇了几下手里的酒杯,甚至连里面的酒液飞溅出来也顾上不,然后再大口“咕”地喝了一口,已经顾不上刚才他所说的品酒时只能“小酌”而不能“大口地喝”的要求了。
  
      “看吧,这就是装b反遭雷劈的下场了。”王浩明脸上一本正经,但是心里真的是心花怒放。
  
      不过王浩明对这也很讶异,像张志东这样的公子哥儿都是欺软怕硬,也就是都是习惯用自己的长处去和别人的短处比试,以达到击败他们的目的。
  
      所以既然张志东提出和自己比品酒,起码手上会有一点本事,现在竟然落到这样的下场,真的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不过,现在他与张志东是敌人,看到他如此落魄,自然落是高兴不已。
  
      张志东的异样所有人都看出来了,邢超是最高兴的那一个。
  
      原来他觉得王浩明一定会输,现在看来倒还不一定。郑梦婷则轻轻地摇了摇头,看来张志东所谓的品酒能力也是水分相当的多。
  
      张志东提出不要分辨出酒的具体年份,而只要分辨出哪个酒在前哪个酒在后,已经让这一场比试大大地有利他自己。
  
      但就是在这种情况之下还落得一个这样的下场,不知道这算不算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张志东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怒力平静下来,伸手抽了一块纸巾把额头上冒出的汗抹掉之后,他看着面前的两杯酒,知道自己要做出一个选择了。
  
      刚才几番喝酒,张志东都感觉不出两杯酒有什么区别,但平静下来后的张志东马上就想到了对策。
  
      因为不用说出具体是哪个年份的,只要分辨出哪一个在前哪一个在后就行,反正只有两杯酒,就算是分辨不出来,随便一说也有五十五十的机会。
  
      想到这里,张志东不由得为自己刚才提议的这个比试的方式,而得意不已!
  
      张志东彻底镇静下来,他慢条斯理地把自己面前的两杯酒一分,指着左边的那一杯说:“这杯的年份比较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