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天眼鉴宝 > 第一百四十二章 装帧

第一百四十二章 装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咋一看去,根本不像八十多岁的老人,只是在那双眼睛里,不时的流露出一的冷桑感。
  
      “你爷爷身体还好吧?”老人向王浩明点了下头,对着罗峰问到。
  
      “托您老人家的福,爷爷身体也硬朗着呢,教训我的时候,身手别提多麻利了!对了,前段时间爷爷还说要请你去家里住一段时间的。”
  
      “不去啦,这里挺好,这把老骨头,不愿意挪窝了。”
  
      老人感慨了一句,眼睛向王浩明手中的皮套看了一眼,随后问道:“是罗老哥又淘到什么宝贝了吧?走,去屋里看。”
  
      老人的脚步很稳健,带着二人老进客厅,一个四十多岁,像是老人保姆的中年妇女,上来给罗峰和王浩明端了杯茶,然后就退了出去。
  
      “拿来,我先看看。”
  
      老人并没有罗峰所说的那么难缠,进屋后擦干了双手,很爽快的就从王浩明手里接过了皮套,将拉链拉开,把里再那幅画轴取了出来。
  
      “来,小伙子,帮我把这画打。”
  
      老人可能是把王浩明当成了罗峰的跟班了,扔过来一副白手套,示意王浩明戴上。
  
      在客厅里那张长方桌上。王浩明和方老爷子将画向两边铺开,只是画轴还没打开一半,老爷午的脸上已经露出不快的神情。
  
      “我说你这个小兔崽子,这样的东西,你也好意思拿来让我装帧?看我老头子每天都很清闲,来消遣我是不是啊。”
  
      等到画卷完全展开后,方老爷子已经是满脸怒色,他这一辈子经手的名家书画真迹,可能要多个这些上任何一位收藏家,眼力自然不凡,打眼望去,就已经分辨出这画的真假来了。
  
      罗峰看到老爷子火了,连忙出言说道:“方爷爷,你别生气,千万别生气啊,您这火气怎么比我爷爷还大,听我解释。”
  
      “解释,有什么好解释的?你爷爷不会让你拿着这幅画找我来装帧的。应该是你子自己的主意吧?我说你小子也不缺钱,没有必要拿我装帧出去的东西糊弄人吧。”
  
      老爷子的火气丝毫不减。要知道,装帧和字画从来都是相辅相成的,通常说“三分画七分装”。
  
      一幅字画,如果经过装帧大师的手,拿出去后。真的是可以糊弄住不少刚入收藏界的人。
  
      方老爷子,在国内整个书画装帧行业里,都属于秦山北斗式的人物,徒子徒孙多不胜数。
  
      是以经过他亲手装帧的书画,都是价格不菲的真迹,即使这幅唐伯虎的赝品,如果被方爷子亲自帧行一番,那拿出去后,说不准就能当真迹给卖出去的。
  
      “方爷爷,这画是我这个小兄弟的,他就是想重新装一下,挂在自己家里面,绝对没有打着您老招牌转手倒卖的情况,这画的轴杆用料很差,已经不适合挂堂了,我这不觉得得这对您来说是举手之劳的事情嘛,您要不高兴。咱不装了还不行。”
  
      罗峰吃了挂落,心里也很是不爽,已经暗自后悔了,早知道随便找位师傅就得了何必来招惹这老爷子啊。
  
      “你说的都是真的?”方老爷子脸色稍晴,看着罗峰问道。
  
      “方爷爷,我哪儿敢骗您啊,您一个电话,我家那位老爷子,还不打断我的腿啊。”
  
      听到罗峰的话后,方老爷子才正眼打量起王浩明来,他活这么大的岁数,阅人无数,自然看得出王浩明不是那种偷奸耍滑的人,心中的怒气也慢慢消了下去。
  
      “小伙子,我装帧书画的价格,可是很高的,你买的这幅画,笔法粗劣,意境全无,还不如到书店去买幅印届品挂存家里呢,让我装帧,可是划不来的。”
  
      方老爷子这话中的意思,已经是在推脱,这样假的不能再假的作品,如果经他手装帧了,那传出去,可是让人笑话的。
  
      “方爷爷,我也知道这画是假的,不过既然买了,也不能当废纸烧掉吧,我就是想把这两个轴杆换掉,能挂上就行。”
  
      王浩明装着很随意的样子,指着摊在桌子上的那幅画说,其实他心里已经很着急了,本来按照他的猜想,这位老爷子答应给装帧,自然在其过程中,可以发现画中画的猫腻。
  
      可是王浩明没想到的是,这老爷子看了一眼画的真伪之后,根本就不愿意出手,甚至都没向这幅画看上第二眼。
  
      一般来说,对某个行当比较熟悉的人,首先重视的,就是自己比较专业的地方,如果不是这幅画伪造的太假,方老爷子或许还能看看,当时伪造这幅画的人,为了不使人注意到这幅画,可谓是费尽心机用心良苦了。
  
      “哦?”
  
      方老爷子嘴里不置可否回了一声,不过腹睛却随着王浩明的手指,看向那幅画的轴杆,嘴里随之出了评价。
  
      “这天杆地杆和轴头,倒是用木头做的,不过这用料也太差了,看这画的时间,应该某民国那会仿的,这才几十年就快腐朽了。真是搞不明白,这样的画,也会有人去装帧,咦?”
  
      方老爷子说着说着,原本半眯着的眼睛,忽然瞪的溜圆,嘴里出一声惊疑不定的呼声,一步走到桌前,其动作之敏捷,根本不像八十多岁的老人。
  
      “这…这是我们吴装的手法啊,怎么会用这手法,来装帧这破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