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春茂侯门 > 第一百五十章 为难处

第一百五十章 为难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552节
  
  游灿道:“是是是,你家九郎好——然而这也不能全怪三表哥和任表弟,实是没想到这任家如此的不要脸,现下姑姑气得紧,三表嫂也恨得极了,四房里乱成了一团,郑家那两个小娘子还要整日里哭哭啼啼嚷什么没脸做人——既然这么没脸做人做什么不索性去死一死呢?!”
  
  游灿本来也不是这样刻薄的人,可她自从被白子华拖累到了长安来,最烦的就是这种哭哭啼啼的小娘子了。尤其郑家姐妹的哭哭啼啼和白子华还不一样,白子华是没用,这姐妹两个摆明了就是居心叵测!
  
  因此游灿是巴不得郑家姐妹去死了才清净。
  
  卓昭节凝神片刻,道:“要说这两个小娘子虽然不顾脸皮的跟着到了长安来,然而这样就想进门这也太可笑了点儿,想巴着三哥的那个庶女且不去说,横竖那是奔着做妾的。就说想嫁给任表哥的那个嫡女,所谓奔为妾聘为妻,她这么一跟还想着过门?做梦去吧!”
  
  “姑姑说,任家恐怕打的就是这个主意呢!”游灿冷笑了一声,道,“郑家早年也是齐郡的一个大户了,可这两年败落得厉害!若非三表哥陪着任表弟回齐郡,那边上下齐心恐怕是迫着任表弟在齐郡把婚都成了!毕竟任表弟是任家子弟啊!三表哥拿了祖父出来说嘴,说姑姑在长安已经给任表弟聘了官家娘子,只等任表弟明年会试后不论结果就要迎娶——那边郑家横竖已经败落,觑着任表弟很有金榜题名的可能,索性,就把个嫡女给任表弟为妾!”
  
  “……”卓昭节呆了片刻,道,“这任家,不,这任平川,这几年考绩是怎么过的?”
  
  游灿道:“八表嫂跟那郑氏姐妹套了套话——你道任家为什么要把这郑氏的姐妹送出来做妾?这两个郑氏的父母早已去世,本身就是跟着姑姑、即任表弟的大伯母长大的,这回任表弟一回去,他那几个伯母想方设法的想把侄女儿给他。结果都被三表哥推了,倒是这郑氏姐妹就住在任家,趁着机会引开了三表哥,小娘子往任表弟身上一倒,使女婆子就叫起来说是任表弟调戏了她们娘子——路上任表弟也不是没赶过她们,然而这两个小娘子一起哭着哀求,说什么她们在任家寄人篱下,这一回任家长辈说了,若是不能够赖上任表弟,就把她们随意卖出去补贴家用云云,之前当着任表弟的面我是没好意思说……”
  
  她声音低了一低,道,“任表弟何尝不是不能在自己家里长大的?虽然祖父和祖母待他是好的,可小姑父去的早,小姑姑也……任表弟一下子就对她们同情了,而且这姐妹两个有眼色得紧,路上指天发誓说到了长安定然不会再缠着任表弟,只求任表弟略略帮衬,让她们租赁个屋子自力更生的过日子……”
  
  卓昭节皱着眉打断了她,道:“任表哥还是太过天真心善了点儿!这话一听就是假的,若说她们被任家长辈逼迫,想求任表哥帮把手趁机脱离了任家……可这两个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小娘子,能怎么个自力更生过日子?还不是嫁人!现放着任表哥好说话又有前程,不觊觎他觊觎谁?去路边上嫁个贩夫走卒?恐怕她们愿意嫁,旁人还嫌她们不够能干吃不了苦呢!而且为什么一定要到长安?长安大,居不易!两个小娘子非要到长安来再自立……开什么玩笑?!”
  
  “可不是吗?”游灿之前气得狠,只挑着说了,如今就详细说来,“结果到了卓家,姑姑跟前,任表弟还想着请姑姑替郑家姐妹安排下呢,没想到一见着姑姑两个小娘子就立刻跪下来求姑姑做主了!你是没看到任表弟当时的脸色……唉!三表哥气得当场就摔了茶碗!”
  
  “三哥也真是的,任表哥一心一意读书,不大懂得这些弯弯绕绕,可三哥好歹该明白这个事理啊!”卓昭节皱着眉头道,“他怎么也不拦着点儿?”
  
  游灿道:“三表哥哪里是没拦?偏任表弟心软着,再加上三表哥……嗯,到底没有你那夫婿的果断,两个小娘子闹着要寻死明志,他也烦,就随任表弟去了。好吧,你说的对,这回若是换成了宁九陪着任表弟过去,郑家姐妹若敢跟上来,怕是早就被宁九逼着死在路上了。”
  
  卓昭节一哂,道:“那你把九郎想的真是太好了,若是九郎陪着任表哥去的齐郡,任平川提婚事那儿,九郎会像三哥一样好言好语的暗示他不要多管?必然是直接叫任平川闭嘴——任家敢弄出郑娘子说任表哥调戏她的事儿,九郎能直接打杀了郑娘子告她个放.荡无.耻,叫任家郑家的人都抬不起头来!”
  
  她叹了口气道,“从前总觉得九郎行事狠辣,如今才晓得狠辣有狠辣的好处。”
  
  之前卓昭节先入为主,自己丈夫被人觊觎数年居然浑然不知,还道情敌爱好异于常人,是看中了自己——那时候宁摇碧对深情款款的温坛榕心狠得紧,根本就是温坛榕献一回真心,他就踩一回——当时卓昭节不知就里,还几次三番埋怨宁摇碧太过扫了温坛榕的颜面。
  
  到去年醒悟过来,卓昭节庆幸之余,简直太赞成宁摇碧这对除了自己以外的女子不给任何体面的做法了!
  
  尤其对比着如今任慎之一时心软被缠上,宁摇碧从前对着温坛榕温柔万分甚至小心翼翼到了讨好的逢迎,却可以心安理得的一脚踩上去,这样的做法现下想起来,为什么这么……嗯,高兴呢?
  
  游灿不知道她现在这么说极是感慨温坛榕的事情,啐道:“晓得你们恩爱,可现下你能不能不要老是想着你家夫君?”
  
  卓昭节定了定神,道:“我看这也不是什么大事,母亲是乍听见这样糟心的事情才被气到罢了,横竖任家郑家在咱们家跟前算什么?如今还是一没长辈的话儿二没什么承诺,就两个小娘子上了门——多得是手段对付她们,有什么好生气的?”
  
  游灿跺脚道:“我就是看着她们烦!”
  
  “那就告诉母亲,早早的处置了也就是了。”卓昭节自嫁了宁摇碧之后,受丈夫影响,很不把这样的人的性命放在心上,再说这对姐妹污蔑任慎之在前,欺骗任慎之在后,怎么看都不值得同情,就道,“如今外头又不知道她们什么来路,当真狠辣起来直接打死了扔到外头去,就说府里有手脚不干净的使女,谁家还来管这样的闲事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