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春茂侯门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天才?

第一百四十八章 天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550节第一百四十八章天才?
  
  宁摇碧最终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对妻子从来都是一心一意、绝无二心——于是当两个人唤进下人伺候时,已经是掌灯时分了,看着使女们竭力装作目不斜视、耳根却悄然泛红的模样,卓昭节忍不住又暗自掐了宁摇碧一把,只是这会她手足酸软,虽然用了些力,对宁摇碧来说却是形同爱.抚,不过得意一笑。
  
  两人问了几句子女,得知宁夷旷和宁夷徽一切安好,便也放了心,吩咐人开饭。
  
  用过饭后,正捧了茶在闲聊,见换了身衣裳的冒姑进来,卓昭节就问:“如何了?”
  
  冒姑先把使女都打发了,这才道:“事情已经和夫人、游三娘子说了,夫人和游三娘子都惊讶的很,游三娘子说今晚就会与白五郎君说此事,明日必会派人去白六郎君那里问明情况——只是游三娘子不认为傅家小娘子是白六郎君的良配。”
  
  游灿这个想法也不奇怪,就冲着时采风那名声,跟他扯上关系的小娘子,平白的就仿佛不够端庄了,白家已经有了个要人命的白子华,倘若白子谦的妻子也来个婚后还与旧情人藕断丝连,在白家长辈都不在长安,白子静又是兄长的情况下,游灿和白子静夫妇还不知道要被拖累到什么地步去?
  
  更何况……撇开时采风,这傅青娘给人印象虽然不能说坏,但看着也不是个能干的,正如慕空蝉所言,虽然是官家女,然而论做派气度真的只能算小家碧玉,当不得大家闺秀的。有白子华这个处处需要人搀扶的大姑子,游灿是打从心眼里不想要个束手束脚、怯懦无知的妯娌。
  
  只不过游灿这么想,可未必能够说服白子谦,假如白子谦就真的喜欢上了傅青娘呢?卓昭节道:“那母亲怎么说?”
  
  这种事情的处置,到底还是听一听长辈的更周全。
  
  冒姑道:“夫人的意思是如今还不晓得白六郎君的心思,假如白六郎君真的只是心善同情那傅小娘子正值青春年少,却连裙钗都不得周全呢?那样的话劝说白六郎君莫要做多余之事,免得惹来闲话也就是了。这样早的就和白六郎君说不能娶傅家小娘子,岂不是叫白六郎君尴尬?”
  
  卓昭节道:“那要是白子谦真的想娶傅家小娘子,母亲可有什么打算?”
  
  “婚姻大事父母做主。”宁摇碧听到这儿,就从旁插话,笑着道,“我打赌岳母大人这么说。”
  
  冒姑果然也笑:“夫人确实这么说的,让三娘子写封信回秣陵,将傅小娘子与时五郎君的事儿原原本本的告诉白家的长辈们,横竖白六郎君是白家二房的,自有二房的郎主、夫人来操这个心。”
  
  宁摇碧要说的可不是这个,他得意道:“你看,我说这小子不地道罢?当真看中了人家小娘子,哪有还没把亲定下来就闹得满城风雨的?”
  
  卓昭节啐道:“你好意思说人家?”话里的意思虽然没说完,然而宁摇碧也晓得她的意思是当年两人还没得到圣旨赐婚,然而自己已经将恋上卓家小七娘的事情闹得满城皆知了——只是宁摇碧厚颜程度一向非常人所能及,他面不改色的道:“这小子怎么能和我比?先不说他这挑选妻子的眼力差了我何止十万八千里了,就说长辈那儿,我还没回长安时就说过,只要你愿意嫁我,祖母那儿再没有不答应我意思的。但这小子连嫂子都还没能说服呢,就先把照顾人家小娘子的名声传出来了,这不是在坑人家小娘子吗?论品行,差我太多了!我瞧时五都比他厚道!”
  
  “…………!”卓昭节无语,想了一想才道,“白子谦那儿横竖和咱们家不直接有关系,先不去说,只是傅精到底是三表哥他们的老师,过些日子表哥表弟们就要回来预备明年的会试了……”
  
  就听宁摇碧不在意的道:“傅精若是个顾儿女的人,也不会让自己女儿过到了连身出门的行头都没有了,你不必担心他会因此疏忽了对门下弟子的教导。”又道,“说到来年的会试,这次我也要下场——你就念着你兄弟们,也不管管我?”
  
  他这番话里带着调笑,卓昭节一点都没当回事,道:“这话真是把人当傻子了,府试秋试都没去过的人想去会试?便是圣人和皇后娘娘纵容,天下士子也非和你拼命不可!”
  
  冒姑在下头也微微笑了笑,不想宁摇碧诧异的道:“我何曾没过秋试?”
  
  卓昭节见他模样不似作伪,也惊讶了:“你不是说你有爵位可袭……书读得好读不好都一样么?”
  
  “是这么回事,但之前祖母哄着我好歹也读过几年。”宁摇碧道,“只是考到举人功名之后我就腻了,这才荒废下来。”
  
  卓昭节不敢相信的道:“咱们成亲之后进宫谢恩,圣人与皇后娘娘不是还叮嘱你要好好读书光耀门楣?”
  
  “在圣人和皇后娘娘眼里不过殿试算什么读书?”宁摇碧摸了摸鼻子,好笑的道,“若是读个举人就算光耀门楣了,这也就是放在庶民家里罢?”
  
  冒姑也呆住了,半晌才道:“世子是何时过的秋试?”
  
  宁摇碧道:“就是南下之前。”
  
  ——宁摇碧南下那一年正是秋试之年,那年他不过十四岁,若在那之前,就是……十一岁?自有科举以来,未及二十中进士的人自是极厉害的,可这些人中举怎么也是束发左右了罢?十一岁过府试便已经算得上古往今来一见的才杰了,十一岁过乡试【注】——卓昭节与冒姑主仆两个足足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宁摇碧倒是没当回事,笑着道:“也亏得过的早,祖母以为锋芒早露不好,叫我晚几年再琢磨会试,之前我读书就读得不甚甘心,有了祖母这句话,便彻底松懈下来了。”
  
  好半天,卓昭节才定了定神,喃喃道:“之前时五道你天资卓绝,我还以为就那么一说。”宁摇碧反应敏捷,狡诈诡变,卓昭节一直都知道他较常人聪慧,然而之前时采风说他天资卓绝——卓昭节却没怎么放在心上了,毕竟那时候两人还没定亲,时采风帮着好友在心上人跟前说好话也是有的。
  
  再说到底什么样才算卓绝,这也很值得商榷,毕竟赞人的话,总归是挑好听的话。
  
  但十一岁就过了乡试这天赋若还谈不上卓绝简直天下没有人才了!
  
  而且以纪阳长公主的地位,哪里会怕孙儿锋芒毕露?再说只看宁摇碧这些年来做的事情,哪一件不是锋芒毕露?恐怕是宁摇碧这读书的天赋太过惊人,使长公主想起来古往今来,凡是天赋奇高者,难免容易中途夭折,而二房就这么一根独苗,长公主又疼他疼得紧,生怕他这么一鼓作气的考下去,倒是留了个束发状元的美名,结果回头便英年早逝——这叫长公主和雍城侯往哪里哭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