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春茂侯门 > 第三十五章 登门作画

第三十五章 登门作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437节
  
  这一天,一直到了傍晚,纪阳长公主府那边才传了消息过来,过程如何不知,但尤氏、吕氏自这一日起在雍城侯府里再也没有见过,究竟去了什么地方还是怎么了,这就很难说了。
  
  至于祈国公府——祈国公夫人再次“病倒”,现下家事完全交给了十娘子宁娴容,甚至纪阳长公主为了给孙女撑腰,还把身边两个老嬷嬷拨到了宁娴容身边给她掌眼,有这两个从宫里陪嫁出来的老嬷嬷在,又有长公主之命,宁娴容不说从此大权独揽、彻底架空了欧氏,但也足以给欧氏添尽堵了。
  
  而欧氏这么一病,当然再也难以拘住、也没理由拘住宁瑞婉,长公主亲自发了话,让宁瑞婉即刻回许家去,甚至告诉她往后没事就不要总是回娘家来了,当以侍奉公婆丈夫为要,这显然是看穿了、或者就是这么疑心宁瑞婉帮着欧氏设套企图谋害雍城侯。
  
  此外宁世忠也得了长公主的处置——这位大总管据说是被打发到乡下去安置,只不过究竟是怎么个安置法,那大概只有长公主身边那些凶神恶煞的侍卫才知道了。
  
  卓昭节听了这些消息后,盘算了下,就吩咐阿杏研墨,三言两语把事情经过写了,跟着又打发了阿杏,不许人在旁,接下去细细的写了足足三大页纸,巨细无遗的讲述了这几日的经历,又补了两张诉说相思之情,跟着想想,忍不住又写了一点……
  
  如此,最后足足写了十几张纸,俱是密密麻麻的蝇头小楷,估计宁摇碧拿到后,看也要看上半天。
  
  写完后,她看了又看、检查了又检查,少不得涂涂改改,末了自己再誊写一遍,这誊写中自然又忍不住要加上几句娇嗔的话儿……这么好半晌,她才晾干信笺上的墨迹,小心翼翼的封好,唤进阿杏:“叫人把信快马送到翠微山去。”
  
  阿杏拿信在手里一掂量,就知道卓昭节这么半晌在屋子里做什么了,不禁抿嘴一笑,道:“是!”
  
  第二日,卓昭节照例听下人挨个进来请示事情,才把这一日的事务分下去,外头人进去禀告:“世子妇,晋王小郡主过来了。”
  
  “我去迎一迎。”卓昭节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的群青色连云纹暗花缎窄袖上襦,墨绿地折枝花卉纹锦绣半臂,腰上束着五彩宫绦,下拖着月白地八宝缠枝莲纹织金留仙裙,又扶了下回心髻侧的一对累丝点翠青鸾衔翠珠步摇,道。
  
  她带着人到了门口,正巧唐千夏指挥着随从从马车上挨个的搬下笔墨纸砚来,见卓昭节出来,就在阶下向她一点头,笑着道:“七娘,这可是你的不对,我既然答应了你画小像的,怎么你却一直不去喊我?亏得我自己想了起来,否则岂非失信于人了?难道你嫌我画的不好,当日只是敷衍我来着?”
  
  “郡主这话说的,若是连郡主的画都不好,那整个长安还有能看的画了吗?”卓昭节笑着迎下台阶去,道,“我这日可不是一直忙着?不然早就请了郡主过来了。”
  
  唐千夏闻言一愣,道:“我只当你把事情忘记了呢,所以昨儿个打发人提醒你一回,今儿就直接过来了,倒是没想到你叫事情绊这了……那这会可方便?不然我过两日你闲了再来?”一面说一面就要叫人把才搬下来的东西再装回去。
  
  “正巧今儿有空。”卓昭节伸手挽住她手臂,笑着道,“只是郡主怎么还带了这些来?我这儿的书房都有的。”
  
  唐千夏认真道:“你不晓得——虽然旁人的笔墨我也不至于用不了,但不是自己用习惯了的东西总归用着不舒服,随便画画倒也罢了,要想认真画一幅好画,到底要带上平常所用之物的。”
  
  正说着,就见唐千夏带来的下人彼此吆喝着从马车后头卸下来一张紫檀木翘头案,样式古朴,只看那张翘头案落到青石地面上溅起来的尘土、发出的闷响,就知何等的沉重。
  
  卓昭节见她如此大动干戈,暗自咋舌,道:“今日……可真是辛苦郡主了。”
  
  唐千夏满不在乎的道:“这没什么,左右我一年也才给人画那么一两幅小像。”
  
  当下卓昭节叫侯府跟自己出来的下人帮忙,一起把唐千夏带来的种种东西搬运进去——唐千夏差不多是把她整个书房都搬过来了。
  
  路上,唐千夏问:“你可选好在什么地方让我作画了吗?”
  
  卓昭节为难的道:“本来是想在府里的一株凤凰花树下的,但如今这许多东西未知搬过去是否方便,所以我想还是就在花厅里罢?”
  
  “你既然喜欢凤凰花树,那就到花树底下去,左右都在侯府里,有什么不方便的?”唐千夏不以为然。
  
  ——结果两人领着一群下人浩浩荡荡进了雍城侯府的花园,见着内中俨然荒郊野外的场景,唐千夏半晌都作不得声,听卓昭节咳嗽几声才醒悟过来,下意识的道:“之前的大总管被宁九发落实在是应该!这……这花园!这花园都成了这个样子了,他竟然也不知道遣人收拾一下!”
  
  “呃。”卓昭节之前也不是没有这么怀疑过,毕竟申骊歌去后,这侯府就只雍城侯与宁摇碧两人,这父子两个,宁摇碧成日里在外惹是生非、横行霸道,除了看那株凤凰花树,未必有功夫来逛家里的园子,而雍城侯年轻时候或许是个喜好赏花玩月的雅士,然而娶了申骊歌之后,性情越发的沉郁,独自一人,恐怕也不会到这园子里来。
  
  雍城侯的那些个侍妾虽然会来,但宁世忠自不会没手段管住那些妾,所以,原本拨与花园修缮的银钱,本该是极好贪污的。
  
  但她第一次到这花园里来时,却是宁摇碧陪同的,宁摇碧对着这花园如今的模样,半句责备都没说,显然是这花园故意做成了这个样子。
  
  不过若要这么与唐千夏解释,又怕唐千夏再问一句,这园子到底是谁的手笔,这却是卓昭节也不知道了,所以索性就这么任唐千夏误解着,含糊道:“这里头的路不大好走,咱们仔细一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