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春茂侯门 > 第十六章 回门

第十六章 回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418节
  
  昆仑奴阿大与阿二看着身量不及中土人士高大,力气却不小,伊丝丽得了宁摇碧的吩咐,出去和他们一说,两个人领会了宁摇碧“一定要给这老货看足了颜色,但必得留下一口气好让主母施恩”的用意,以他们跟着宁摇碧耀武扬威横行霸道多年千锤百炼出来的殴人分寸,用心的下着手——
  
  凭心而论,因为怕把宁世忠打死了没法向主人交代,两个昆仑奴自认为已经留了些许情份了,只是他们从前跟着宁摇碧出去,打架斗殴,对手多半也是纨绔,阿大和阿二要对付的,自然也是对方所带的健仆,所以他们这回的留情,相对于已经过了鼎盛之年、这些年来又做着侯府大总管,虽是仆人,但也是锦衣玉食娇惯着过来的、多少年没吃过苦头的宁世忠,完全感觉不到。
  
  最后刻意下毒手的十杖,宁世忠挨到一半就已经气息奄奄,全部挨完,他是连痛哼都发不出来了……
  
  两个昆仑奴见状,也有些着慌,然而宁世忠这个样子却不能立刻下去请大夫或休养,因为宁摇碧没说让他挨完了打就走人,只说“先打三十杖”,打完之后要怎么办,总是要请教过宁摇碧才成的,这位世子脾气一向就不是很好,就是伺候他多年的月氏族姐妹伊丝丽、莎曼娜,在他跟前玩笑两句也得认真观察一番他的心绪神色,才敢开口,更不要说其他人了。
  
  所以昆仑奴再担心、宁世忠再痛苦,也只能拖着一身伤等着。
  
  偏偏宁摇碧与卓昭节新婚燕尔的,打情骂俏之下动了心思,把人都打发出来,抱着卓昭节回后头入内室去逍遥快活,事后两个人又彼此嗔怪了一回,好容易才想起来还有个宁世忠挨了打正等着后续的发落。
  
  然后再叫人到后头去伺候,更衣梳洗,这么着,宁世忠再被叫进去回话时,人都有些糊涂了,他自然是被抬进去的,只是抬到门槛就放了下来,伊丝丽禀告道:“主人、主母,如今宁世忠身上血水难止,抬进来恐怕弄脏了地上氍毹。”
  
  宁摇碧厌烦道:“晦气,抬到府外头去!”说着看了眼卓昭节。
  
  卓昭节明白这就是他做了恶人,要自己来施恩了,虽然她自忖这件事情没有宁摇碧帮忙也能处置好,但确实不如宁摇碧这样不遗余力的做恶人的效果好,也干脆,又想起来宁摇碧那番“我实在心疼你,见不得旁人给你半点儿委屈受,更何况区区一个下人”,心下甜蜜,递了个媚眼给宁摇碧,这才故作慈悲道:“到底是伺候父亲多年的老人了,便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如今我又才进门,还是着人请个大夫来看看罢?”
  
  宁摇碧闻言,这才哼了一声,冷着脸道:“念在世子妇的份上,就饶他这一回……依世子妇所言去办罢!”
  
  底下人忙答应一声,把宁世忠又拖了走,又安排人擦洗院子。
  
  有了宁世忠这个大总管的例子在前,侯府其他下人自是乖巧无比,私下里都说世子对世子妇宠爱万分,怠慢了世子妇,比怠慢世子还要悲惨些——之前宁摇碧和卓昭节到纪阳长公主府敬酒的时候,长公主答允往后也护着卓昭节的话也传了开来,下人们越发的怕这位新进门的主母,再加上宁摇碧早就让苏史那查好对好的帐本,卓昭节这新妇掌家的过程倒是顺利得紧,不拘吩咐什么问什么,再没人敢推委或隐瞒,一个赛一个也似的忠心耿耿与殷勤有加。
  
  三朝回门,卓芳礼带着长子、次子在前院里敷衍宁摇碧,卓昭节领着冒姑等人回后院,被大夫人、游氏、赫氏、古盼儿围着问起婚后情形及夫家相处,面红耳赤的把宁摇碧对自己如何体贴的话一五一十说了出来,两位长辈又向冒姑求证过,果然是夫婿怜爱、长辈宽容——雍城侯虽然在敬茶那日拂袖而去,但那是被宁摇碧气得,再说亡妻之物都传给卓昭节了,这两日卓昭节管家他也没问,可见做公公的到底还是要脸的,总不好直接再去为难已经进门的儿媳,再说,宁摇碧不是已经把卓昭节护了个八风不透了?
  
  众人听着,都欣慰之极,连连说卓昭节福气好,叮嘱她当惜福,对长辈须尊敬,对宁摇碧要体贴,不可恃宠生骄。这些经验与训诲提醒,卓昭节自然是一一领受下来。
  
  大夫人因为亲生长女一别数年,虽然姚方也是她亲自精心挑选的女婿,与卓昭艳感情亦是不错,然而外放之后,卓昭艳送的家书里,一年前也不无幽怨的提到,姚方的上司极赏识他——这种赏识除了公开的赞过几回姚方外,跟着就是送了一个美人与姚方伺候枕席。
  
  因为是上司所赠,本来卓昭艳觉得留上几日,等寻到了理由卖掉就是,不想那美人妖娆妩媚,婀娜多情,比起侯门出身端庄秀丽的卓昭艳别有一种风月场上的诱惑,原本并无侍妾的姚方这次居然有些动心,执意长留了下来,又给了妾的名份,虽然不至于宠妾灭妻,但夫妻之间到底不如从前亲密。
  
  大夫人看了之后,心疼得紧,又怕女儿妒忌起来和姚方吵架,反而伤了夫妻之情,写回信过去,少不得还要劝说女儿按捺住,待姚方更好些——如今见侄女与侄婿却是恩爱有加,宁摇碧这样出身的俏郎君,更难得是婚前连个通房也无,想想就暗自叹了口气。
  
  只是大夫人为人恩怨分明,不是亏待了她的人,她一向宽容相待,虽然因为卓昭节如今嫁得佳婿又在夫家过得好,不免怜惜起了自己的亲生爱女,倒也不至于因此对四房起了嫉妒之心,只是暗自感慨人各有命罢了。
  
  赫氏与古盼儿至少到如今都与自己的夫婿过的不错,何况卓昭节没出阁时,宁摇碧频繁往卓家跑的那份殷勤她们也都看在眼里,如今卓昭节在雍城侯府里,被宁摇碧如珠如宝的宠着纵着,也在情理之中,两个嫂子暗自嘀咕了一回自己夫婿体贴到底不如宁摇碧,寻思着回头私下里要嗔上几句,俱是真心贺了小姑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