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春茂侯门 > 第二百四十九章 幸有朱颜

第二百四十九章 幸有朱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5章第5卷]
  
  第402节第二百四十九章幸有朱颜
  
  到七月中的时候,侯府园子里的湖上已经看不到水了,放眼望去,远远近近高高低低的俱是莲叶莲花,在骄阳的照耀下精神抖擞,湖边柳枝成烟,逶迤荡漾,离得远些看上去,倒仿佛是湖水都到了岸上。www.exiaoshuo.name
  
  烟柳深处的阴凉地儿,卓昭节绾着单螺,因天热不耐烦多作装饰,只斜插了两支碧玉簪子,俱是应景的小荷蜻蜓样式,她穿着水绿底绣锦鲤的诃子裙,外罩着浅绯对襟窄袖纱衣,袖子半翻半卷,正全神贯注的捏着两根柳枝学着宁摇碧编柳帽儿,因是头一次,学得很慢,拗一下柳枝看一眼宁摇碧手里的,几片柳叶儿从枝上被剥落下来,掉在她裙裾上,水绿裙子的颜色近似湖水,微风轻过,倒像是被风吹落在水上。
  
  宁摇碧虽然出身富贵,却生性.好玩,在江南住的那段辰光,竟把卓昭节这个正经在江南长大的人都没学会的做柳笛柳帽【注】的手艺都学了个全,方才两人沿着湖边走边聊,恰好遇见卓无畏领着卓无忧、卓无忌进园子来溜狗,看到三人的七姑,一起围上来说话,宁摇碧嫌他们打扰,索性折了几根柳枝做了几个把他们打发走了。
  
  不想卓昭节看到,起了好奇心,也想自己做做看,宁摇碧只得再折几条教她。
  
  柳笛做起来因为要完整的褪下整段柳枝皮,她学了几次都不成,索性学柳帽,这个却是简单,跟着宁摇碧的示范,慢慢的倒也做得八.九不离十——卓昭节高高兴兴的把做好的柳帽往头上一戴,左右顾盼道:“好看吗?”
  
  身边使女和宁摇碧都笑了起来,宁摇碧也把自己做的往头上一扣,微笑道:“咱们两个都生得好,戴什么不好看?”
  
  卓昭节笑着打了他一下:“你这么说我也就算了,哪有这么说自己的?”
  
  “你觉得我不好看?”宁摇碧斜睨了她一眼,卓昭节眼波流转,盈盈笑道:“是是是,你好看!”
  
  两人打闹了一阵,宁摇碧遂关心的问:“这几日如何?可有什么事情吃不准的,要不要我替你琢磨琢磨?”
  
  卓昭节摘下柳帽,想起来之前对敏平侯与梁氏往事的疑惑,就叫阿杏等人退开些,拿出沈丹古藏下来的那首七律,说起经过与疑惑。
  
  果然宁摇碧对这些长安往事了如指掌,听了之后就笑着道:“你是说梁老夫人当年差一点嫁给今上、而皇后娘娘却为什么不讨厌你吗?这有什么奇怪的,当年若不是梁老夫人拒婚,如今那凤座是真的轮不到皇后娘娘。”
  
  卓昭节诧异道:“为什么呀?”
  
  “先帝因为梁皇后的缘故怜惜梁家,所以当年立今上为储君之后就特别指了梁老夫人为今上的正妻。”宁摇碧淡淡笑道,“但当时今上与淳于皇后互生情愫——之前你也听说了,今上不是先帝所宠爱的皇子,而且先帝第十二皇子彭王只比今上小一岁半,那时候先帝立今上无非就是因为先帝自以为病情沉重已无力回天,而在未曾参与到燕王、齐王谋逆犯上的皇子中今上最长,所以无论今上还是淳于皇后都不敢与先帝说明,以免先帝恼怒之下,被彭王觑到机会,从而错失储君之位!”
  
  “后来今上试探性的寻到梁老夫人说明情况,梁老夫人通情达理,自己去寻先帝陈述了今上心有所属,她不愿意毁人姻缘,又劝息了先帝的怒火,这才有了淳于皇后与今上恩爱数十年、虚置六宫的佳话。”宁摇碧微微一哂道,“所以你说淳于皇后怎么会讨厌与梁老夫人生得极似的你?她维护你还来不及呢!因此下回到了皇后跟前其实你不用太紧张的,只要不是极大的错处,皇后决计不会追究你什么——之前那些老夫人见到你就夸,你以为真的全是看我和我祖母的面子吗?是你嫡亲祖母的遗泽啊!老一辈的人,谁不知道这件事儿?然而为了今上与皇后的体面,都不便说罢了,但皇后却是一直记着的,不然之前殿上哪里会有个理由就放过你呢?”
  
  卓昭节半晌作不得声,想了片刻才道:“照这么说,我的嫡亲祖母知道今上与淳于皇后两情相悦后,宁可放弃了凤位也不愿意再插足其中,当初选择我祖父,料想也是因为……因为与我祖父两情相悦的?”
  
  宁摇碧久在长安,梁氏这曾经的长安第一美人何等声名,他比卓昭节还清楚梁氏嫁到卓家之后的许多事情,只是这中间也不是所有的都适合与卓昭节说明,所以沉吟片刻,才道:“我听说当年梁老夫人拒婚后,虽然许多人都赞她深明大义、高洁出尘、不慕富贵云云,尤其淳于家对她十分的感激,但梁家却为此十分的不满——梁老夫人好像为此与娘家生了罅隙,后来她嫁给敏平侯后,起初倒也好,但……沈太夫人,就是你的曾祖母,之前一直是打算把沈氏嫁给敏平侯的,后来沈氏又为了避免嫁给旁人出了家,似乎婆媳之间因此失和,然后敏平侯孝顺母亲,大约就是这么不好了的。”
  
  “我想不明白的是这么说起来无论是今上和淳于家都记着我嫡亲祖母的人情的,但齐王叛乱时,怎么梁家还是被赐死数人、满门流放?”卓昭节蹙眉良久,道。
  
  宁摇碧平静的道:“这自然是因为梁家的确参加了齐王的叛乱,意图与齐王里应外合,甚至还策划了弑君——若非梁老夫人的这份人情在,当年梁家哪里还用得着流放?更没有赐死的体面,早就是满门抄斩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