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春茂侯门 > 第二百四十章 为父之心 下

第二百四十章 为父之心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5章第5卷]
  
  第393节第二百四十章为父之心(下)
  
  宁摇碧笑着道:“你是真没这天赋——咳,我的意思是,敏平侯早就有意把爵位留给大房了,公侯伯子男,大房这一支,有这爵位,便是子孙再怎么平庸,至少能保三代富贵,即使三代之内都不能提爵,只要不出相当能败家的子弟,总归四五代衣食无忧是没什么问题的,大房里有了爵位傍身,敏平侯自然就不用为大房打算旁的,可以腾出手来专心教导八哥与沈丹古——要知道那时候你和五姐都还没许人家,即使早就料到了你与五姐都能嫁得好,但总不能叫四房里靠着姻亲过罢?岳父大人与大伯一样是嫡子,君侯他自要特别操心些,这才把八哥带在了身边,至于沈丹古,那当然是为了扶持五房预备的人。”
  
  卓昭节呆了一呆,道:“是这样?!”
  
  “不是这样还会是怎么样?”宁摇碧微微一哂,道,“你看现在,大房承爵理所当然,任谁也挑不出理来,又使大房得了依靠,其实我看君侯挑选八哥栽培也是因为咱们那二堂哥天赋实在太差的缘故罢?左右栽培不出来的,索性就把爵位给了大房,承爵反正又不用考试,不然没有爵位,大伯与大伯母都是精明的,他们在时还好,他们一去,二堂哥怎么个过法?二房、三房不说了,庶出的两房只要大致还过得下去,我想君侯至多往后分家时多给他们些私产算是体恤了,总归嫡庶有别的。
  
  “岳父大人这里,因为大伯至今无孙,将来要过继嗣孙,总归是从岳父大人的孙辈里挑的,何况大伯与岳父大人同母所出,也能彼此扶持,再说五房,卓家内斗这些年,源头在于梁老夫人之故以及沈氏在百日内进门,到现在则是世子之争,世子立了大伯,大伯与岳父心头也算得了安慰,对沈氏母子的怨怼也能略减,而沈氏这边呢,沈丹古非池中之物,这小子在陇右时就有神童之称,这些年满长安都知道君侯对他极为上心,冀望很大,他能够得到君侯的赏识还不是因为沈氏把他接到了卓家来?将来他若是得了势却不管沈氏母子,不身败名裂就奇怪了,沈丹古是早就被君侯绑给了沈氏母子的。”
  
  宁摇碧摇头道,“长辈就是长辈,君侯不可能不管子孙的,不然这回也不会就默认了把他气病的是卓芳涯了,我打赌这件事情的真相,君侯甚至连大伯都没有告诉!”
  
  卓昭节诧异道:“你怎么知道?”
  
  事实上卓芳礼并没有把那日敏平侯醒来后先要见了他时的情形告诉任何人,毕竟那番谈话实在不足为外人所知。
  
  但听宁要碧说得笃定,卓昭节自要问上一句。
  
  宁摇碧微笑着道:“你想君侯把爵位留给大房、用心栽培八哥和沈丹古,为的是什么?还不是为了他去之后,子孙都各有所依,不至于立刻败落下去,也不至于彼此相残、或者是犹如仇雠?既然如此,这件事情左右卓芳涯都背了黑锅了,再告诉大伯……我观大伯与岳父大人一样,嗯,为人忠厚,若知岳父冲动之下……岂不是会怨上了岳父、兄弟之间生出罅隙?君侯多年来的安排是为了让子孙和睦,各有所依,最好还能够彼此友爱,本来大伯与岳父大人就很和睦,君侯反正都已经推出一个儿子顶了罪名,又何必再搭上两个儿子之间的信任?还不如让岳父记下这份情。”
  
  卓昭节微微动容:“原来是这样!”
  
  “不止这样。”宁摇碧平静的道,“我想接下来君侯还会私下里寻岳父说话,要岳父接下在大房与五房之间斡旋的差使,岳父之前气病君侯,却得君侯帮着遮掩,如今正是满心歉疚的时候,君侯但凡提出要求,只要力所能及,岳父不会不答应的,即使岳父不喜卓芳涯,但君侯也可以以这次是卓芳涯为岳父顶了罪为理由,在这一点上岳父不能不承认,所以这件差使岳父是接定了,毕竟大伯料想对卓芳涯也厌得很,除非咱们大姑姑或者岳父去说和,不然换了君侯也未必有用,何况君侯年事已高?如此诸子和睦,就算不能和睦,至少不至于继续彼此勾心斗角下去,这才是君侯的目的——说起来这次君侯病倒,不只是对卓家来说是因祸得福,因此躲过了打压,对君侯来说也是这样,得到了一个化解元配嫡子与继室嫡子之间矛盾的理由与机会。”
  
  “祖父的打算竟然如此深远么?”卓昭节吃惊的掩了嘴,道。
  
  宁摇碧微笑着道:“那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到底几十年的阅历在那里了,坊间有话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谁家堂上的阿公和老夫人没点儿主意呢?”他忽然话锋一转,低笑道,“对了,说起来这次时四娘在喜宴上闹出来的事情,你可知道真正的真相?”
  
  卓昭节叹道:“自己家的这点儿事情我都被绕晕了,我哪儿还能想到旁的?你想说什么就说罢。”经宁摇碧这么听了听事儿就轻描淡写的将前因后果道破,她是死了自觉聪慧伶俐这条心了,此刻语气里不免就透露出了心灰意冷。
  
  宁摇碧笑着道:“你先不忙失望,你以为这样看穿事情很难吗?无非是你从前不必操这个心罢了,你看你小姑姑心眼多罢?她是心心念念着要替卓芳涯争世子位,既有所欲,自然就习惯了遇事多想一想,定成年纪比你小却想得比你多,无非也是差不多的缘故,可见你福分比她们都好,没有许多糟心的事情叫你烦心,你自然就不习惯多想了。”
  
  “是这样,然而我总觉得自己是笨了。”卓昭节抿了抿嘴,悻悻的道。
  
  “这算什么笨?”宁摇碧失笑,道,“一来是你没习惯,说起来你如今也才及笄,六姑……我是说义康公主,似你这个年纪时,比你还要不晓事,就说有一次罢,在翠微山避暑时,她追一只貂……”
  
  卓昭节郁闷的打断道:“公主殿下是金枝玉叶。”
  
  “也不是所有的金枝玉叶都能像义康姑姑。”宁摇碧轻轻摇了摇头,“比如说,我的祖母。”他没有细说纪阳长公主少年时候的意思,只道,“反正这些事情你不懂的,问我就是,我若不懂,再请教父亲或祖母,咱们又不是无依无靠的人,既然有这不操心的福分,又何必辛苦去追求面面俱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