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春茂侯门 > 第二百二十四章 背水之战 上

第二百二十四章 背水之战 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5章第5卷]
  
  第377节第二百二十四章背水之战(上)
  
  到了外堂,卓家五房人已经齐至,连卓知润、丁氏也不例外,虽然乍闻消息就仓促赶来,还穿着极艳丽的新婚装束,但丁氏头上最打眼的几件钗环却都摘了去,只留了中规中矩的几件,料想是路上去掉的。
  
  为怕吵了里头,是以每个人都只带了一名侍者进来,余人留在庭院里,即使如此,也将偌大的厅中挤得一片熙熙攘攘。
  
  众人里,被游氏紧紧携了手的卓昭节面色苍白如纸,亲眼目睹了敏平侯被气晕的卓昭质、卓昭粹也神色仓皇,但最惶恐的却还不是他们,是丁氏。
  
  丁氏昨日才过门,今儿个丈夫的祖父敏平侯就病倒了,夫家但凡刻薄一点,都要说新妇带了厄运进门!想到此处,丁氏整个人都哆嗦起来,被陪嫁的乳母扶了一把才勉强站住,屋子里好几口冰缸放着,也不能止住她额上密布的汗珠不断渗透出来。
  
  见到沈氏出来,众人都是一肃,丁氏的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不想沈氏带着卓芳纯三人出来后,撩起眼皮扫了眼下头,却是提都没提敏平侯的病情,而是平静的吩咐:“除了四房之外,孙辈都回去罢,尤其七郎和丁氏,你们昨儿个才成婚,今日还有许多地方要收拾。”
  
  丁氏听她不像是要迁怒自己的模样,心头一松,不禁对沈氏生了几分好感,乖巧的行了礼,这才与神色复杂的余人一起告退。
  
  打发了四房之外的晚辈,沈氏原本木然的神色迅速弥漫上阴沉,她扫了眼四房的人,目光最后落在了卓昭粹身上:“八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来说!”
  
  原本卓昭节已经做好了答话的准备,不想沈氏却挑上了卓昭粹,她一愣之下,也迅速明白了过来,自己虽然没太多城府,但口舌上却也是向来不吃亏的,又有夫家撑腰,实在说不好了耍赖也能混过去,而且由于自幼寄养游家的缘故,她与敏平侯之间的祖孙之情并不深,甚至还受过敏平侯的训斥,自是更向着卓芳礼。
  
  倒是卓昭粹,乃是敏平侯亲自教养,算是四房里对敏平侯好感最深、有敬无怨的一个。
  
  如今敏平侯吐血昏迷,胡老太医又说了是怒极攻心,而当时书房里,除了一个奄奄一息的文治之,就是四房的父子四人,之前卓芳礼带着长子、次子气势汹汹的冲进书房那是诸多下人都看到的,任谁也能猜出来,让敏平侯怒极攻心的人是谁!
  
  但猜出来归猜出来,想落实了四房忤逆的罪名,却不可能只靠猜,尤其皇后对沈氏印象很不好,因当年卓芳华在宫宴上闹过一回,淳于皇后心中一直认为当初是沈氏气死了元配梁氏才进门,那么对元配嫡出的大房、四房栽赃也不奇怪了——当真把事情闹大闹到了御前,沈氏可没把握说服一向不问青红皂白一味偏心元配嫡出的淳于皇后。
  
  所以沈氏挑上了性情最老实也最敬重敏平侯的卓昭粹。
  
  这是当时在场并知道始末的人中,最有可能说出真相的人了。
  
  何况以卓昭粹的性情,即使说谎,沈氏自忖也能看出。
  
  卓昭粹脸色本就发白,此刻被沈氏点名问到,心下一慌,面上就露了出来,迟疑半晌,才道:“回祖母,我也不大清楚。”
  
  “你是跟着你父亲、长兄进的书房,你们祖父吐血昏迷时也是在场的,怎么会不知道?”沈氏见他如此,觑得一线生机,越发不肯放过。
  
  本来她这么逼迫四房的人,卓芳纯怎么也要帮着说话的,但此刻他却神色复杂,呆呆的看着不远处的地面,似有置身事外之意,大夫人欲要说话,见到夫婿如此,心下狐疑,也把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沈氏眼角看到,却有所觉,换了和蔼的语气与卓昭粹道:“你若是觉得不知道前因后果,那就把你跟着你父亲进书房之后看到的事情说出来好了。”
  
  自幼受敏平侯教导礼仪廉耻、恭顺孝敬的卓昭粹,最是守规矩,所谓子不言父过,即使是祖母问话,以他一贯受到的教诲,也不肯说出是父亲卓芳礼气晕了祖父敏平侯,然而他又想,这样自己又怎么对得起祖父?
  
  敏平侯虽然一直对他没有什么好脸色,甚至处处拿他和沈丹古对比,每多训斥失望之语,可卓昭粹却是真心尊敬和孺慕这个祖父的,他不像卓昭节,因为受到敏平侯的责罚与训斥就心生不满怨怼,却反而更加用功,期盼着得到祖父的认可。
  
  但若是照实说……
  
  生身父母、嫡亲兄姐、年少嫡妹、童稚侄儿……卓昭粹微微颤抖,说出来?忤逆老父,凭这一条,四房以后也别想再抬头了,更不要说什么世子之位!何况敏平侯现下还不知道情况怎么样,倘若当真就这么去了,一顶弑父的罪名扣下来,流放都是轻的!
  
  虽然自己可以上书请求代父服役,但……背上了弑父忤逆的罪名,四房以后还能得好吗?旁的人不论,卓昭节该怎么办?卓昭粹对自己这被宠大的妹妹一直都很忧心,在他的想法里大家闺秀就该娴静文雅、一举一动都守好了礼仪。
  
  可卓昭节也就能装一装样子,她又任性又娇气,受不得半点委屈。
  
  虽然定了亲,可宁摇碧也不是卓昭粹认为可靠的人,本来照着现在敏平侯还在的局势,卓家就弱于雍城侯府了,倘若四房再出事,那卓昭节即使靠着婚事躲过惩罚,到了宁家,孤苦无依……往后能过得好么?
  
  难道自己真要看着这个花儿朵儿一样娇嫩鲜丽的胞妹,落得一个无依无靠的下场?
  
  还有母亲游氏……
  
  卓昭粹牙关几乎咬出血来,他紧紧攥着拳,无论如何也说不出一个字!
  
  见他迟迟不开口,沈氏心中发急,脸色又冷,道:“你这孩子为什么不说话?可是气昏了你祖父的人,你不好说?但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这一回你们祖父须得静养三日才成,可是决计不能罚轻了!必得好生给你们祖父赔礼,再闭门思过一两个月才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