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春茂侯门 > 第二百十五章 鹅肫掌汤齑

第二百十五章 鹅肫掌汤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5章第5卷]
  
  第368节第二百十五章鹅肫掌汤齑
  
  与赵萼绿说罢事情,两个人歇息一番也恢复了许多,卓昭节就道:“咱们过去罢。www.exiaoshuo.name”
  
  这时候宴席已经开了,整个侯府都热闹得很,园子里的门全部打开,内中又挂了无数彩灯照耀,以供游园之人方便,直如上元时候。
  
  卓昭节与姊妹们在一干小娘子中间来回奔走敷衍,只觉得笑得脸颊都僵硬了,抽空又发现慕空蝉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和欧纤娘坐到了一起,顿时一阵的头疼,但仔细看去两人居然有说有笑,甚至还互换了披帛和簪子戴,亲热得仿佛嫡亲姐妹,根本不像是不和睦,这才放了心,心想不管这两个人是装的还是当真去了芥蒂,总而言之不要在侯府闹起来就好。
  
  作为主家,卓昭节当然是盼望着这场婚礼虽然累人,然而一切还是顺顺利利的才好,只是人多了到底难免要出乱子——慕空蝉没和欧纤娘或其他人家的小娘子闹起来,宴到中途,却被个年约十五六岁、面上虽然施了脂粉、却仍旧透露出苍白之色的绿衣小娘子从身后走过,似有意似无意,将一大碗滚烫的鹅肫掌汤齑翻倒向她头颈!
  
  这时候卓昭节恰好站在附近与许依人寒暄,眼角瞥见,只惊得魂飞天外!
  
  但——慕空蝉彼时背对着那绿衣小娘子,并不知道身后事,倒是欧纤娘,眼疾手快的一把将慕空蝉狠狠一推!
  
  慕空蝉猝然不防,被推得直接从席上滚了下去,她又惊又怒,一骨碌爬起身来要发作,却听得几个使女尖声惊叫,鹅肫掌汤齑翻下来时汤汁四溅,如今又是夏日,屋子里虽然为了透气开着窗,四周都还设了大缸大缸的冰,席上从娘子到使女一个个皆穿着单薄,轻透的绫罗根本就挡不住汤汁的滚烫,卓昭节隔着食案,手背上也被溅到几滴,只觉得生生的痛,她倒抽一口冷气——若这碗鹅肫掌汤齑全部浇在慕空蝉头上,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这时候慕空蝉也被贴身使女忙不迭的搀扶起来,正看到欧纤娘吸着气叫身边使女把一碗冻酪全浇在臂上,却是推她时自己被汤汁烫伤了手臂。
  
  卓昭节双手微微颤抖,不及和许依人告罪,急声吩咐阿杏:“快拿器皿去那边冰缸里打水来!阿梨去禀告老夫人、初秋去禀告夫人,快!”她一面说一面快步走到欧纤娘身边,沉声问,“纤娘可要紧?”
  
  问话时,她已经看到欧纤娘手腕上足有两寸的地方赤红一片,微微隆起,再看她脸色煞白,显然疼痛难忍!
  
  慕空蝉看了这伤,又看四周几名使女下人也被波及,原本她所坐之处,皆被汤汁沾染,似描述着方才一幕的惊心动魄,脸色一瞬间阴沉如此刻的天色,她深深看了眼欧纤娘,道:“纤娘,这次我定然记下。”跟着也不理会卓昭节,径自喝问,“是谁翻得汤?”
  
  “咳……咳……”方才那绿衣小娘子打翻了汤,就仿佛吓住了,一直呆呆的站在旁边,此刻便轻咳着,恹恹的出来赔罪,神色之间,怯生生的,“是……是我……慕姐姐,对不住,我方才……咳……咳咳……”
  
  今日随长辈过府的小娘子太多,卓昭节认真看了看这绿衣小娘子,才想起来这仿佛是时家的娘子,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时未宁、时雅风、时采风这三人声名太盛的缘故,其他时家的孙辈鲜少露面,这绿衣小娘子,正是时家庶出的四娘时兮墨,因为时大娘子时未宁今日没来,大概因此才被嫡母带了出门。
  
  慕空蝉使尽手段就为了嫁给时采风,这时兮墨,乃是时采风同父异母的庶姐,虽然是庶姐,但到底也是未来大姑子,慕空蝉或许会给她留些体面?
  
  这念头在卓昭节心中尚未转毕,就见慕空蝉扬起手来,极干脆利落的给了时兮墨一个响亮的耳光!
  
  本来因为鹅肫掌汤齑翻倒,这一席上正乱成一团,附近几席也都有人或起身或探头的看热闹,如今这一个耳光竟教全场都为之一静!
  
  然而慕空蝉似乎觉得还不够,竟是左右开弓,跟着又扇了上去!
  
  众人正呆呆的望着这一幕闹剧,卓昭节也被慕空蝉这一刻的狠辣所慑,待见时兮墨已经被打得站立不住,慕空蝉却还不罢手,顿时醒悟了过来,一个箭步上前扯住了慕空蝉的袖子,沉声道:“三娘子且先住了手,把事情问清楚……”
  
  慕空蝉回过头来,眼中恨得几乎滴血,尖叫着道:“问清楚?你方才站在那里看得还不够清楚?!这小贱人存心要害死我!”
  
  “我只看到时四娘子端着汤不小心打翻了,却不知道是否是误会?”如今这种情形,不管到底是不是意外,作为主家,总归劝和的,毕竟时兮墨到底也是时家的娘子,不管她的嫡母重视不重视这个庶女,总归是嫡母带出来的,在这儿被打出了事情,卓家哪里能不担责任?再说好好儿的喜事上闹出来有小娘子被打伤,怎么能不扫兴致。
  
  卓昭节吸了口气,沉声道:“三娘子请冷静些,好在纤娘眼疾手快推了你一把……如今她臂上还赤红着,我看我们还是等大夫来看了纤娘的伤再说罢。”
  
  时兮墨即使是庶女,总归是华容长公主与时斓的孙女,慕空蝉这个邵国公之女如此公然的掌掴她面,即使是有理,可也太不给时家留颜面了,能不和时家结仇么?长公主还在其次,时斓这大凉上下莫不知晓的名相分量之重,是邵国公与敏平侯都不能比的!
  
  慕空蝉若不是太子妃的侄女,卓昭节倒还不这么急,但她如今所作所为,既是在给真定郡王这边竖起时家这个仇人,又是在扫了今日的主家敏平侯府的颜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