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春茂侯门 > 第一百六十九章 章老夫人

第一百六十九章 章老夫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5章第5卷]
  
  第322节第一百六十九章章老夫人
  
  章老夫人看着下人带回来的一叠契书,问罢具体的经过,沉默良久,才道:“我知道了,你先下去罢。”
  
  打发了去侯府的使者,又把粗使都遣退,章老夫人只留下来身边多年的心腹嬷嬷,只是她却半晌都没说话,一直到那嬷嬷觑见她面上疲惫的神色,伸出手来为她捏起了肩,她才低声道:“金燕的死,你现在怎么看?”
  
  那嬷嬷手顿了顿,沉吟片刻,道:“游夫人直接把这宅子送给了咱们,倒是有些像游夫人做的事情了。”
  
  “不一定啊。”章老夫人深深叹了口气,“这座宅子,这几日你不是也从那些打扫的下人处问到了?这是当年游家给游氏的陪嫁,连那些下人里年长的都是班老夫人亲自挑选的,这么些年来,连租都不曾租过,可见游氏对这儿的看重,你说,她会为了护着子华,在这宅子里溺死金燕?一个小小的使女?”
  
  嬷嬷低声道:“如今这宅子不是给老夫人了吗?”
  
  “这是我开的口。”章老夫人疲倦的说道,“我若是不开口,恐怕她未必肯给,你没听刚才的人说,起初游氏只说不要紧,又以为咱们嫌弃金燕死在这里的井中,想给咱们另换宅子?可见她并没有主动把宅子送给咱们的意思,既然如此,看来这金燕应该不是她做的。”
  
  嬷嬷道:“但白家世居秣陵,并未出过京官,除了游夫人,婢子想不到这长安有谁会这样帮大夫人?”
  
  章老夫人沉吟着:“游氏为人精明,子华到底不过是她二嫂的侄女,与她也没见过,她应该不会为了子华沾人命,但游氏那幼女,卓家小娘子似乎与子华关系非常不错,上回过来她不是还帮着子华敲打过金燕吗?”
  
  “婢子看那小娘子傲气十足,敲打金燕也是直截了当,毫不委婉,那还是金燕不长眼色,先冒犯了她在前,不然未必肯为大夫人开这个口,再说她个小娘子,不经过游夫人同意,哪里来这样的手段进内宅去把金燕按进井里?”嬷嬷却不这么认为,“婢子还是觉得若有人下手应该是游夫人。”
  
  章老夫人沉默片刻,才道:“不见得是外人,你想一想家里的人?”
  
  嬷嬷一怔:“老夫人是怀疑?”
  
  “金燕心大,跟着子华这样的主子,也怨不得使女要心大。”提到媳妇,章老夫人深深的叹息,“但玉燕和银燕她们……子华无用无知,这几个陪嫁的人她都是懵懵懂懂,但人是白家给她的,白家会心里没数吗?亲家伏夫人可不是好惹的人,四个贴身陪嫁使女里只有金燕主动到了大郎身边伺候,玉燕三个为什么没动?那金燕纵然这会不死,等回了秣陵,伏夫人只须听得些许风声,怎么可能饶得了她的性命?更别说要回身契了!上回卓小娘子来过,看到了金燕的登堂入室,不把子华放在眼里,这小娘子据说在子华出阁之前就常来往的,她碍着身份只能当时敲打了金燕一阵,但你想,她私下里,会不会给白家通风报信?”
  
  嬷嬷吃了一惊:“她也管得太宽了吧?这到底是咱们家的事情!”
  
  “子华是她表姐的表姐,大郎跟她的亲戚还是从子华论的,她会放着自己转着弯的表姐不帮,反倒去帮着表姐夫吗?”章老夫人摇了摇头。
  
  “到底是个小娘子,又才定了亲,忙着学管家看帐还来不及,而且这小娘子在秣陵养了十四年一直不声不响的,可见不爱多事,婢子想她不见得会插手到这样的地步?”嬷嬷沉吟着道。
  
  章老夫人不这么认为:“她若是当真不想管这件事情,当时为什么要敲打金燕?”她叹了口气,“子华的陪嫁不见得没有一个忠心的,我看很有可能是玉燕中的某人或者她们三个合谋害了金燕,为的是给咱们警告呢!我这媳妇不中用,但她母亲给她选的陪嫁不至于个个都像金燕——到底这些人的身契可是被亲家拿在手里,可见亲家也不放心我啊!”
  
  嬷嬷也叹了口气:“从前觉得大夫人性.子虽然太柔了点,但郎主能干,且郎主也不喜欢过于精明的女子,不想,大夫人这性儿实在是……”
  
  “你不要给她说好话了,这个媳妇我算是看透了!”章老夫人苦涩的笑了笑,“若不是秣陵距离震城也不算远,白家到底也是知道些根底的人家,我真怀疑伏夫人是把庶女假冒嫡女嫁给了咱们家!她不是性.子柔,根本就是怯懦无用!真亏得白家受了她这么些年!从前大郎好好儿的,愿意哄着宠着她,事事替她打点好,我想少年夫妻恩爱些总是好事,也没多过分,亦不曾敲打她,不想这祸事从天落,到底是疾风知劲草呢!堂堂书香门第的嫡出之女,连个使女下人都不如……真不知道作了什么孽,我怎么就给大郎聘了这样一个媳妇?怪道走之前亲家要找借口把陪嫁之人的身契拿了去,这是知道她担当不起事情被咱们家厌弃啊!”
  
  “虽然金燕死了,但玉燕她们还在……”嬷嬷含蓄的建议,“婢子想,未必每个陪嫁都忠心耿耿……”
  
  章老夫人却摇了摇头:“不成,金燕死的太过蹊跷,好好的人莫名其妙就坠了井,这是其二,其二那井咱们也看了,这北地的井都不是很大,咱们江南的人,有几个不会水的?她不该淹死!如今也不是寒冬腊月,在井里冻上一晚,以她素来无病无灾的身子也冻不死,而且以我看,她这个年纪,掉下去手足抵住了井壁也足够爬上来了,那井又没盖子!你说她是怎么死的?偏现下在这长安,人生地不熟,又怕让卓家觑出破绽,不能请大夫或仵作验个缘故……这件事情又突然又透着古怪,我思来想去这心里到底有些不能定,子华很好拿捏,我如今也还没到就要闭眼的时候,对付她可以缓缓图之,却不能为了料理她给大郎惹下麻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