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春茂侯门 > 第一百五十八章 回雪楼

第一百五十八章 回雪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5章第5卷]
  
  第311节第一百五十八章回雪楼
  
  回雪楼在曲江之东,紧挨江面,傍着一片梅林,若是天寒地冻的时候,料想是一片暗香浮动,但如今却只有一片深深浅浅的绿荫簇拥着一座三层高的楼宇,楼并不算大,但精巧玲珑,飞檐斗角、悬铃描柱,加上位于曲江之畔,借得芙蓉园中景致,着实是个好去处。
  
  今日因为被温家包下庆贺温五娘的生辰,处处张灯结彩,连门外树梢头上也系了一对对五彩丝绦,端得是花团锦簇。
  
  宁摇碧是先到了,只是未曾进楼,而是负手站在楼外垂柳下等着卓昭节,看到卓昭节与谢盈脉同至,他狐疑的看了眼谢盈脉,道:“你不是秣陵那琵琶铺子的掌柜么?怎的到了这里?”
  
  谢盈脉微微笑道:“世子好记性,家姐夫欲赴春闱,民女别无亲眷,是以转让了博雅斋,随同阿姐、姐夫入京。”
  
  宁摇碧哦了一声,道:“怎么温家的帖子你也有份?”
  
  “是温五娘子特别给的。”谢盈脉心平气和的道。
  
  “这么说来昭节是为了陪你才来的?”宁摇碧反应极快,看了眼卓昭节道,“温五、温六,方才温六过来这里要和我一起等你,被我赶走了……这个温五,要我帮忙么?”
  
  卓昭节暗叫一声苦,心想温坛榕也太过分了点儿,自己拿她当寻常要好的姊妹看待,她却也不顾忌着点儿,明明看到宁摇碧了,居然还要说什么一起等自己,这是生怕宁摇碧不多心吗?
  
  这么想着她脸色就有点不自然,略带慌乱的敷衍道:“温六娘子刚才在这里吗?她真是太客气了。”
  
  宁摇碧注意到她对温坛榕改了称呼,立刻把温五丢到一旁,正色道:“我没有让她过来,直接叫她走的。”
  
  卓昭节这会只顾着盘算如何撇清自己,根本没注意宁摇碧亦是这么想,随便答应了一声,道:“那咱们进去罢。”
  
  这日回雪楼是被温家包了下来的,上下三层都精心打扫布置过,其中底层赏给了下人,二楼是正式的席位,三楼用来醒酒或歇憩,三人进去时好些客人都已经到了,之前阮云舒托付卓昭节时,卓昭节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阮云舒对谢盈脉有意这件事情上,没注意到阮云舒说过这次温五娘子生辰不请男子,待进了门,四面八方看过来惊诧的眼神、以及放眼望去全是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小娘子,她才回想起来,心中就有些尴尬。
  
  只是宁摇碧显然对这种引人瞩目的场合习以为常,坦然自若的仿佛自己才是这里的主人一样——而这会四周认出他来的小娘子们也知道惹不起这位,纷纷都转回了头,免得生出是非来。
  
  温坛榕一向对卓昭节亲近,今日的请帖也是她给了卓昭节的,这会自然是亲自代姐姐迎了出来,正笑意盈盈的要说话儿,一晃眼看见谢盈脉在旁,微微失色,道:“卓姐姐,你认识这位吗?”
  
  卓昭节矜持而疏离的笑了笑,淡淡的道:“这位谢家阿姐,乃是教授我琵琶的人,与我有半师之谊。”
  
  温坛榕闻言,面上露出复杂之色,但很快笑道:“原来如此,谢娘子曾在阮府小住,我们去寻表婶时也见过几回,不想这样的巧,竟然是卓姐姐的师傅,卓姐姐的琵琶我也是听过的,真是犹如天籁,我以为教导卓姐姐琵琶的定然是位浸淫此道颇久的长者,哪里晓得谢娘子如此青春年少?”
  
  谢盈脉嘴角略勾,不卑不亢的道:“温六娘子过誉了。”
  
  “都请楼上坐罢。”温坛榕察觉到卓昭节似乎对自己态度一下子冷淡了下来,心头既奇怪又苦涩,但因为谢盈脉在旁,她估计这应该和谢盈脉有关,便招呼三人上楼,心里盘算着一会温五娘为难谢盈脉时自己要如何处置。
  
  楼上一干小娘子聚在一起,中间夹杂着呼卢之声,却是趁着宴席还没开,玩着樗蒲,听到有人上楼,内中几人回头看了看,有一个小娘子就嚷道:“咦,怎么会有男子?”
  
  另外几人丢了五木看过来,见到宁摇碧,均是一皱眉,暗想:这位主儿怎么也过来了?
  
  一时间嘈杂声断,看着温坛榕引卓昭节一行在临江的席上坐了,才有人低声问温家人:“不是说今日不请男子,只有咱们女子的吗?这雍城侯世子?”
  
  人群正中的是温五娘,她生得面如满月,细眉杏眼,肌肤白腻,身量略显丰腴,绾着一对百合髻,饰以珍珠翡翠,一缕火红的珊瑚珠串挂至眉心,穿紫棠缭绫对鹿联珠团窠交领上襦,系银泥霞绶藕丝裙,臂上搭了织金描边绣百花盛开的锦帛,正如赫氏所言,是个秀美的小娘子,但也只是秀美,谈不上闭月羞花,别说和卓昭节比,比起谢盈脉来都逊色许多。
  
  她这个主人本来是在带头玩着樗蒲,而且正大获全胜,是以极为放松,单手支颐,广袖一路褪到了肘下,雪白丰润的腕上三四个赤金、翡翠镯子松松的落到了肘中,另一只手随意放在案上,面前恰好散着全黑的五木——正是一个“卢”。
  
  闻得此问,温五娘也不看卓昭节那边,漫不经心的道:“卓家小娘子那边的帖子是六娘给的,我想若非是这卓娘子半刻也离不得未婚夫,大概就是雍城侯世子舍不得未婚妻了。”
  
  她这话说的略显刻薄,身后就有人暗中扯了把袖子,只是这会聚在一起戏耍的都是平日里相熟又交好的人,又与卓昭节没什么交情,所以并无人驳斥,反倒有人吃吃低笑:“这对未婚夫妻倒是有趣,赐婚的圣旨都下过了,好像两家六礼也行到一半了,怎么还要这样粘来粘去不可分开?”
  
  “管他们呢。”温五娘眼睛盯紧了樗蒲盘上,懒洋洋的道,“随便应付下就是了,雍城侯世子这样的人,能不得罪还是不要得罪的好。”
  
  众人心里都这么认为,正要揭过此事,未想温五娘身后的使女低咦了一声,道:“娘子,是谢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