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春茂侯门 > 第一百二十二章 曙更起严妆

第一百二十二章 曙更起严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4章第4卷]
  
  第275节第一百二十二章曙更起严妆
  
  太子生辰这日,天还没亮,卓昭节就被阿杏叫醒,阿梨捧进泡了玫瑰花瓣的热水来,伺候着净了手和脸,起身着了大夫人与游氏一起选定的藕色细绢中衣,初秋、立秋点起七八盏灯来,将内室照得通明,阿杏和阿梨才理了理卓昭节的妆奁,底下庭院里就传来说话的声音。
  
  不久后,装束齐整的游氏带着人上了来,看到卓昭节已经起身,点一点头,道:“先上妆罢,冒姑你来。”
  
  阿杏和阿梨闻言,忙退到一旁。
  
  冒姑先叫人重新打进水来再次替卓昭节浣了面,又命跟着游氏来的人取出一只玉钵,轻轻揭开,露出色泽嫣红的凝脂来,散发出淡淡的馨香,冒姑姑将玉钵放在桌上,自己拿雪白的巾帕擦了手指,才从卓昭节的妆奁里挑了支圆头玉簪,拿簪头沾了那红脂,轻轻在卓昭节面上点了点。
  
  卓昭节鲜少严妆,对这些脂粉不是很在行,被冒姑要求端坐镜前,不得移动,眼角瞥见玉钵里赤红一片,被烛火照着微微反光,还道是胭脂,心中暗奇与从前上妆的顺序不一样,就低声道:“不上粉直接用胭脂吗?”
  
  冒姑等人闻言都笑了起来,游氏面色一窘,轻斥道:“这是太真红玉膏,极滋润的,莫看是红色,涂开了就没颜色了,和你素日用的紫雪都是面脂,不是脂粉……这东西是宫中御赐,别处买不到,论滋润与紫雪差不多,只是清香更甚,你大伯母给你择用的香囊是装荼芜香的那个,怕冲了味道,这才换用这个。”
  
  卓昭节一吐舌头,笑道:“我拿眼角看的,只看到一抹红,还道是脂粉来着。”
  
  冒姑笑着圆场道:“七娘天生丽质,这东西用了也不过是锦上添花罢了,其实七娘就这么出去谁又能不赞上一句如花似玉呢?”
  
  说话之间,冒姑手势轻柔的替她揉开了红脂,卓昭节从镜中偷看一眼,果然抹开那脂粉后除了面色更显白嫩外,并不见胭脂的红色。
  
  接下来冒姑才拿了粉,只是往卓昭节面上扑了几下,旁边游氏就摇头,道:“不成,太厚了,过于苍白。”
  
  冒姑忙叫人拿条干净的帕子来擦去少许,不想游氏看着还是觉得太多,这么试了几回,冒姑就建议:“七娘肌肤晶莹白美,不如就不要上粉了,上了粉反而不及就抹一层太真红玉膏呢。”
  
  游氏叫人拿了灯火到附近,仔细端详,点头道:“就这样。”
  
  去掉了敷粉这一环,冒姑又和游氏商议几句,拿着各色胭脂在卓昭节颊边比了几回,最后选定了偏于酡颜的一种,游氏以为还是太红了,让人取了少须收集的花间露水来化了化,轻轻拍在卓昭节颊上、腮边,游氏退后几步观察,满意道:“拿螺子黛来。”
  
  螺子黛千金才买得一斛,不是真正富贵的人家根本用不起,冒姑接过后,也是仔细端详了片刻卓昭节的眉形才下笔,她描眉的手艺很好,整个人连肩都不必动,只靠手腕轻转,两道秀美的远山眉就已描成,丝毫不必再补,笑着道:“娘子的眉生的好,只需照着加深些就成。”
  
  收好螺子黛,阿杏机灵的捧上花钿盒,游氏在里头翻了片刻,道:“还是照昨儿个大夫人的建议,用翠钿罢,就用这个杏花的。”
  
  翠钿是翠鸟羽毛所制,游氏说的这个杏花形的翠钿却是以翠羽为花瓣,一颗米粒大小的宝石为花蕊,冒姑呵开鱼胶贴到卓昭节的眉心,但见那宝石折射烛火的光芒,与卓昭节明亮的眸子相映,赫赫生辉。
  
  游氏又替女儿择了一对星靥,冒姑将星靥拈在指尖,柔声道:“七娘笑一笑。”
  
  趁着卓昭节嫣然一笑露出一对梨涡,冒姑眼疾手快的贴好了面靥,跟着又叫阿梨到底下书房里取了一支没用过的紫毫来,沾了丹色的胭脂,在卓昭节右眉后、鬓前的位置,绘了一枝艳丽华美的海棠。
  
  画完右眉后,冒姑叫阿梨把笔洗净了还回去,道:“如今长安时兴只画一边的斜红,夫人看如何?”
  
  游氏打量半晌,点头道:“那就这样,唇妆就用露珠儿【注】罢,小娘子家用露珠儿最俏皮不过。”
  
  所谓露珠儿,就是不将胭脂涂满嘴唇,只在正中点一点,望之犹如唇上含着一点红珠。
  
  既然要俏皮,这胭脂就选了明媚的丹色,恰好与鬓前的海棠呼应。
  
  这样隆重的上完了妆,冒姑叫人把东西收拾起来,拿牙梳替卓昭节梳起了发,发式是昨日大夫人做主定的,是常见的双螺,大夫人私下里这么和游氏说:“虽然七娘进宫到底为了什么咱们心里清楚,但怎么说咱们也是女方,本来长公主的爱孙,雍城侯世子,这门楣比咱们家就略高了点儿的,又是在宫里觐见,不打扮,未免无礼,打扮太隆重,倒显得咱们家惟恐七娘不被接受一样,到底没有面子,我看一切照着规矩来,比平常装扮郑重些,但也不能处处都究其新奇隆重,反正,皇后既然只说了着七娘进宫是要向太子妃贺太子生辰,咱们就当就是为了这个,至于旁的,权当什么也不知道。”
  
  游氏很赞成大夫人这番话,所以这会冒姑不必询问,就手脚麻利的替卓昭节绾了双螺髻,束上两缕簇新的五彩丝绦,又各簪了一朵粉色宝石攒成、缀着绿松石的樱花短簪,这对短簪一个模样,宝石樱花的花萼下各有三串绿松石垂下,恰恰落在耳畔,若有动作,便随之摇曳,所以耳坠就用了一双碧玉蝉,玉色极好,是游氏当年出嫁时压箱底的东西了,不过指甲那么大的坠子,硬生生的将卓昭节脖颈都映成了一片森森碧色。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