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春茂侯门 > 第一百十二章 小七娘的节操

第一百十二章 小七娘的节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4章第4卷]
  
  第265节第一百十二章小七娘的节操
  
  傍晚的永兴坊里静的糁人。
  
  至少在卓昭节看来,是这样的……
  
  踏进这座别院的时候,随着别院里草木茂盛特有的阴冷气息笼罩上来,将卓昭节心中残存的温馨甜蜜统统迅速驱散,想起敏平侯那严厉古板的面容、苛刻不留情面的性情……卓昭节虽然做好了领家法的准备,到底还是感到一阵怯意涌上心头……
  
  真的要掬一把辛酸泪啊!
  
  这样的刻苦攻读到底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卓昭节心中默默的咽着泪水,她当年在游若珩跟前也得过外祖父“敏而好学”的评价,可如今在祖父跟前读了几天书,她听到功课两个字简直想立刻晕过去!
  
  偏偏自己身体好得紧,敏平侯的惩罚也有分寸,她连装病装晕都没有足够的理由,这位祖父可不像其他长辈那样,会由着自己撒娇耍赖给过关,扮柔弱博取同情的计策,卓昭节也只是想一想……
  
  就是这想一想的辰光都很珍贵、很珍贵、很珍贵……
  
  她拖着沉重无比的步伐,一步懒似一步的到了书房,敏平侯照例在批着公文,孙女进来请安,他头都没抬一下,吩咐道:“我这儿正忙着,你自回房梳洗,一个时辰后拿功课来。”
  
  “是!”卓昭节心里迅速盘算了下,一个时辰,功课不够写完,不过至少可以写上一点,按理也该被罚得轻点罢?天可怜见,她在游家时,可是被游若珩做着楷模教导游煊的!如今居然沦落到了祈求少挨点罚的地步……这个时候,卓昭节感到了游煊的无比重要!
  
  如果卓家也有个游煊,该多好啊!还得像游煊一样,深得敏平侯宠爱,天资过人又不肯用功的那种,那样给自己做个对比,兴许自己也不用这样挨罚了……
  
  想到这里,卓昭节终于醒悟过来,自己是往不求上进的道路上更加前进了——呸,我怎么能这么不争气!
  
  卓昭节悻悻的往自己住的院子去,路上却遇见了去书房送羹汤的霓夫人,见着卓昭节,霓夫人忙行礼:“小七娘!”
  
  霓夫人虽然伺候着卓昭节的祖父,但妾属半婢,见着敏平侯的子女晚辈这些正经的卓家小主人们,究竟还是要先行礼的,这霓夫人的闺名是若霓,她跟着敏平侯好像已经有那么三五年了,如今也才二十余岁,生得面若银盆、眼似水杏,身量圆润却不失窈窕有致,这别院里卓昭节总认为比外头要阴冷,是以都要多穿件半臂,挽好了锦帛,这霓夫人也不知道是不是身量比卓昭节丰腴些,穿的却是单薄。
  
  她穿了浅妃色对襟薄纱宽袖撒绣曼荼罗的外袍,里头是猩红底诃子裙,胸口的地方绣着一朵月光白,红白相映越发色彩艳丽,很好的衬托出来她那极衬诃子裙的雪白肌肤与丰腴身量。
  
  卓昭节这几日住在别院里,除了按时到书房里去听文治之教导、接受敏平侯的检查与评论,就是在院子里做功课——功课实在太多了,生活上正是霓夫人与舞夫人这两个侍妾照料的,卓昭节身为嫡女,虽然对侍妾一流一向有些瞧不上,但左右自己的嫡亲祖母梁氏早就去世了,如今的沈氏——那么贤惠的沈氏,敏平侯有再多侍妾恐怕她也会笑容满面的展示自己的宽大胸怀的。
  
  卓昭节不喜侍妾,却也没有无缘无故找人麻烦的心思,对霓夫人、舞夫人也颇为客气,此刻就点一点头,还了半礼,笑着道:“你要去书房?我刚才看到祖父在改着公文,似乎忙得紧,叫我一个时辰后再过去的。”
  
  霓夫人闻言,微微迟疑,道:“君侯在忙吗?那我可就不过去了。”
  
  “你看着罢。”卓昭节道,“我瞧祖父脸色也不是很凝重,兴许不是什么大事呢?”
  
  据卓昭节这几日看下来,许是因为霓夫人和舞夫人都是年轻美貌的侍妾,伺候也用心,敏平侯对这两个妾还是很温和的,不是有重要事情的时候,也许她们不时到书房里探望慰问,送些羹汤糕点之类,不过若有大事时却不许打扰了。
  
  霓夫人听卓昭节这么说了,才松了口气,道:“妾身多谢小七娘指点。”
  
  “我也就是被祖父才打发出来,遇见你这么一说。”卓昭节笑着与她道了别。
  
  等霓夫人走远了,阿杏提醒道:“娘子今儿功课还没做,君侯给了一个时辰的功夫,本来已经不够了,娘子与霓夫人这儿寒暄又耗费掉辰光。”
  
  卓昭节听到“功课”两个字就想哭,有气无力道:“你不要提了,我和霓夫人说两句话都快忘记了,你怎么还要说这个?”
  
  “……可是娘子,一个时辰后要拿什么给君侯看?”阿杏幽幽的道。
  
  主仆一行心情沉重的回到院子里,阿杏顾不得伺候卓昭节更衣梳洗,随便安置了下小狮猫,就研起了墨,又催促阿梨摆放起文房四宝,劝卓昭节快点做起功课。
  
  卓昭节今日出了门,精神难免有些不济,加上心头厌倦,虽然心中惧怕敏平侯,竭力想要完成功课,但紧写慢写进程到底不如意,小半个时辰过去了,却也只写了不到五分之一的功课,且估计写出来的这些敏平侯也不会满意,卓昭节心灰意冷之下,把笔往才写好的一张白宣上一丢,立刻糊了好几个字,敏平侯对孙女功课的要求不低,这种污了卷面的一律不算的,阿杏和阿梨一惊,就见卓昭节举起袖子把脸一蒙,恼羞成怒道:“我学这些功课有什么用?我又不考状元!凭祖父怎么说,反正我不学了,爱怎么罚就怎么罚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