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春茂侯门 > 第八十四章 惊魂

第八十四章 惊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4章第4卷]
  
  第237节第八十四章惊魂
  
  卓昭节从小受长辈们疼爱,对长辈并不存多少敬畏之心,尤其回长安以来,卓芳礼和游氏顾惜她离开膝下多年,既愧疚又心疼,着意偏心,她对父母并不惧怕,这会就委委屈屈道:“就是他,但母亲不是说过……”
  
  游氏愠怒道:“你先不要说这些,先说你今儿是不是就和他一起去了曲江那边?”
  
  “是啊。”卓昭节抿了抿嘴,道。
  
  卓芳礼沉着脸道:“同行的可还有其他人?”
  
  卓昭节见父亲母亲都生气起来,心中才感到有些害怕,但她自觉没有做错什么,所以一怯之后又镇定下来,道:“使女下人都跟着的,光天化日之下能怎么样呢?”
  
  游氏最见不得她这副满不在乎的模样,又是担心又是生气,用力一拍长案,喝道:“你也知道是光天化日之下?”
  
  看卓昭节面色委屈还不知道是哪里惹怒了父母,游氏气得简直想拖她过来捶上一顿,“若是有第三人同行,不拘是自己家里的姊妹还是旁人家的郎君或娘子……你也可以解释成不过是恰好遇见、或者是谈论诗书、或者是君子之交,总归有冠冕堂皇的理由的,就你们两个人,双双对对的游园,传了开去——你不知道纪阳长公主!这位贵人是连今上都要让着几分的,她素来最为宠爱雍城侯世子,那宁九身边有任何风吹草动,长公主都会第一时间得知!若是长公主不喜你,随便说你几句什么,你以为你禁得住?”
  
  游氏气得直问,“温家小娘子呢?你之前认识的淳于家的小娘子呢?为什么不叫上她们一起?你这昏了头的小东西,见着了情郎旁的人都不顾了吗?居然连你父亲带你出去买花也不要了!”
  
  游氏劈头盖脸的先骂上了,卓芳礼脸色更加难看,接着游氏的话冷冷道:“身为女子,妇德妇行你莫非从来没听说过?!”
  
  卓昭节几次想辩解都被父母打断,她难得被长辈如此疾言厉色的教训,又害怕又委屈,有心服软,但想到宁摇碧当着真定郡王的面也不惜与雍城侯唇枪舌战,不肯叫自己听着雍城侯的教训,心想:“我这会若是依着父母的意思认了错,怎么对他得起?即使他不在这儿不知道,又或者以后知道了也不计较,可我自己心里过意的去吗?”
  
  她性情里本来就不惯低头,有宁摇碧忤逆雍城侯的例子在前,更加不肯认错了,反而把头一扬,昂然道:“我没有为了九郎不顾父亲,但我与九郎相约在前……”
  
  “闭嘴!”卓芳礼的脾气一向不是很好,只是他和游氏感情不错,加上亲生爱女,平常对妻女都还算温和,实际上却极为易怒,本来卓昭节单独与宁摇碧同行的事情已经让他觉得女儿举止轻浮了,如今再听卓昭节毫无悔改之意,被气得脸色发白,大声喝道,“你给我跪下!”
  
  他这么一怒,声若雷霆,外头的侍者都骇然对望,十分震惊。
  
  然而班氏从来都没有拿长辈架子压过卓昭节,素来都是讲理在前,卓昭节根本就不服:“我哪里做错了?我方才就想解释来着,只不过没寻到机会插话!父亲凭什么罚我!”
  
  “我是你父亲!莫非凭这个还罚你不得?!”卓芳礼再听这话当真是怒不可遏!游氏看他动了真怒,倒是慌了手脚,卓昭节见惯了和颜悦色,对父亲的性情不太清楚,游氏可是深知卓芳礼发作起来没轻没重,万一亲自动起手来打坏了女儿可不得了,忙从席上起身圆场道:“不懂事的小东西,还不快点跪下给你父亲请罪!”
  
  卓昭节向来娇生惯养,哪里肯听?她也是心头火起,抗声道:“我就不跪!没来由的要罚我,我才不服!”
  
  游氏见她偏偏这会发起了性.子,当真是气急交加,只得死死扯住卓芳礼袖子,喝道:“你给我滚回镜鸿楼去禁足!”
  
  卓昭节眼泪掉下来,跺脚道:“禁足就禁足!”说着转身就向外走去。
  
  卓芳礼平常虽然宠着子女孙儿们,但板起脸时四房也没人不怕他的,什么时候见过这样忤逆的女儿,不过训斥了两句要她跪下,居然从头到尾也不肯说一句软话,他心中怒火中烧,猛然甩开游氏,站起身来斥道:“叫你跪下!你还敢走?!”
  
  说话之间抄起手边一物,也没顾看清楚是什么,劈手就砸了过去!
  
  他盛怒之下没看清,游氏却是看得明白,尖叫道:“不要!”
  
  东西砸出,再听游氏惊叫,卓芳礼一留意,才发现自己抓到的居然是矮榻旁的一只足有三尺高的粉彩摆瓶,这摆瓶外盘着一只发明神鸟,鸟首高昂、尖喙如啄,如今这尖喙正对准了卓昭节!
  
  “糟糕!”卓芳礼虽然是盛怒之中,见状也不禁惊得一身冷汗!他虽然有举人的功名,也算是正经的读书人,但几次会试不中也失了信心,倒是专心保养起了身体来,所以有积年习武的习惯,这摆瓶他拎着轻松,实际上却极为沉重,这么一下子砸到自己那娇滴滴的小女儿身上,不死也要去掉半条命——更别说这劈面砸下去女孩子的容貌可怎么办?
  
  夫妻两人正惊得肝胆俱裂,亏得卓昭节方才使性.子不肯下跪,如今往外走时虽然哭得泪眼朦胧看不清楚,但听得风声不对,下意识的跳开一大步——这也是站着走动方便,若是跪着纵然能让开脸面,腰以下也砸实了,饶是如此,那摆瓶呼的一下从她鬓边划过,到底把面颊狠狠刮了一下,登时就是一阵剧痛!
  
  清脆的瓷裂声在她身前响起,腿上几处同时一痛!卓昭节拿帕子略擦了一把眼睛,定睛一看,顿时倒抽一口冷气,却见宽阔的堂上到处都是瓷片,被砸中的地方氍毹上极明显的一堆瓷粉!
  
  如今虽然是春天了,但还没热起来,念慈堂里铺的这苍底玄叶蓝花织锦氍毹固然不像秋冬所设的可没踝的氍毹那么厚实,但穿丝履在上头走,也能没过履底,寻常瓷件掉在上头根本坏不了……可见卓芳礼那含怒一掷力道有多么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