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春茂侯门 > 第一章 灞陵柳

第一章 灞陵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3章第3卷]
  
  第154节第一章灞陵柳
  
  “君未睹夫巨丽也,独不闻天子之上林乎?左苍梧,右西极。丹水更其南,紫渊径其北。终始灞浐,出入泾渭;酆镐潦潏,纡馀委蛇,经营乎其内。荡荡乎八川分流,相背而异态”——
  
  汉时司马相如的这篇《上林赋》以瑰丽的辞藻描绘了汉时长安的上林苑,也留下了八水绕长安的佳话。
  
  沧海桑田,曾经巨丽的天子林苑已在时光中灰飞烟灭,如今的长安只留下了更名为曲江芙蓉园的上林旧址,但八水仍存,其中七水汇入渭河,渭入黄河——从江南的秣陵,沿杭渠一路北上,转入黄河之后,再逆渭河经行,出发的时候,江南桃吐杏蕾、烟柳迷人眼,抵达灞陵渡口,渡口如云柳林,却也才堪青色盈盈,南北差异,可见一斑。
  
  卓昭节在楼船上层怔怔望着柳枝发怔——江南与长安的区别,又岂独一柳枝哉……
  
  “娘子!”脆生生的呼唤打断了卓昭节的思绪,她偏过头,微皱着眉问:“什么事?”
  
  初秋走了过来,恭敬道:“八郎说,就要到咱们的船靠上栈桥了,如今三郎已带着人在码头等着——娘子该更衣了。”
  
  这时候是晌午才过,卓昭节在船上穿着家常衣裙,虽然卓昭质是她同胞长兄,当年她到游家还是卓昭质送的,可这是长大后头一次相见,总也要换身像样点的衣裳,以示尊重,卓昭节听说就快靠上栈桥了,顿时一急,起身道:“怎么不早点叫我!”
  
  初秋抿嘴笑道:“娘子莫急,说是就到了,但这儿船多,河面又不算宽阔,船家须得小心行事,再说如今只须着春裳,用不了许多功夫的。”
  
  话是这么说,卓昭节一心要给兄长留个好印象,虽然衣裙早有备好的,却还是又郑重挑选了半晌才能够决定,换过雪青雨丝锦绣缠枝葡萄纹上襦,系杏子黄并青白间色裙,因为如今长安还有些未散尽的料峭春寒,又加了一件朱膘洒绣团花的半臂,腰间束了游灵亲手打的两条五彩攒花串珠宫绦,腕上拢了碧玉镯,颈上戴着璎珞圈,双螺上缠了两垂东珠,另插了一支粉色水晶步摇,一缕儿火焰般的珊瑚珠,落在左鬓畔,雪肤鸦鬓红珊瑚——对镜自照,卓昭节自己也满意得紧。
  
  还没起身,看着卓昭节贴身紧要之物的明吟进了来,笑着道:“娘子,八郎说,三郎就待上船了,请娘子好了就下去呢。”
  
  “正好。”卓昭节站起身,初秋和立秋忙一起捧上百花锦帛,卓昭节挽在臂上,明吟又上前一步,替她理了理宫绦,正了璎珞圈,这才退后一步,伺候她下去。
  
  到了甲板上,也换了一身新衣的卓昭粹笑着招呼卓昭节:“咦,我叫明吟过去跟你说声,怎么就下来了?如今还没靠上去,仔细一会船身摇晃摔着。”
  
  卓昭节走到他身边道:“八哥扶我把罢,难为如今再叫我上去?”
  
  卓昭粹是习过些武艺的,虽然不知道他身手如何,但下盘极稳,船在黄河里的颠簸,他都能稳稳的站在船头与船家说笑垂钓,更不必说这靠岸了,卓昭节一路北上,兄妹两个在船上也熟悉了,就笑着扯住他袖子。
  
  “郎君、娘子请放心,今儿个天清气好,这灞水无风无浪的,这样靠岸还要摔着娘子,某家往后也没脸吃这水上的饭了!”远处的船家倒是耳尖,听得这话,笑呵呵的转过头来保证道。
  
  这船家果真技艺不差,说话间就将船稳稳停住——卓家兄妹都赞了一声,跳板搭下去,就见码头上早早等待的一群人,登时有一群健仆簇拥着一个华服玉冠的男子快步上来,这男子约莫二十五六岁年纪,身量颀长,眉目和卓昭粹有几分相似,一望可知是兄弟,他神色很是激动——这模样让卓昭节几乎是立刻想起了两年前第一次见到卓昭粹时的景象,心下不由一暖。
  
  卓昭质理都没理上去向他行礼的卓昭粹,径自到卓昭节跟前打量她几眼,眼眶顿时微红,语带哽咽道:“七娘?”
  
  “……三哥!”卓昭节才唤了他一声,卓昭质已经抬手抚了抚她的鬓发,声音微微颤抖着道:“父亲母亲这些年都想念得紧——母亲今儿个本打算亲自过来接你的,奈何家里事情多……一晃十几年,你都长这么大了!”
  
  当初卓昭节多病即将夭折,要离家别居,游霁不放心沈氏建议的在京畿寻人寄养,又无人可信,只能让年仅十一岁的长子卓昭质送还在襁褓中的妹妹南下——虽然那时候卓昭节还不能记人与事,对卓昭质来说却是记忆深刻的,现在又是他亲自来接,难免感慨万千。
  
  ——只是这感慨之情才起,卓昭质还没问完旅途劳顿,忽然又有数人挤过熙熙攘攘的人群,强行闯上甲板,一个带着分明惊喜的声音叫道:“昭……”
  
  卓昭节一听这声音先是一喜,随即惊得面色苍白——果然宁摇碧一身锦衣,头顶金冠,手拿折扇,兴冲冲的快步向自己走过来!
  
  “找的就是你,卓八郎君!”她正不知所措,亏得旁边苏史那立刻高喝一声,将宁摇碧接下来叫出的字压了下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