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春茂侯门 > 第四十六章 事发挨打

第四十六章 事发挨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卓昭节心里有气,晚饭也没用多少,就叫明合研墨,要给卓昭粹写信,明合就劝说道:“虽然女郎如今有那么个揣测,但大总管也未必说这个呢?譬如这里头有大总管以为女郎不宜听闻的龌龊?不如等一等明日看老夫人的意思再写不迟,不然,卓郎君如今正在书院攻读,万一是没有的事情,被乱了心神多不好?”
  “……也是!”卓昭节到底是怕打扰了卓昭粹苦读的,就将笔放回去,余怒难消道,“也不知道是谁这样子无耻!凭空的污人清白!”
  明合好言道:“大总管如今已有些头绪了呢,大总管向来就精明,哪里会叫二郎吃了亏去?再说魏令向来尊敬阿公,大总管也说了,公堂上魏令就很护着二郎的,何况真的假不了,二郎既然没做下那些事情来,迟早都要查清楚的!”
  明吉也说:“凭游家在秣陵的声望想要污蔑二郎那怎么可能呢?只看出面做原告的乃是个泼皮就晓得真假了,也是如今魏令胆子小,不然直接治他个诬告之罪,杀威棒打下去一层皮,叫他晓得厉害!”
  卓昭节想想也是,再说些闲话就安置了。
  到了次日,再到班氏跟前,班氏就笑着问:“昨儿个没留你可是生气了?”
  “是有点。”卓昭节嘟了嘟嘴,随即道,“我是气那背后指使赵三诬告二表哥的人。”
  “你也气那人牵累上了八郎吧?”班氏对她这点心思还不清楚,就笑着道,“昨儿个游集倒也是这么说的,只是这事情未必那么简单。”
  卓昭节惊讶道:“怎么?”
  “衙门的人私下里告诉游集,说这么荒谬的诬告本来连咱们家都不用惊动,就会被直接撵了出去,奈何魏令的上官不肯,这才只得开了堂。”班氏敛了笑,“秣陵县令上头就是秣陵太守孟远浩……说起来还是咱们家转着弯的亲戚,年节也都有来往的,你与孟家娘子不也是熟悉的么?如今孟远浩招呼也不打一声的与咱们家为难,这恐怕涉及到长安了!”
  “……莫非与我那继祖母?”卓昭节微微变了脸色问。
  班氏摇头道:“未必,你的继祖母沈氏,她是京兆所辖赤县沈家的人,与你祖父本是姑表兄妹,这沈家在先帝的时候也算是盛极一时过,族里出过宰相的,可惜那位沈相福薄,不多久就去了,后来一直就没什么出色的人物,如今官职最高的也不过是济阳太守罢了,州县是父母官,那济阳郡又远在北地,她的手照理伸不了这么长。”
  如果不是沈氏,敏平侯即使偏爱继室所生的幼子幼女也不至于拦了嫡孙的路……那多半就是敏平侯的政敌所为了……
  只是长安之遥远,敏平侯朝上的敌友却非游家所能清楚——班氏道:“何况你祖父子孙众多,你们兄妹固然是嫡出,但也不至于打眼到了让人千里迢迢追到江南来对付他的地步,也不知道是不是昭粹南下叫人猜疑了……总之这件事情还是先给你母亲去了信再说罢。”
  班氏这边盘算着怎么向女儿说明,二夫人却是急匆匆的领着游灿并数名下人过来了,游灿难得的耷拉着脑袋进来后看也不敢看班氏,见这情况卓昭节还有不明白的吗?果然二夫人进门劈头就道:“母亲,媳妇却是带着灿娘来请罪的。”
  又道,“正好昭节也在,舅母先与你赔个不是……”
  “舅母这是哪里话?”卓昭节忙起身避开她的礼,班氏就狐疑道:“这是什么事?”
  二夫人恨铁不成钢的将游灿往前一推,喝道:“还不快将游湖那日的事情告诉了你祖母?”一面解释道,“母亲,他们游湖那日其实遇见过贵人,可以为炬郎佐证的,偏他们心里有鬼连提也不敢提!”
  游灿难得在祖母跟前这么怯生生的,小声说了事情经过,她虽然竭力分辩那猎隼飞来是毫无征兆之事,而卓昭节如今也好端端的在跟前,班氏还是吓了个心惊肉跳——将她拉到跟前仔仔细细的端详过了,确认是皮也没破一点,才按着心口冷着脸道:“你们果然是大了,个个都有主意了!”
  班氏的语气十分严厉,卓昭节和游灿自知理亏,都跪了下来请罪,二夫人这么匆匆忙忙的过来全是为了儿子,可没心思等着看祖母教训孙女,当下就壮着胆子拦了话头道:“母亲,她们也是一时糊涂,何况此事的确是意外,好在昭节福大,赶上了那会世子出手相救,后来炬郎也是再三谢过那世子的,母亲请想,这不是一个现成的证明吗?”
  “你觉得雍城侯世子是现成的证明,却不知道问没问过人家世子之尊可愿意上那公堂去给你儿子佐证?”班氏冷声反问,“再说这些个不懂规矩的东西!隐瞒长辈也还算了——我问你们,当日船上道谢一声之后,回了家来可有使人、或者亲自去那世子在江南的别院登门拜谢?”
  见游灿和卓昭节低着头不敢说话,二夫人也吃了一惊:“怎么你们后来……”
  “那宁世子在船上就冷淡得很,只说些许小事不必记挂,昭节几次道谢他都不怎么理睬,没坐多久就回自己船上去了,所以我们……我们想若是上门也许反而讨了他厌烦……”游灿怯生生的解释,“毕竟人家贵为世子,许是到江南来后登门探望奉承的人太多,咱们……”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