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网游之神荒世界 > 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 平息和后续

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 平息和后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们的客户端上线了,请您前往各大商店搜索“快眼看书”下载!
  
      &nb一阵强烈的晕眩,让璎珞有种恶心反胃的感觉,倒是让她的意识一点一点的回来了。
  
      &nb璎珞不舒服的皱眉,伸手想要去揉揉自己的太阳穴,但是这个手的触感啊,怎么就那么的熟悉啊!
  
      &nb璎珞倏然睁开眼睛,看着自己已经看了小半年的小熊掌,不由得呵呵了,真的是哗了狗了,她费劲心思,到头来,还是一个熊身?
  
      &nb这样真的不是在逗她吗?那么她花了那么的功夫,到底是为了什么啊!
  
      &nb璎珞觉得自己的头很疼,打量着四周黑漆漆的房间,什么都没有,从破落的窗户吹来的冷风让璎珞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撄。
  
      &nb现在她只有自己一个人,璎珞想了想,不对,应该有一个人也跟着自己一起过来了吧!
  
      &nb“虚无子?”璎珞尝试着用自己的意念呼唤虚无子偿。
  
      &nb“老夫在。”虚无子的声音有些虚弱,或许是因为阵法使用过度,稍微多耗了一些心力,连说话都有些力不从心了。
  
      &nb璎珞隐忍着自己强烈的怒意,咬牙问道:“说好有适合的身体呢?你真的不是在开玩笑吗?我现在像是得到了合适的身体了吗?还不是我原来的熊身?”
  
      &nb“已经借尸还魂了。”虚无子声音虽然很虚弱,但是语气却十分肯定的说道。
  
      &nb“那我能问一下,我现在还是一副熊身,到底是借什么尸还了什么魂?我是从我原本的熊身,再一次重生到另一个熊身里面去吗?”璎珞不由得翻了一个白眼,说到底不顾和邪风撕破脸,还不是落到一个熊身,说好的人呢?
  
      &nb“你不记得了吗?之前你灵魂出窍的时候被打断了。”虚无子知道璎珞有疑问,开口给她解释道:“阵法也差点被破坏,你记得吗?”
  
      &nb“嗯哼。”璎珞心情不是很好,连话都不愿意多说一句,说些先前的事情,璎珞怎么会不记得,她到现在还记得邪风当时那毁天灭地的气势,那双带着熊熊怒火的眼神,她怎么会不记得了呢?
  
      &nb“简单来说,你这次不是简单的直接用灵魂借尸还魂的,因为你灵魂出窍的时候被打断了,所以你是带着熊身借尸还魂的。”虚无子将这其中的重点点拨出来说道:“所以,你现在可以看到自己还是熊身,那也是正常的。”
  
      &nb璎珞差点就忘记还有这么一茬了,自己确实是带着熊身引魂入体的,当时虚无子说不知道是什么后果,但是现在这个后果,璎珞明显不满意,十分的不满意
  
      &nb“难道说,我接下来也只能是这幅模样?那我借尸还魂有什么意思?”璎珞真的是觉得头疼,如果还是这幅模样的话,待在哪里,都没有待在邪风的身边来的好。
  
      &nb璎珞不得不承认,她真的是这么想,虽然她并不像依靠谁,但是事实就是这个样子的,不是吗?
  
      &nb“老夫看过了,你确实已经进入那个已经香消玉殒的小姑娘的身体里。”虚无子沉吟了一会,似乎在思考一般,半天才说道:“以老夫之见,现在你身体的原主生命垂危,身上无论是外伤还是内伤都很严重,而且你刚刚强魂入住,身体还比较须肉,根本就不足以支撑你保持人形。”
  
      &nb璎珞眉头不由得皱着眉头,虚无子这话是什么意思?
  
      &nb“你是说,以后,只有我受了威胁到生命的伤,我就会变成兽身?”璎珞简单的总结了一下虚无子刚才话里的意思。
  
      &nb“大概就是这个样子。”虚无子点点头,从目前他也就只能得出这个结论,毕竟这种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的。
  
      &nb就好像是可以化成人身的兽类一样,受到严重的伤,就失去了可以维持人形的力量一样。
  
      &nb说到底,她还是摆脱不了自己这一身的熊身啊,只是提前达到了那种兽化人的境界罢了。
  
      &nb大概将自己现在身体的情况全部梳理了一遍过去之后,璎珞竟然不由得开始想,自己以后不会变成那种很雄壮的那种大熊吧,那样会不会太夸张了。
  
      &nb璎珞想着不由得浑身打了一个恶寒,想想都让她觉得不舒服啊!
  
      &nb“丫头,不用担心,你的兽身已经不会改变了。”虚无子的一句话让璎珞一下子就放下心来:“因为阵法限制的问题,你的灵魂不能够再次出窍,连你的兽身也被固定了。”
  
      &nb知道自己想多了,璎珞这才稍微的放心了,但是眼睛却不由得微眯起来:“不要私自窥探我心里的想法。”
  
      &nb这是璎珞的禁忌,她不喜欢这种被人完全看透的感觉。
  
      &nb“放心,这世间除了你,已经没有人能够察觉到老夫的存在,老夫是那个绝对不可能背叛你的人,所以知道你所有的秘密,也只能烂在肚子里。”虚无子知道璎珞在忌讳什么,不由得表明自己的立场道。
  
      &nb虽然是这个样子,但是这种感觉对璎珞来说还是十分的不爽的,最终璎珞还是什么话都没有再说了。
  
      &nb“丫头,你身上的伤口那么多,内伤也很重,你都不觉得难受,都不觉得很痛吗?”沉默了很久之后,虚无子还是问出了困惑了自己很久的问题道。
  
      &nb璎珞这才低头打量自己现在身上的伤口,应该是属于自己借尸还魂的那个原主的,大大小小的伤口,一点都不比自己当初被百里流月虐打的时候少。
  
      &nb看到这些密密麻麻的伤口,璎珞的眼底不由得闪过一抹杀意,不论是对百里流月和慕容白,还有的就是虐打现在身体原主的,她一个都不会放过的。
  
      &nb“不疼。”璎珞很淡然的说道,即使再一次的重生,璎珞依旧感觉不到任何的痛感。
  
      &nb虚无子没有说话,下一秒璎珞就看到自己的身下多了一个阵法,微微的皱眉,还没有问出自己的疑问,虚无子就先开口了。
  
      &nb“老夫之前卜算过了,这个是高级的治疗阵法,应该用的上,当时就顺手一起炼制了一个。”虚无子早就有所准备的说道。
  
      &nb璎珞可以感受到从阵法上泛出来的点点绿光让自己的身体感觉一阵的舒畅,觉得身上的伤确实是在慢慢的被治疗。
  
      &nb不卜算,璎珞也大概能够猜到,既然能够被自己借尸还魂,那么想必原主一个是死在某一种伤害上,无论是什么,需要治疗是肯定的。
  
      &nb但是虚无子确实也是想的周到了,璎珞抿了抿嘴,淡淡的说了一句:“多谢。”
  
      &nb“虽然你还没有正式拜老夫为师,但是你这个关门弟子,老夫是收定了,所以被自家的小徒儿铺路准备都是无可厚非的,你我师徒何须如此客气。”虚无子倒是一点都不显得矫情,但是声音还是有些虚弱的说道:“当时时间紧,只能炼制出三个阵法来,现在老夫又因为阵法被破坏遭到了反噬,暂时对炼制阵法是有心无力了,丫头,你可要好好的继承老夫的衣钵,可不要让老夫失望。”
  
      &nb“恩。”璎珞应了一声,算是应下了虚无子的要求说道:“你好好休息。”
  
      &nb“恩。”虚无子似乎真的很累了,声音也慢慢的弱下去了,因为虚无子还有夙愿未完成,所以,璎珞也不担心虚无子会有什么事情。
  
      &nb反正是她自己,她现在更加重要的事情就是要摸清现在的身份,所在的地方。
  
      &nb璎珞记得之前虚无子告诉自己是‘入夜三更小星将进入命宫,有的像粉絮一样,北方玄天有女星渐渐失去光芒,预示丧葬之事发生’,所以,自己现在是在位于北方的玄天州吗?
  
      &nb等治疗阵法的灵光慢慢的散去,璎珞就发觉自己的身上突然闪起一道白光,她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慢慢的发生变化。
  
      &nb等白色的光芒散去之后,璎珞这才看到自己那一双人的手,人的身体,眼睛不由得大亮起来。
  
      &nb“呵呵。”璎珞难以掩饰自己的喜悦,低低的笑出了声音来,在空荡寂静的房间里显得格外的大声。
  
      &nb还是当人的感觉比较好,这是璎珞最大的感受。
  
      &nb璎珞这才开始打量着自己现在的这幅身体,纤细的手臂上面密密麻麻的新伤旧痕,还有一些刚刚结疤的伤口。
  
      &nb璎珞根本就不需要再去看遍全身,估计也都是这样的情况,那纤细枯瘦的手臂,好像轻轻一折就会被折断一般。
  
      &nb璎珞微微的皱眉,她现在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上身的这具身体的来历,对她来说现在还是很被动的,很容易就会穿帮的。
  
      &nb璎珞突然觉得脑袋一阵疼痛,咬着下唇的咬牙不由得更加的用力,惨白的唇上,泛出点点血色。
  
      &nb就在这个空隙,璎珞竟然还在疑惑,自己不是已经感受不到痛觉了,但是似乎每次头疼还是可以感觉的到?自己现在这幅身体,到底是怎么样?难道说,这种神经痛还是会感觉到,身体上的痛苦就感受不到吗?
  
      &nb脑海里那不属于自己的记忆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让璎珞的头更疼了。
  
      &nb等完全接收了那不属于自己的记忆,璎珞这才松了一口气,背后都已经湿了一片,脸色也惨白的很,湿掉的头发贴在脸上,好像鬼一般。
  
      &nb不过,璎珞现在对自己现在这个身体的原主的身份和处境都了解了一番。
  
      &nb自己身体的原主是北方玄天州百年玄学世家嬴家的废材三小姐,闺名嬴洛,但是跟自己原来的名字稍微有点像,这就是冥冥之中所谓的自有定数吗?
  
      &nb不过这个嬴三小姐从一出生,就天降不详之兆,风云骤变,百里之内,草木瞬间枯萎,魔兽异乱,更甚是五岁之际到现在十年之中,竟然任何玄力都不曾觉醒,身体羸弱不堪,可以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废材。
  
      &nb在这种以武为尊的时间,在这个玄学世家中,嬴洛的存在,绝对是一个污点,爹不疼娘不爱,嫡姐庶妹,姨娘表兄弟明里暗里各种欺凌,连嬴家的奴仆也能骑到她的头上,更不要说外人的欺负了。
  
      &nb闭上眼睛,嬴洛那过去悲惨的十五年好像犹如电影一般在她的眼前一幕幕的放过去,璎珞不由得想着,能活到现在,也算是一个奇迹了。
  
      &nb而这回被庶妹用带着毒的毒蝎鞭鞭打三十六鞭之后,那羸弱的身体根本就不堪重负了,这才让璎珞钻了空。
  
      &nb璎珞的眼睛里闪过一抹浓浓的杀气,她可以清晰的记得嬴洛记忆之中所有伤害过她的人的脸,她可不是吃素的主,向来信奉的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要犯我,我必诛之。
  
      &nb既然,她接了这个身体,那么嬴洛所受到的所有的痛苦,她要那些人一一的还回来。
  
      &nb现在,她就是嬴洛,等着瞧吧,她可没有表面上看的那么的无害。
  
      &nb嬴洛的嘴角不由的勾起一抹冷冷的笑容,右手不由得往后撑着自己的身体,但是却摸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
  
      &nb嬴洛伸手从自己的背后抓出来,放在自己的眼前,顺着微弱的月光,自己手里的东西闪着血红色的光芒,让嬴洛一阵的晃神。
  
      &nb没有想到这东西竟然也跟着自己一起过来了。
  
      &nb没有错,嬴洛手上拿着的就是邪风给自己的那个空间额饰,里面还放着不少的极品丹药和高级的秘籍。
  
      &nb嬴洛原本是不打算带走的,现在竟然阴差阳错的还是跟着自己过来了,怕是应了邪风开始的想法,怕是会坚定的认为,自己当初接近他,只是为了这空间额饰里的东西吧!
  
      &nb一想到邪风,嬴洛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舒服的,当初自己坚定了要离开邪风的想法之后,就开始算计他了。
  
      &nb她不是不知道邪风他们在怀疑自己来历是不是别有所图,所以她就故意的露出破绽,让邪风主动抛出甜头给自己,只是刚好让自己如意罢了。
  
      &nb但是就算是这样,她从一开始也只是打算从九州·山海经里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仅此而已,并没有贪图其他的这些东西。
  
      &nb可是,嬴洛看着自己手中的空间额饰,那闪着血红光芒的宝石,无一不在告诉她,她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而且也是说不清了,她都已经是坐实了罪名了。
  
      &nb终究,她还是欠了邪风太多。
  
      &nb不知道日后见面,他是否会认出自己,是否会跟她反目成仇,这是嬴洛最不想看到的,所以,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
  
      &nb嬴洛将空间额饰放在自己的衣服之中,现在如果戴在额头上,肯定是太惹眼了,毕竟一个不受宠的废材三小姐,连衣服都是破旧的,房间里家徒四壁的,连一件首饰都没有的她,怎么可能会多出一个那么精致的额饰。
  
      &nb不用想,也知道有鬼,再说了,现在她还没有实力保护自己的东西,自然还是不要太高调了。
  
      &nb毕竟这个额饰看着漂亮,而且还很好用,有人觊觎是正常的,所以,这种东西,还是暂时先收起来的好。
  
      &nb梳理好自己之前的事情,还有嬴洛的所有事情之后,嬴洛这才爬下床去,身子骨还是有些虚弱,而且没有力气。
  
      &nb根据嬴洛之前的记忆,原主经常没有饭吃,就算有的吃,也不过是那连狗都不肯吃的馊食。
  
      &nb之前,竟然就是这么活下来的,说到底所谓的血缘还没有一个玄力来的重要。
  
      &nb人心的凉薄,嬴洛早就看透了,现在第一步她要活着,慢慢的变强,将那些瞧不起自己,欺凌自己的人,一个个都踩在自己的脚下。
  
      &nb她以前就是那么过来的,她能够在几百人里生存下来,成为一个各方面都胜人一筹的特工,吃了多少的苦,只有她自己知道。
  
      &nb现在,她要开始重塑自己的巅峰。
  
      &nb嬴洛双手十指相扣,翻转撑在头顶之上,活动一下自己的身体,现在太弱,连保护自己都做不到,还谈何站在巅峰,将那些人欺凌自己的人踩在脚下。
  
      &nb从嬴洛的记忆之中可以得知,那些欺凌她的人,每欺凌一次就会消停一段时间,毕竟怎么说她也是嬴家的三小姐,就算不受宠,就算被欺凌,但是被欺负死了,这可是另外一个问题了。
  
      &nb所以,他们不会太经常来,但是每次都把嬴洛虐打到遍体鳞伤为止才肯罢休。
  
      &nb放过嬴洛一段日子,只是为了让她稍微的养好身体,让那些人更好欺负而已。
  
      &nb不过,这对现在的嬴洛来说,这绝对是一个好机会,对她来说,这绝对是她绝地反击前可以要他们命的喘息,等着瞧吧!
  
      &nb现在的嬴洛可以说是孑然一身,身上唯一的东西就是邪风给她的那个空间额饰。
  
      &nb嬴洛咬着自己的下唇,犹豫再三,还是从自己的怀里拿出那个空间额饰,眼睛缓缓的闭上,用自己的意念探识空间额饰里的空间。
  
      &nb不得不说,那段时间,邪风对自己真的是太好了,什么东西都给她,什么东西都让她往空间额饰里塞。
  
      &nb嬴洛伸出自己的食指,用指尖轻轻的扫过那一排放的整整齐齐的丹药的瓶身,她记得邪风曾经给过她一瓶好东西,对现在的她来说,可是很必要的。
  
      &nb嬴洛闭眼用鼻子的嗅觉去感受着这个空间之内,在空气之中流动的丹药味。
  
      &nb前世的她,是有专门训练过五感的,只有自己比别人更敏锐,才能让自己与敌对峙中抢占先机。
  
      &nb每一种丹药都有特殊的味道,或许有些相差无几,但是嬴洛却能够区分其中小小的差别。
  
      &nb当初邪风一点一点给自己的时候,她都有好好的记住这些丹药的味道。
  
      &nb在一股药香之中,嬴洛鼻子动了动,闻到空气之中隐隐流动着的馨香,心里一动,脚下也跟着开始移动,伸手坚定的从那些丹药瓶子里抽中一瓶。
  
      &nb嬴洛倏然睁开眼睛,将瓶子打开,将瓶子里的丹药倒在自己的手心之中,一颗,仅仅就只有一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