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抗战之最强民兵 > 第三百四十七章 失败的空中伏击

第三百四十七章 失败的空中伏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既然已经决定由张少帅担任东北军政府主席,那么邓成功就会尽力表现出,邀请张少帅的诚意。派出军机接送,无非就是给国党那帮人提个醒,那就是如今华夏的空域,真正了算的还是他们民兵空军部队。
  
      在机场给张少帅送行的国党高层,看着如同一朵乌云般从天空看到缓缓降落的客机,知道这是民兵总队自主生产出来的机型时。每个**高层都明白,这个民兵的实力到底有多强。
  
      加上为了保护这架客机,而陪伴而来现在盘旋在天空中警戒的雄鹰战斗编队,同样待在**空军基地的飞行员们,就觉得他们原来觉得性能优越的战斗机,跟这二种飞机一对比,简直连渣都不如。
  
      更让在场的军统特工们惊讶的是,当客机的仓门打开从里面走出来一队人时,那冷酷精悍的模样让在场的**将领,能够很直接的感受到这队士兵的强悍。
  
      待到对方走近一些,看到这队官兵,臂章上绣刻的是飞鹰标志时,机场的军统特工头子忍不住倒吸一口气凉气。低声道:“委座,这就是民兵总队最神秘的秘密部队,飞鹰!”
  
      蒋委员长听到这帮精悍的士兵,就是传中杀的日军将领闻风丧胆的飞鹰时,了解飞鹰除了执行作战任务,只有民兵高层才有可能享受到飞鹰的保护。
  
      那么这个时候,民兵总队不但派了专机,还派了飞鹰过来接张少帅。难不成,民兵总队真的愿意将东北军政府交给张汉青,他们就一不怕张汉青羽翼丰满后,另立门户吗?
  
      军统保镖头子的话,虽然的很声,但在场的**高层都听的很仔细。一听这帮人竟然就是传中的飞鹰时,脸上的表情也显得有些慎重。他们也很想看看。这传中的飞鹰到底有多么神奇。
  
      除了打头的一个少将军官显得有些年轻外,其它飞鹰似乎也没有什么特别。非要特别,那就是这些飞鹰的眼神非常犀利。那怕他们在行进的过程中,都保持着一阵无形的威慑,似乎在提防着机场四周的危险。
  
      等到领头的少将走到这帮国党高层眼前时,少将来到蒋委员长面前啪的行了一个军礼道:“委员长,民兵总队飞鹰大队长周虎,奉命保护张少帅前往北平。请指示!”
  
      尽管周虎不是很愿意给这位国党的头头敬礼,但来的时候邓成功已经交待过,此时的蒋委员长好歹也是一国领袖。所以。该给的面子还是要给,敬个礼也没什么大不了。
  
      原本看到这个少将走过来给自己行礼还有些心里打突的蒋委员长,见这个少将还是给予自己一定的尊重,笑着道:“周将军远到而来,是不是休息片刻在走?”
  
      周虎还是那付冷酷的脸道:“对不起,委员长,我们的战斗机编队滞空时间不能太久。要是耽误了起飞的时间,只怕到时就不能准时返回北平驻地了。”
  
      见周虎不给面子,蒋委员长心里有气但脸上还笑着道:“行。既然你们军务在身,那我也就不多留了。汉青老弟,那为兄就送你到这里了。将来有时间,还望老弟常到我家坐坐。”
  
      张少帅对于民兵总队能给予自己这么大的尊重。实话已经打心底感激这位还没有见面的邓成功。加上解除软禁后,他对于民兵总队的事情也打听的比较清楚。
  
      尽管在电报中,民兵总队是邀请他过去视察,并没有直接由他担任军政府主席的事情。但在张少帅看来。能值得民兵总队这样兴师动众,出动战机跟飞鹰接送。无疑已经给予了他最大的尊重,享受到连这位义兄都没享受过的待遇。
  
      跟这位义兄聊了几句之后。张少帅还是很礼貌的跟几位到机场送行的国党高官一一握手惜别。在跟这些人握手的时候,他就很清楚,这一走也许短时间就不会回到这里。
  
      何况,这里给予他的记忆不是很好,如果可以的话,张少帅已经不想回到这里来了。他此时此刻最想的,就是早日回到那东北故乡,去看望那些因他之过而流离失所了近十年的东北父老乡亲们。
  
      客套完之后,在周虎一队精悍的飞鹰护送下,陪伴张少帅软禁生涯的几个家人都一起走上了民兵总队用运输机改装的客机。
  
      直到周虎跟张少帅打过招呼,并且安排他们在飞机上坐好后,很快就吩咐客机飞行员可以起飞。随着飞机开始缓缓在跑道上滑行,最终一跃飞上了天空。这位被软禁了几年的张少帅,才由衷的将心放到了肚子里。
  
      看到这架客机已经飞行平稳,张少帅不禁有些感叹的道:“四,我们终于可以回家了!”
  
      同样觉得终于可以放心下来的赵四姐,知道这位老公为何会有这样的感叹。几年时间,几千外日日夜夜,这种永远不知道明天会是什么样子的软禁生涯。直到飞机离开国党的地盘,算是彻底的结束。也难免这位从算的上顺风顺水的老公,会发出这样的感叹。
  
      女人的情感丰富一些,赵四姐已经热泪盈眶的道:“是啊!汉青,我们终于可以回家了。”
  
      对于这对夫妇的感叹跟心酸,坐在张少帅身边不远的周虎也是看在眼里。虽然他不是很明白,为何总司令要把好不容易打下来的东北军政府主席,交由这个人担任。但他很清楚一件事,那就是邓成功下的每个决定,都是有其用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