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抗战之最强民兵 > 第三百四十五章 深谋远虑蒋夫人

第三百四十五章 深谋远虑蒋夫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    对于张至中出,这位未曾见面的华夏民兵总司令,曾经就过由自己担任东北军zhèngfǔ主席的话,张少帅夫妇无疑都显得非常震惊。他们有难以置信,在如今这种大家都恨不得将权利集于一身的年代,这个邓成功真有这么大的魂力,敢把这样的要职,给一个未曾见面的人。
  
      虽张少帅也很清楚,在东北他张家的威望跟实力都不是一般人所能相提并论。但把这样一方要员的职务交给他,这个邓成功就真的不担心,将来张少帅重振旗鼓另立门户吗?况且,这种事情在如今这种战争年代,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也许是知道这二个人都不太相信,这种在国党方面也觉得邓成功胆量确实非一般人所能相比的怪事。但不得不,现如今在民兵总队旗下的曾经风极一时的将领们,现在都很听从这位年轻总司令的调遣。
  
      所以张至中对于张少帅夫妇的震惊继续道:“曾经的西北军首领冯毅详将军,如今是民兵总队西北军分区的司令员,也是执掌民兵总队中监查局的局长。有监查民兵总队解放区,上到zhèngfǔ主席下到主力师长的权力。
  
      除了这个冯将军,如今的蒙古军分区司令,汉青应该也认识,他就是曾经的晋军名将付作义。如今付作义执掌的蒙古军分区,可是包括了绥远、蒙古、这二个大省,而且他们都是军政一把手。可以,这二个地方的事情都是由他们了算。
  
      就连去年年底他们收复的晋省,如今的军zhèngfǔ主席是谁,估计你们都不敢相信,他就曾经连委员长跟张大帅都要心提防的阎老西。邓成功连阎老西这样的人,都敢放到军zhèngfǔ主席的位子上,你还会觉得他让你当东北的军zhèngfǔ主席是开玩笑的吗?
  
      而且我还要多一句的是,这位年轻的民兵总司令,手上没有掌控一支部队。所有的部队。都是由他的心腹以及这些华夏名将担任。可只要他一声令下,整个民兵总队任何一支部队,他都可能随意调动。这种掌控力跟威望,就连如今的委员长都羡慕的很啊!”
  
      听见三个这样响当当的名将,如今都被这位年轻的民兵司令所征服,张少帅无疑也很想当面见见这位在华夏名气越来越高的传奇人物。只是他很清楚,就算如此他的身份跟这三位都所不同。
  
      毕竟。他在国内此时的名气不能算太好,为国党背了这么多黑锅。就算邓成功敢把他放到东北军zhèngfǔ主席的位子上,只怕他也不敢受领。何况,没有军队的支持,他这个军zhèngfǔ主席到底也是个傀儡的角sè。
  
      见张少帅陷入沉思,张至中又继续道:“这次民兵总队收复东北三个省后。国内就再次传出让你复出的流言蜚语。只是你一定想不到,这次传话的人会是谁?”
  
      张少帅果然好奇的道:“谁?”
  
      张至中显得很生气的道:“rì人,他们想借你的事情,让国党无心跟他们对战。而且不断宣扬民兵的威胁xìng,希望再次挑起我们的内战。好在现如今除了晋省外,国党的防区都跟人民党接壤。否则,以委员长对民兵的态度。还真有可能让rì人得逞。
  
      这次夫人让我过来,估计一来是想询问一下你的意思。这些年,委员长在对待你的事情确实有些过份,但事情已经发生。夫人也是希望你能够体谅一下委员长的难处,毕竟汉青老弟当时虽然出于国家大义扣押委员长发动政变,但你还是有以下犯上的过错。
  
      如今被rì人抛出来的乱子,虽然已经查明,但还是有不少国民跟军方将领。觉得应该由你担当未来东北的军zhèngfǔ主席。他们这样做一来是希望你可以分掉一民兵部队的权力,二来也是觉得可以借助你在东北的威望,尽可能的阻止民兵总队继续扩大势力。
  
      当然这都是我的猜测,至于愿不愿意出山,还是由你做这个决定。而且据我对那位邓司令的了解,如果你真的愿意过去,估计这个东北的军zhèngfǔ主席还真的有可能由你担任。另外我可以告诉你。现在黑省的军zhèngfǔ主席,你一定想不到会是谁。
  
      他就是你以前的老部下,只是我不知道你是否还记得。他就是曾经的齐城dúlì旅旅长胡昊,现如今的民兵东北一师师长兼黑省军zhèngfǔ主席。
  
      就连他们现在在热河的东北军分区司令。也是原东北军的一个团长。而且从民兵总队一贯的传统,如果这个军zhèngfǔ主席不是你当,就很有可能由他们现在的东北军分区司令胡光宗担任。这个团长当年参加过长城抗战,但是好象因为跟东北军将领发生冲突,最终含恨隐退。
  
      而且这个胡光宗,似乎比这个邓成功对国党的意见更大,因为他觉得当年东北军的落败,是委员长一手造成的。以至于他们这些东北军出身的将领,有愧于东北的百姓。因此,这次担任东北收复作战的总指挥,也是这个胡光宗。
  
      这就是我了解到的情况,现在你可以直接告诉我。如果那个邓成功真的敢把你放到军zhèngfǔ主席的位子,你对国党是个什么态度。这就是夫人希望我过来,询问你决定的原因。”
  
      虽然张至中的话没有的太白,但以张少帅的觉悟自然听的出这其中的含义。无非就是国党希望他过去,给民兵总队添乱,要是能够成为国党在东北的旗子,只怕那位委员长就会更加开心了。但张少帅很清楚,这种事情不符合他的xìng子。虽然他想解除这种软禁的生活,但不意味着可以出卖他的尊严跟人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