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抗战之最强民兵 > 第一百七十七章 挨个秋后算帐

第一百七十七章 挨个秋后算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做为以教书人而闻名的杨家,用书香世家形容也很贴切。只是随着鬼子入侵了北平,在北平传承了几代人的杨家,面对这帮不讲理只讲拳头的鬼子,杨父再想坚守文人气节,也不得不在几个好友的规劝下,把家搬到了山城。
  
      可是到了山城之后,无书可教的杨父则开始把更多的精力放在教育自己家人上来。这一,也将家族搬到山城的齐百荷也是再清楚不过。
  
      想到杨父平生最大的心愿就是桃李满天下,齐百荷突然想到民兵纵队现在不是在开办民兵大学吗?如果以让其过来执教的理由邀请,想必能成为一所大学的校长,应该符合杨父的心愿吧?
  
      再怎么,这大学的投资人可是自家女婿。一向抱怨国内政治家只顾发展军备,却忽略了教育投资的杨父,如果愿意搬到这里来居住,不是一举几得的事情吗?
  
      有了齐百荷的这个提醒,邓成功看了杨丹丹一样道:“丹,你觉得百荷这个主意怎么样?如果他老人家觉得我诚意不够,我可以拜托山城人民党的负责人亲自上门邀请,如何?”
  
      知道这年头的文人就是如此,明明心里想着去当的官去做的事,还非要人家三番四次上门,以证明自己的与众不同。从某种意义上来,这又是刘备跟诸葛亮闹出来的祸,让这些文人都觉得,唯有三顾茅芦方能体现他们的实才跟与众不同。
  
      杨丹丹听完齐百荷的话,表情有些缓和的道:“荷的主意应该可以,但是我也不敢保证父亲会不会答应。你不知道,他老人家虽然一心想执教弟子,但思想又有些顽固。每每都喜欢跟人争辩新学与旧学之论,而他偏偏是个旧学的传承者。让他过来担任民兵大学的校长,会不会有些过于孟浪了?”
  
      听了这句话邓成功也显得有些郁闷,他很清楚这年头孔夫子的魅力还是很大的。想了想道:“这个等你父亲来了再,我觉得现在最重要的是让你的家人们过来。我很担心,一旦我跟你的事情公布出去,国党势必会对你家人实施监控。甚至的恐怖,未来他们很有可能利用你的家人要挟你,替他们打探民兵纵队的情报。
  
      真到那时,你是听他们的好还是听我的好呢?二头受堵,恐怕你将来也开心不起来。还不如先把伯父他们请过来,到时候我们再见招拆招。况且现在教育基地有那么多文人墨客,他来了之后新学也好旧学也罢。让那些人跟他争辩一番,但也不失为一种乐趣。让你家老爷子,也重新感受一下执勤的滋味不是更好吗?”
  
      有了邓成功这句话,意味着初步的意见就是如此,为了尽可能低调的将二家人从山城转移出来。邓成功特意跟许明远商量了一番,抽调了情报部门的骨干以及每家十名的飞鹰队员保护力量,以确保他们三家人都能平安抵达根据地。
  
      三女在医院陪了邓成功二天后,就跟以前一样各自返回了总部基地。此时,关于邓成功病情有所好转的消息。也开始流传于整个民兵纵队。而随着这个消息的到来,基层民兵纵队中,一批新加入的民兵军官,都被随之而来的纵队军法处干部。配合本地的民兵指挥官秘密看押了起来,等待他们的将来民兵纵队的纪律严惩。
  
      随着这些各方派遣到民兵纵队的卧底被一一秘密看押起来,跟他们失去联系的各党派立马意识到出问题了。想到民兵纵队如今的实力,大家都不约而同的开始跟民兵纵队发电话套交情。话里话外的意思无非就是这只是个误会,希望民兵纵队尽量低调处理这些事情。
  
      当然这些人当中,唯有国党方面什么电话也没有。原本他们派遣的卧底最多,现在反倒他们显得最为淡定。这让原本还打算趁机再敲诈什么的邓成功,很是失望。
  
      让许明远将情报部门调查到的人员证据都给这些军阀发过去,以表达民兵纵队在这件事情上,已经做到了最大限度的刻止。但要想民兵纵队咽下这口恶气不是不行,就看他们的表现。话里话外的意思,无非就是所这些党派跟军阀索要封口费!
  
      对于这种带有暗示的敲诈,暂时还要跟民兵纵队合作的晋军第一个发来了又一批次的武器采购订单,并且同意上次邓成功所的以黄金结算。这个意好,让邓成功觉得阎老西还真的是个能屈能伸的角色,交待清查到关于晋军方面的卧底,如果没有重大的泄密以及造成民兵纵队的重大损失。可以额外给予他们一条活路,收到钱之后连人带军火一起送还给晋军。
  
      而远在东南的桂军,对于民兵纵队的暗示似乎有些无动于衷,气愤之余的邓成功决定杀只鸡给这帮人看看。随之命令纵队将国党试图派遣卧底颠覆民兵纵队组织,并且破坏华北良好抗战局面的情报,很详细的公布了出去。一时间,看到报纸上的这些消息后,民众对国党的所作所为自然深感不耻。
  
      同样没有意识到民兵纵队敢这样大胆的把这种事情公之于众的国党,自然很快控制自己的报纸跟宣传部门加于反驳,并且很搞笑的将这个矛头指向了临时担任民兵纵队指挥官的胡光宗,认为这是仇视国党的胡光宗公报私仇,故意摸黑国党所编造出来的谎言罢了。总之一时间,国党跟民兵纵队的争论跟敌对,也渐渐陷入了直接对立的局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